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何拒绝“抄袭”日本国宝级产品

+

A

-
2019-02-28 11:03:55

在北京大兴区的一处农场里,人们正忙于为一种名为“阳光玫瑰”的葡萄搭架——这是一种由日本人培育的高级葡萄品种,每公斤平均售价曾一度超过50美元。然而,随着“阳光玫瑰”在中国的栽培面积迅速扩大,普通中国人也能以稍微低廉的价格享用这类“高级葡萄”。对此,日本媒体颇为担忧。而最近又曝出日本男子企图往中国输送日本高级食材品种“和牛”的精液和受精卵一事,又引起了日本民众对农业品种外流情况的普遍关注。

  • 日本和牛售价昂贵,被视为“国宝级食材”(图源:VCG)
  • 安倍晋三曾为日本和牛“背书”,有消息称,他也是“和牛爱好者”(图源:VCG)

当地时间2月23日,日本农林水产省以违反《家畜传染病预防法》为由,对一名住在大阪府的男子提出刑事检举。该男子在未经出口检疫的情况下,试图将“和牛”的精液和受精卵带到中国。此事引发日本国内讨论,有人担心“和牛”会重蹈阳光玫瑰葡萄的覆辙,从高级食材变成廉价的大众商品。

“和牛”是黑毛和牛、褐毛和牛、日本短角牛和无角和牛4种肉用牛的总称,最具代表性的黑毛和牛诞生了“松阪牛”、“近江牛”和“神户牛”等地区品牌。“和牛外流”事件令日本农林水产省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并迅速举行了有关“和牛”遗传资源流通管理的讨论会的第一次会议。该省生产局局长枝元真彻在会议开头表示,“‘和牛’是日本的生产者经过长期品种改良后的结晶,是日本固有的财产”,强调了保护“和牛”的重要性。

此次日本农水省能够检举的并不是试图将和牛这一日本财产带往国外的罪名,而是未接受防止家畜传染病扩大的检疫的罪名。日本农水省消费安全局动物卫生课表示,“通过《家畜传染病预防法》来限制‘和牛’资源外流与法律的目的存在出入”。

事实上,和牛并非第一次外流。美国和澳大利亚均有和牛的生产基地,不过这些“种牛”都是经过了必要手续的正规出口。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外流事件是经由中国海关阻止后通报日本海关才被发现的。

日本当前可以采取的措施就是加强对“和牛”精液的管理。“和牛”的繁殖以人工授精为主。关于精液的流通,日本存在详细的规则,例如必须附带《家畜改良增殖法》规定的证明等。不过,对于畜产农户采购精液并自行进行人工授精的情况,不存在明确的管理规定。多出的精液可能流入第三者的手中。

血统对牛的肉质有很大影响,和牛的繁殖以人工授精为主。受精卵和精子等“遗传资源”由日本各自治体和民营企业进行管理,销售给畜产养殖户。有的地方自治体限制把这些物品带出产地。据一般社团法人“大阪府畜产会”介绍,在海外如果把受精卵移植给当地雌牛,就可以生出遗传基因与和牛完全相同的牛。协会的工作人员指出,“(这些牛)在当地进行交配的话,将无法阻止类似品种的生产”。

也就是说,如果此次事件未经发现,那么“中国产和牛”就会成真,一旦出现大规模饲养,日本和牛的平均售价将被大幅拉低,这几乎是毋庸置疑的结果。

日本近畿大学的畜产学讲师松桥珠子指出,“脂肪含量高、口感好的和牛是畜产农户进行长期品种改良的结晶。是日本的重要知识产权之一”。尽管海外产的类似品种已在流通,但松桥珠子表示,“如果被以违法手段完全复制,事态将更为严重。从遗传资源的生产一线到流通过程,应构建天衣无缝的检查体制,防止品种外流”。

如今,日本政府将加快防止再次发生类似事件。日本农林水产省以管理遗传资源的约1,600处设施为对象,首次调查了管理情况和销售渠道。业内人士也呼吁海关和运输公司注意在机场和港口携带保存容器的旅客。

不过,现在未有确切消息指出,日本和牛资源是否已经流入中国。但可以肯定的是,即便中国真的有了“中国产和牛”,但与制造业的尖端技术一样,农业的品种改良、栽培和饲养经验也属于可提高市场竞争力的附加价值,从这一点上看,“中国产和牛”还不具备与日本和牛“叫板”的条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