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快评:美国电影不好看 不能怪奥斯卡

+

A

-
2019-02-25 07:19:38
人文快评

对于91岁的奥斯卡来说,有些事情在发生变化,又有些事情没有变。它把最佳影片颁给了讲述黑人种族问题的《绿皮书》,又把最佳导演颁给了墨西哥籍导演阿方索·卡隆(Alfonso Cuaron),更把最佳动画短片颁给了一个重庆姑娘……一座座“小金人”见证了奥斯卡的“政治正确”越走越圆熟,只是,这些变化又仅仅局限于“套路”里,意在妥协而非突破。

每年的奥斯卡竞争,都是一场电影艺术与政治正确的对决。自诞生以来,奥斯卡始终保持着一种相对稳定的审美取向,概括来说,主要是两方面:一是“成色”,即一部电影的工业成就,这意味着入选者要有极高的制片水准;二是“政治导向”,意在强调个体在环境里的抗争与突破,最终能够实现社会意义或心灵意义上的充分自由。

  • 本届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包宝宝》是华裔导演石之予的作品(图源:VCG)
  • 本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于当地时间2月24日在洛杉矶的杜比剧院举行(图源:VCG)

不过,进入特朗普执政时代,奥斯卡的政治表达出现了一些新变化。自由主义价值所遭受的冲击,和好莱坞内部爆出的重重黑料使得奥斯卡奖在这两年里,愈发地强化着它的政治属性。对特朗普的保守主义政策,奥斯卡奖做出的回应,是加倍地鼓励将少数/弱势群体作为主角的电影;而对于那些电影圈里的“黑材料”,奥斯卡奖的对应策略,是鼓励那些“德艺双馨”的影人,并将有道德疑点的影人拒之门外。

与其说,各色人种和来自不同国家的电影人都能在奥斯卡找到自己的位置,不如说好莱坞人通过把一系列“最佳”颁给“少数”和“他乡之客”来完成自己的政治表达,这种看似与“当朝者对抗”的姿态更像是一种维稳手段:与“白人至上”主义相反,好莱坞似乎在许诺着不同族群走向平等的光明未来。但也因为这个“许诺”,奥斯卡在具体执行时所显露出的刻板化、教条化倾向又令人哑然失笑。因为从上述结果上看,奥斯卡奖暗含了太多按资排辈的行内规矩,和太多相互权衡的政治考量。

但问题是,在奥斯卡奖里,竞争者的第一身份,其实是“艺人”,他们不是政客、标兵和楷模,他们担负越多艺术之外的功能,就会减少奥斯卡的艺术成色,也会削弱其话语权的分量。当然,美国电影越来越不“艺术”,罪魁祸首并不是奥斯卡,而是资本与技术对“人”的抛弃。

为了降低风险,增加回报率,超级英雄电影和特效大片依然大行其道,而展现复杂人性的电影,则被资本排挤到了产业边缘,在大多数时候,投资方宁可花几亿美元,打造一个潜在的大片系列,也不愿意为没有特效却有所表达的电影,掏出大把大把的美钞。

所以,奥斯卡最应该“对抗”的是资本和技术的联姻。它们用各种眼花缭乱的宣传手段,决定着观众能够看到什么样的电影,并通过低龄化的无脑故事,让观众停留在永恒的童年时代,拒绝对复杂人性以及意识形态进行任何实质性反思。这样的现状,也在让导演和演员的表达机会变得越来越少,最后只能对着无处不在的绿幕,变成特效大片中可有可无的附庸。

可惜的是,奥斯卡虽然标榜着自身的艺术取向,然而在好莱坞主流意识形态的主导下,指望它反对资本与技术的潮流,实在有些不现实。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