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小警总”仍在 台湾难产政治电影(上)

+

A

-
2019-03-06 05:00:51

根据台媒报导,台湾首部政治剧集《国际桥牌社》预计将於今(2019)年3月份开拍,但因题材敏感,为避免政治势力的干预,导演与演员名单至今仍不对外公布。仅知第一季剧情将以1990年代台湾党外运动兴起以及台湾民主化过程为主题。剧名似乎参照网飞(Netflix)出品的《纸牌屋》,欲以牌桌上的权谋角力隐喻政治上的尔虞我诈,制片并表示将力拼於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前播出本剧。《国际桥牌社》制片汪怡昕曾参与拍摄台湾前总统李登辉纪录片,过程中他发现,许多台湾曾发生的历史事件都是受到中、美、日、韩等国际角力牵制下的结果。他在整理素材时思考:“我们想打自己的牌,但是我们也是别人手中的一张牌,出牌与叫牌之间,有满满的戏剧元素。”

韩国政治题材电影《出租车司机》在台票房与评价表现皆不俗,在韩国更以突破1,200万观影人次的成绩,被誉为“国民电影”,跻身韩国票房史前十强(图源:VCG)

台湾郎、阿里郎 政治电影两样情

过去台湾以政治题材改编的影视作品不多,至今仍仅有1989年以二二八事件为背景的《悲情城市》,以及1995年以白色恐怖受难者为主角的《超级大国民》较为人所知,但上述两部电影都已是20多年前的作品了。

但若将视野转向同样位於东亚的韩国,却能发现近年来以政治或历史转型正义为题材改编的影视作品正在韩国本土与国际交出一张张口碑票房兼具的亮丽成绩单。其中,最广为人知的应属“韩国民主三部曲”:《华丽的假期》、《1987:黎明到来的那一天》、《我只是个计程车司机》(陆译:出租车司机)。三部片皆以1980年代韩国民主化运动中的光州事件,以及後续的六月民主运动为主题改编。其中《出租车司机》在台票房与评价表现皆不俗,在韩国更以突破1,200万观影人次的成绩,被誉为“国民电影”,跻身韩国票房史前十强。

上述电影皆以韩国近代史为题,并未沦为把观众赶出戏院的历史说教片,反而打造出具有韩式风格的政治类型片,结合动作与悬疑等商业元素,成功吸引更广泛的观众群。许多台湾观众也疑惑,为何韩国能、台湾却拍不出本土政治题材电影?若说台湾影视人才不如韩国,回头看看过去台湾新浪潮导演,在90年代到2000年初斩获无数国际影展时,韩国仍少有闻名国际的代表作。因此,电影人才的缺乏应不是阻碍台湾拍摄本土政治题材电影的主因。

而就创作自由而言,韩国与台湾同样经历过数十年的威权统治,且都曾经历过一段影视产制资源匮乏的低谷。那究竟为何韩国能,而台湾不能呢?套句台湾知名电影监制李烈的回答:“人”才是重点。但,讽刺的是,这句话却是李烈试图回避电影中的“政治”指涉时脱口而出的。

从《悲情城市》到《返校》 台湾影人仍选择回避政治
2017年游戏改编电影《返校》的发表记者会上,监制李烈告诉媒体 :“《返校》本身是一款以’人’为出发点的故事,因此不希望在政治方面有太多着墨。”她刻意回避政治,强调会以惊悚元素吸引观众。然而电脑游戏《返校》,正是以白色恐怖为历史背景制作,因看好该游戏的人气,趁势宣布将以游戏剧情为基础改编电影,也因此李烈的发言,激怒了部分《返校》玩家,甚至引来“不谈政治,不如不要拍”丶“想沾光《返校》的人气,又不敢触及政治议题”的批评。而《返校》是赤烛游戏公司的首部作品,赤烛游戏今年2月才因新推出的游戏《还愿》,被大陆网民发现“夹带私货”而引爆两岸政治争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余辰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