被瞄准的中国单身女性

+

A

-
2019-03-10 21:46:22
今日话题

单身女性,在中国的社会语境中,被赋予了更多的含义,也体现出中国自己的特色。这在近几年越来越集中的讨论中可见一斑。

在2012年国际三八妇女节前夕,就有中国社会学家指出,“中国剩女是个伪问题,剩男是个大问题”。因为剩女多是主动选择的结果,剩男则更多是条件所限的被动结果。男性适婚人口绝对过剩,多集中于乡村的“剩男”,因为自身经济和文化资源处于劣势,他们才是被社会遗忘的底层大众,若没有必要的“安全阀”,将对社会造成较大的负面冲击。从近些年报道的一些群众暴力事件背后,也确实看到“剩男”的影子。

概念的更替与嬗变

几年前中国大陆曾有《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直道大龄女青年面对婚姻问题的尴尬,因为引起很多人的共鸣因而在网上爆红。如今,大龄女青年已经被“剩女”这一名词代替。对这一群体女性进行概括的名词的更替与嬗变,其实其内涵也被社会赋予了更多的意义。正如从今年春节又被大陆自媒体舆论炒作的“剩女回家过年”引发焦虑背后隐藏的社会观念对女性的傲慢与偏见。

随着年龄的增长,剩女的级别“越来越高”,其中的逻辑是女性年龄越大越难以婚配。在这方面经济学上用博弈理论进行了解释:女性会随着年龄的增长容貌渐衰而在婚姻市场中越来越处于劣势,男性则会因为财产的增加处于优势,所谓传统意义上的“男财女貌”,这也解释了女性为什么会被“剩”的问题。

但目前中国女性,随着受教育程度的提高以及经济越来越独立,保持主体独立性而不是依附于男性的意识越来越觉醒,希望能够在选择上更多的主动性和在性别平等方面得到更多的权益保障。基于此,从今年春节关于大龄单身女性的尴尬处境引发的大规模讨论开始,一直延续到三月份中国“两会”的临近以及妇女节的到来,对单身女性这一群体存在的问题以及从中折射的社会问题更是从多方面进行了剖析。

中国单身女性随着受教育程度的提高越来越追求独立(图源:VCG)

比如大陆女性因为政策法规问题选择赴海外冻卵、北京或将进一步开放单身女性生育子女可以随母亲上户口、建议单身女性”敞开生“等等,这些现象反应出单身女性群体的确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中国官方也在尽力完善女性的权益。但是,把单身女性这一群体单拎出来,长远来看,这究竟是悲哀还是喜悦?

社会灌输的性别平等,停留在大多数人的观念中,但很大程度上不得不说,那只是一个空壳一个口号,但实际上并不完全赞同女性去追寻自我超越。

比如针对单身女性生育问题的建议,赞扬声中的诋毁便是一个有效的证明。当活跃在荧幕的女性娱乐明星未婚生育,公众的关注兴趣在于“孩子的父亲是谁”,倾向于一种娱乐八卦的心态;而当普通女性非婚生育,她们面临的往往是来自道德层面的指责,被认为是破坏社会风俗。

这一问题,不止是单身女性问题,也是“妇女解放运动”所面临的困境之一,本质上,未婚生育,它危及到男性自恋的无所不能的观念。女性开始拒绝继续做男性阉割情结的对象。

现实中,尽管被百般诋毁、歪曲、贬低与中伤,“妇女解放运动”与单身女性力量的崛起,已是改变人类状况一系列正能量事件的起因、动力和主导因素之一。女性开始力图表明,她们不但有权拥有“自己的房间”,还有权拥有“自己的欲望”“自己的身份”“自己的话语权”,让历史承认世上存在两种性别,承认异性的存在。

被聚焦:快乐并痛着

女性自愿的独身开始取代了千年来的“奴役”与父权的控制。

但是正如上文分析的,不管中国官方还是民间,当越来越多的目光聚焦于“单身女性”这一群体时,随着这种关注的增强,或者会引发相反的效果,或者会引发暂时的停滞或者困顿,排斥而不是接受与融入的倾向也可能会随之加强。

社会在努力提高这些女性社会权利保障的同时,因为她们本身被赋予的那些沉重的社会话题以及背后的意义,她们走在时代观念前沿而不自觉地就带有了某种先锋与实验的性质,或者这样一种争取权利的运动被贬低为一种庸俗的潮流,这种情势下,社会或者会重新给她们指定平等的范围。

这样的担忧在法国精神分析学家、妇女解放运动”发起人之一安托瓦内特 •福克 (Antoinette Fouque)30年前法国妇女大会的讲话上就已经展露。

客观而言,单身女性被聚焦,这是一个痛并快乐着的话题。它闪耀,同时又带着利刃。因为发挥女性的力量,既需要女性个人的意愿,也需要社会环境的支持。

当两性真正平等,获得解放的不只是女性,男性也同样受益,只有在一个真正平等的社会,每个人才真正享有选择的自由,而不会被偏见与指责束缚。

对某一群体的过度关注,可能并不能从根本上提供女性的社会地位;而那些单身女性“敞开生”的建议,则极有可能是配合中国政府鼓励生育的一种政治表演。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