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捷运折射出的台式文明(上)

+

A

-
2019-02-28 06:31:08

1863年,世界上第一列地铁驶入了位于伦敦市中心的初始地铁站:法灵顿(Farringdon)。在那列以蒸汽驱动的车上,霭霭白烟里隐约的身影,是大量因工业革命而在农村失去劳动机会,转而涌入城市工厂的农民工。他们的加入不仅为伦敦带来了翻倍的爆炸性人口增长,也带来了新的混沌与秩序。据国际公共运输协会统计,2017年地铁已在全世界178座城市生根,每天乘载将近1.7亿地球人口移动。

 
地铁已成为许多城市现代化的标志。图为台北捷运环状线第一阶段工程(多维记者:洪嘉徽/摄)
 

“150年后,伦敦人依然会是伦敦人,而且他们会继续搭乘地铁。”在英国广播公司制作的伦敦地铁150周年纪录片中,一名受访者如是说道。自此,地铁票成了都会人的身份证,地铁站成了城市人约会的座标;地铁不再只是蜷曲于地底的黑暗隧道,而是让罗琳(J.K. Rolling)写下《哈利波特》的起点,是《缘份》里张国荣撞见张曼玉的所在,是东京沙林毒气事件的发生地,是台北人对于文明的想像。

由黑翻红的北捷

1981年,台湾交通部聘请英国大众运输工程团队和中华顾问组成计划小组,师法香港地铁经验,对初步蓝图进行修正。1984年,台湾行政院将台北都会区捷运系统与电力、石油、电信等基础建设并列,纳入十四项重大建设计划。然而,木栅线作为最早开通的路线,在历时九年的兴建期间却波折不断。除了墩柱裂缝、土墙坍方等施工问题,试车时还发生过两起火烧车事故。而负责木栅线机电工程的法国厂商马特拉的无预警撤离,更让舆情沸腾,甚至传出要求拆除的声浪。

此后至今23年,台北捷运历经扩建、整并、组织改革,营运节点达117站,软硬体也在过程中趋于稳定,并在2010年年运量首度突破5亿人次,挤身国际地铁联盟成员,与包括北京、纽约、巴黎等全球17座城市地铁系统并列。2017年年底,新加坡地铁接连发生淹水与追撞事件,致信邀请台北捷运团队赴星国提供经验,反转了过去台湾取法新加坡的主客位置,具体见证了北捷的长足进步。

在新加坡媒体《亚洲新闻频道》(Channel News Asia)以〈秩序:体验台北捷运成功的秘密〉为题的报导中,每周技术会议、定期模拟演习、维护项目、长期雇员,以及让市民感到自豪,是让台北捷运表现杰出的五大原因。文章中指出,北捷员工总计约5,700人,其中维修部门就将近2,000名,确保任何小型事件都能在两分钟内解决、五分钟内通知乘客。此外,不到3%的低录取率和低流动率,不仅证明了台北捷运作为一个企业的成功,高比例的资深员工也是让突发事件总是能获得妥善处理的要素。

管理与硬体设备的到位,让每天20万名乘客大多能在这座地下城里畅行无阻。然而,偶尔困扰着他们的,往往是在监控中心焦点之外的地方:手扶梯与博爱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瞿澄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