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奥数跌落神坛是中国教育的全面溃败吗

+

A

-
今日话题

一场罗马尼亚数学大师赛,引发了关于中国教育是否免全面溃败的争论。

2019罗马尼亚数学大师赛近日闭幕,中国选手的最好成绩为第15名,没有一块金牌;美国代表队获得3块金牌。赛事结束后,鉴于中国队的表现,舆论多数认为这并不是中国队该有的水平,甚至有网友认为中国队此次的失利,和之前教育部取消奥赛和升学有关。

而这样的结果是否表明中国已从地表最强的奥数国这一神坛跌落?

失败引发争议

该赛事被称为中学生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中难度最高的一项赛事,也是中国以国家队名义组队参赛的3项中学生数学国家赛事IMO、RMO、RMM之一。

长期以来,中国选手在国际数学竞赛中的实力有目共睹,就连近年来在各项数学赛事中表现突出的美国队,也一直因为队伍中不断增添的华裔面孔成为话题。美国队的华裔选手尚且如此强悍,在很多人的印象中,中国队的数学实力应该更强了。然而,为何此次中国选手却集体失利?

对在奥数比赛上的溃败原因,在中国目前有着较为激烈的争议:如上文提到的,有网友认为与教育部此前全面禁止奥赛有关;亦有分析认为,主要并不是因为严格限制奥数竞赛考试,而是因为自主招生这个政策出现后奥数竞赛逐渐被黑化,没有自主招生前,各类竞赛的目的主要是为了筛选特别优秀的学子,没有被筛选上的优秀学子依旧可以通过高考进入高校;但自主招生后,有能力、有能量的学校与家长发现通过参加竞赛获奖可以获得超出预期的降分优惠。

奥数竞赛渐渐演变成中国学生与家长在中考和高考时的一项加分利器。

被黑化的奥数竞赛

中国对奥数,的确曾有一段时间处于狂热的状态。皆因它不仅是升学加分的利器,也被当作“拓展思维”的法宝。如今回头检视,对于奥数的关注,中国采取的路线或者说重点,可能存在走偏的问题。

顶尖的数学人才被认为是国家科技实力的后备军(图源:VCG)

奥数竞赛,本质而言,应当是注重数学思维,选拔具有数学思维优势的顶尖人才,并不是作为加分项;而中国高校和家长对奥数的热情,普遍来源于将奥数成绩转化成升学考试中的竞争优势。

对一些培训机构而言,奥数培训班则成为摇钱树。它对中国家长们的洗脑能力,令想要封禁它的教育部门几乎束手无策。一些“顶风作案”的校外奥数学习班,在检查中一次次地转移地点。

中国国家教委早在1994年就首次要求停办课外奥数班,此后二十多年,各级教育主管部门不断下达禁奥令,但效果并不明显。

客观来讲,这种一味要求“停办”的处理方式,对数学天才的折损可能存在着某种联系。

1985年,中国参加了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IMO),毫无准备的中国在第一年的比赛中,只拿到了第32名;而在后面32年的31场比赛中,中国基本上不是第一就是第二,拿到了147枚金牌,33枚银牌和6枚铜牌。特别是在进入21世纪之后,中国队成绩大放异彩,更被称为“梦之队”。

以最享有盛名的国际数学奥林匹克(IMO)为例,从2000年到2010年的11次比赛中,中国队9次拿到冠军,只有两次屈居第二。参赛66人次,成绩是61金5银。换句话说,即便是中国队里最弱的选手,也有3/4的概率拿金牌。

2015年,美国队赢得第56届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冠军,这次是美国自1994年夺得冠军后,时隔21年再度夺冠。很多人以为美国人当时只是偶然夺冠,中国队一时失误。然而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中国都无缘冠军,而美国夺冠三次。

跌落神坛谁之过?

也正是因为连续几年的失利,加上本次没有取得1块金牌,才导致社会发出这样一种呼声:是时候对中国教育进行彻底反思了。进一步延伸,这些年的教育改革,中国的教育到底发生了什么?

其实,中国学生的基础教育是颇具有优势的,这是美国等不少发达国家都承认的事实。然而,近些年的急功近利,以及基础教育阶段的全能型培养理念开始逐渐出现弊端,社会在教育问题上陷入两难。

“一刀切”式的管理方式,正如为避免前些年的奥数热一样,义务教育阶段的传统奥数竞赛在中国全国范围内几乎都面临被叫停的命运,这对数学天才型选手的选拔,或是一种不小的伤害。

这是中国政府在很多领域容易出现的一个弊端,并不只体现在教育问题的管理上。

教育层面,中国目前则缺乏多元的评估体系。美籍华裔数学家数学家丘成桐曾说过,“任何竞赛若能引起学生兴趣,那是无可非议的,但若仅仅为了应试和加分,这样的竞赛对学生而言毫无益处。”

因此,管理者如何在宏观管理层面避免“一刀切”,或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但这是个顽疾般的存在。

以往学奥数有很强功利性,这种功利性确实应该被摒弃,但这不意味着,从“全民奥数”的极端走向把奥数当“洪水猛兽”的另一极端。奥数应当成为培养孩子对基础科学兴趣的阵地,新生的数学天才,也是国家实力的后备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