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剧《性爱自修室》给中国观众另类刺激背后的反思

+

A

-
2019-02-20 11:04:38
今日话题

英国网络喜剧《性爱自修室》第一季于2019年1月在线上流媒体平台Netflix首播。首播后在不同国家收到了来自影评人的赞誉,这是Netflix面向全球观众“算”出来的一部青少年电视剧。

这也是一部典型的欧美校园性喜剧。剧中主任公奥蒂斯(Otis)的母亲是一位性治疗师,而奥蒂斯在母亲十几年的耳濡目染下积累了大量的两性关系知识,他利用自己已掌握的知识,在学校中子承母业,为同学提供各种性爱咨询服务,并开展了一连串嬉笑怒骂的校园故事。奥蒂斯本人,则有自慰障碍。

毫无疑问,“性”的魅力在任何一个国家都难以抵挡,尤其是对尚在懵懂时期的青少年。电视剧第一集第一场戏令很多人心领神会地表示“嗯,这个剧有点意思”,也展现了色情时代下被色情电影大大提高的性期待与朴素现实之间的鸿沟。

但“性”的场景背后,关键的落脚点在于“教育”二字,“性教育”才是这部剧的核心所在。在剧中被描述的空间里,性不是谈虎色变的“虎”,不是不堪的“欲望”,而是一个特别理性的健康问题。

不得不承认,即便在如今的后性解放时代里,性压抑仍然无处不在。正如有分析指出的,剧中奥蒂斯母亲所构筑的“性开放体系”,几乎是百无禁忌的理想空间,身处这个空间里的奥蒂斯却连最基本的自慰都无法达成。这位母亲亦将自己拥有自慰障碍的儿子作为样本观察并写成观察日记。

剧中涉及到的性少数群体在不同国家都有存在(图源:Reuters)

《纽约时报》在评此剧时指出:“每当论及青春性喜剧,人们对它是否道德以及是否负责任持有很多观点,但对它是否足够‘坏’却谈者寥寥。因为屏幕上的青少年的‘性’总是被过度粉饰与理想化了,而真正笨拙和尴尬的尝试与粗野的欲望却被忽视。”

在中国,这部剧亦引起不小的反响,同样也引发对一些社会问题的讨论和家长的反思。中国大陆一个名为豆瓣的社区网站中,有一则短评中对该剧有很多动人的讲述,其中一个说:“很奇妙,还能从这些只有自己一半年纪的人身上,学到如何自处与交际,如何面对流言、曲解、欺凌与沮丧,如何在决定走上窄道那天,就决定坚强。”

也就是说,在这个意义上来讲,中国观众感受到的是另一种“刺激”。这种刺激与中国一直以来对待性和性教育的态度直接相关,尽管在近些年已呈现出变革的趋势,但依然深受传统观念的束缚。

其实,在2017年中国的一群中学生曾自制一部名为《逃离》的电影,他们亦将镜头对准性少数人群(LGBTQ)。整部影片从编剧、拍摄到表演、制作,全部由中国人大附中高三毕业生完成。影片拍完后在师生中引起不小的反响。

中学生群体如何进行性教育的自发探索,学校的性教育应如何改革等问题也再次引发讨论。

该影片的导演胡然然当时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仍是一个家长难以启齿的话题。包括我的家长,大家看完电影谈拍摄、谈演技,但不想谈到这个话题。

中国尚谈性色变的时候,英国人用这样一部喜剧色彩的电视剧为青少年上了一堂生动的性教育课。整部剧呈现出来的性相关场景都有“反挑逗”的效果,它总是一对高中生正在经历笨拙或尴尬的性探索。

中外家庭对待性教育态度的不同,受文化差异和社会差异的影响。但如何对待性教育的问题,却不能不值得中国的反思,尤其是随着00后一代的成长。

在中国的传统观念中,“性”被认为是成年人的话题,性行为的实施主体应是社会中的成年人。基于此,在中小学甚至幼儿园如何进行性教育的话题,怎样来教,教到什么程度经常引起大范围的争议。

尽管中国教育部认为“性教育缺失导致性泛滥;但在应试教育体制唯升学至上的前提下,性教育至今没有被列入教育课程大纲。

对存在的问题坦然接纳,对性少数群体尊重与支持,对女性的关怀和体谅,以及对“校园霸凌”等在《性爱自修室》中都有涉及,其中还传递了平权意识以及反歧视的理念。

这些都值得中国去学习,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于中国校园。目前中国的社会生态,写实题材随时都有可能成就伟大的文学作品,或者将之呈现于荧幕引发整体思考并进行相应的改观。

停留于口号的反思,终究不能从本质上推动社会观念的进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