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议员自曝强奸案 性侵丑闻频发让美军难堪

+

A

-
2019-03-09 10:19:14

玛莎·麦克萨利(Martha McSally)是美国亚利桑那州第二位被选为参议员的女性,但她另一个身份更受关注:曾服役于美国空军的她是众多军队性侵案受害者之一。在一场有关军队性侵的听证会上,麦克萨利说出了自己不堪回首的往事:她服役期间曾被一名级别较高的军官强奸——此外她还遭遇多次性侵。

但麦克萨利没有讲述性侵的细节,也没有透露这名高级军官的身份。她当时没有立刻汇报性侵,原因在于她不相信这个体制,“和许多受害者一样,我感觉这个体制仿佛重新将我强奸一遍。”(Like many victims, I felt the system was raping me all over again.)

  • 麦克萨利日前自曝曾被美军高层性侵,引起美国社会舆论波澜(图源:VCG)
  • 有评论称,美国女兵被战友性侵的可能性,已经高出她血染沙场的几率(图源:VCG)

麦克萨利是美国空军中首位在战斗中执飞的女性,曾经当过众议员,目前是刚就任的新一届参议员。她在听证会上说:“我曾以为我很坚强,但却感到无能为力……肇事者以一种影响深远的方式滥用了他们的权力地位。”

在上述听证会上,麦克萨利表达了自己在服役期间为国效力的骄傲以及对性侵事件的厌恶。声明中也提到了对她实施侵犯的嫌疑人,以及她被多次侵犯的证据。麦克萨利朗读这份声明时,参议院鸦雀无声。

美国空军发言人表示,美国空军对玛莎及其他受害者的遭遇深表遗憾,“麦克萨利今日揭露的犯罪行为彻彻底底违反了作为一个美国空军的信条。我们坚决支持麦克萨利及其他受害者并谴责性侵事件,同时我们承诺坚决打击此类有违信条的犯罪行为。”

2014年,《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一篇文章揭露,在美军内部发生的26,000起强奸和性侵事件里,仅七分之一的受害者将攻击行为上报,上报案件中仅十分之一上了法庭。一些上报被侵害事件的受害者并没得到保护,相反,“她们被骚扰、被排挤、被取笑、被从她们的兵团中逐出”。

曾任驻伊美军的阿拉伯语女翻译威廉斯,曾写过一本回忆录名为《爱你胜过爱枪》,文章开篇就是“对美军中任何女兵而言,性都是一个重要经历。没有人愿意承认这一事实,但你既是女人,又是士兵,这两种身份,决定了你具有奇异的性吸引力。”这不是文学描述,而是一个残酷的现象:在战地,对女兵而言,男性战友比敌人来的威胁更大。英国《卫报》(The Guardian)如此点评:美国女兵被战友性侵的可能性,已经高出她血染沙场的几率。

有媒体甚至指出,驻外美军还经常对所驻国平民下手。例如,2014年10月16日,两名驻冲绳美军涉嫌强奸冲绳女性被捕,引发当地居民的强烈抗议。为避免冲绳当地民众的反美情绪进一步恶化,驻日美军司令安杰瑞勒不得不道歉,并宣布“将下令禁止全体在日本的美国军人夜间外出”。2011年9月,一美军军士在首尔麻浦区强奸一名韩国女高中生。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分析称,性侵是长期困扰美国军队的一个问题,近年来美军报告性侵和性骚扰案例的比例增加了3倍,即便如此,这一数字仍然被低估。专家分析称,军事部门防止性侵尤其具有挑战性,国防部超过85%的工作人员是男性,在美军战斗部队,女性官兵比例更少,再加上反性侵力度不够,女性在军中没有安全感,很多女兵表示,在军事基地行动时不得不保持两人同行的习惯。

不过,五角大楼似乎要把“矛头”调转,试图把“女性受害”的严重性稀释掉。美国军方一份报告认为,在这场主要关注女性的辩论中,一个“重大的细节”被忽略了:每年,被性侵的服役人员中大部分是男性。美军发言人称,美军内部统计,在这些“强迫性接触”里,53%的案例是对男性的侵犯,实施侵犯的也主要是男性——当然,也有一小部分男性报告称被女性强奸了。

按照美军管理体制,指挥链是性侵犯受害者的唯一申诉渠道。上级指挥官有权决定是否调查或起诉性侵犯者,有权决定是否移交军事法庭审理。若指挥官不作为或乱作为,一些受害者不但正当权益无法得到维护,反而有可能身陷囹圄。

令人担忧的是,这一丑恶现象已经蔓延至美军军校。美国防部的统计数字表明,军队院校近两年的性侵犯报案数量正呈激增趋势。2018年,美国军校中性侵案报案数量为165起,比上一学年增加64%。这种素质的学员一旦进入军官队伍,分配到部队,后果可想而知。

麦克萨利在演讲稿中总结道,“我很荣幸能来到这里,用我的发言权和独特的经验来完成这项任务——永远遏制军队性侵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