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度认阿伊努族人为原住民 真心还是利益

+

A

-

2月15日,日本内阁通过阿伊努族(Ainu,或译爱努族、爱奴族)相关法案,首度将这群以北海道为主要根据地的族群认定为日本“原住民族”。该法案将送交国会,力图于今年内完成立法。然而,鉴于过去日本政府长年对阿伊努族的打压,外界普遍将这项转变视为“务实”策略。一方面照顾到越来越重视原住民权益的国际社会,另一方面应该是希望趁2020年东京奥运之际,将阿伊努文化当作观光资源,获取可观的观光利益。

 
阿伊努族在外型上与大和民族迥异,具有浓眉大眼的特征。历经数百年的战争与同化洗礼后,传统的阿伊努文化几乎已不复见(图源:VCG)
 

自西元800年的奈良时代,坂上田村麻吕便以平定日本东北方的“虾夷”有功,获封“征夷大将军”,其所讨伐的虾夷族,据信即为阿伊努族。此后数百年间,阿伊努族人居住地不断缩减,大幅退至旧称“虾夷地”的北海道,以及现在的北方四岛(或称南千岛群岛)。

1869 年,德川庆喜“大政奉还”给明治天皇,标志着当代日本起点的“明治维新”也于焉展开。在一连串改革中,将分别位于日北南北方的琉球国与虾夷地收编,被视为富国强兵的主要计划。其中,位于北方的虾夷地幅员广大,占目前日本国土总面积22%,并且由于邻近俄罗斯,别具军事战略意义。

自此,“虾夷地”正式改名“北海道”,并派有开拓使执行开垦任务。根据1942年北海道大学教授高仓新一郎的著作《阿伊努政策史》,北海道开拓的重点在于为日本提供国防补强与提供经济支援。而为了达到上述目的,开拓使必须强行改造阿伊努族的传统生活习惯。过去,阿伊努族人与自然相互依存,除了猎捕森林中的熊与鹿等大型生物,沿海地区的捕鱼活动也相当盛行,只有小规模的耕种与采集。但在明治政府介入后,不仅引进了渔业权与土地的私有制度,更以“保护自由”为由推行地区性的猎渔禁令,并大量实施动农业教育,力图将北海道建设成日本的粮食基地。

此外,为了便于管理并强化国族认同,《开拓使事业报告》中更提到,阿伊努族人必须换上日本姓氏、使用日语、穿着西装或和服、习惯日式饮食。这些措施彻底破坏了阿伊努族人原有的“家系”体制,以及高度仰赖口述传承的自然信仰文化。而教育更是明治政府皇民化政策中不可或缺的同化途径,如何让有“毛人”和“旧土人”之称的阿伊努族人融入“文明的日本”,成了维系北海道社会稳定的重要战略。为此,“大日本”观念在当时的日本学校里广泛传播,内容包括对天皇与日本神话传说的赞颂,以确保统治阶层与政权的稳定。

然而,尽管有了种种同化政策,阿伊努族人仍然难以真正融入日本社会。在外表上,传统的阿伊努族人具有浓眉大眼的特征,与现代日本人大不相同。更重要的是,执政者对于阿伊努族人存在心智驽钝、顽劣不恭等根深蒂固的歧视,所制定的政策也连带影响了普罗大众对于阿伊努族人的观感,重重隐形的屏障,将阿伊努族人阻挡于日本社会之外。

从1899年具歧视性的《北海道旧土人保护法》,日本花了98年才在1997年将其废除,颁布《阿伊努文化振兴法》取而代之,但即便是在后者中,仍然并未明文承认阿伊努族人的原住民身份。如今,在又间隔了22年后,阿伊努族人终于获得了正视。

然而,无论是再怎么强韧的文化,在历经百余年来的强力抹煞与同化后,恐怕难逃奄奄一息的命运。据北海道地方政府的统计,2017年北海道境内阿伊努族只剩下13,118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09年的资料更显示,能流利使用阿伊努族语的人数仅剩下15人。这次日本政府赶在奥运前夕,美其名想“努力构建让阿伊努族人带着民族自豪感生活且让其自豪感得到尊重的社会”,恐怕连“迟来的正义”都还说得太早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瞿澄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