躁动、远见、贪婪 让香奈儿重生的男人:卡尔拉格斐

+

A

-
2019-02-20 02:17:11

法国时间2月19日,香奈儿(Chanel)宣告品牌首席设计师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于巴黎美国医院(American Hospital of Paris)逝世,享寿85岁。拉格斐分别自1965年和1983年起担任芬迪(Fendi)和香奈儿创意总监,不仅使他成为20世纪最具代表性的设计师,也定义了现代精品时尚产业的样貌。

 
香奈儿首席设计师卡尔拉格斐于2月19日逝世,享寿85岁。他成功让垂暮的香奈儿重生,跃居世界最赚钱的奢侈品牌。(图源:VCG)
 

拉格斐本人拒绝证实他确切的出生日期,但外界普遍认知他出生于1933年9月10日。在2015年英国时尚大奖上,同样在时尚界地位举足轻重的美国《时尚》(Vogue)总编辑安娜温图(Anna Wintour)曾如此介绍拉格斐:“在我所认识的人中,他是最能代表时尚的灵魂:躁动、前瞻,贪婪的关注着我们不断变化的文化”。

被华文媒体昵称为“老佛爷”的拉格斐出生自德国汉堡,通晓英、法、德和义大利四国语言。童年时历经二战,并在青春期逃到巴黎。他从未就读艺术学院或接受传统的时尚教育,但极具天份的他在1954年首度参加一场时尚竞赛时,便与后来同样举世闻名的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在比赛中分别获得外套和洋装类别的奖项。1955年,拉格斐成为时装设计师巴尔曼 (Pierre Balmain)的助理,正式开始了他的时尚生涯,一直到80岁后,当几乎所有同辈都早已退休安养天年时,拉格斐仍以每年平均14套的产量提供时尚圈令人惊叹的作品。

他合作的名人行跨各界,包括美国流行歌手蕾哈娜(Robyn Rihanna Fenty)、摩洛哥公主拉洛琳(Caroline),甚至是现任国际货币组织总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然而,他最成功也最知名的品牌无疑是他自己。拉格斐以墨镜、白发、马尾、黑色牛仔裤、露指手套、硬质衣领,以及对零卡可乐的执着形象闻名于世。2014年,他与玩具公司美泰儿(Mattel)推出了一款自己的芭比,尽管单价达200美元,也在一小时内悉数售罄。

与上一代时尚大师巴伦西亚加(Cristobal Balenciaga)、迪奥(Christian Dior)或香奈尔(Coco Chanel)不同的是,拉格斐并非不以创新见长,而在于重塑背负传统包袱的经典品牌,让它们成功转型进入当代流行文化。拉格斐于1983年加入香奈儿,当时品牌创办人香奈儿女士已逝世十余年。在外界普遍看衰的状况下,他成功让这名迟暮的“美人”再度回春,不仅让“穿着香奈儿套装”成为许多少女的成年仪式,更让这个109岁的品牌如今坐拥超过40亿美元的年营收。

让香奈儿重生后,拉格斐在时尚界的地位大致底定。但略带讽刺地,他在1984年创立的同名品牌却从未与香奈儿或芬迪享有同等的追捧,使某些评论家认为拉格斐适合在“框架”内创作,而支持者则以他分身乏术捍卫之。

在拉格斐的职涯末年,时尚圈被质疑是否过度压榨设计师。对此拉格斐毫无怨言地表示:“请不要说我很勤奋工作。没有人被迫做这份工作,如果有人不喜欢,他们大可另寻高就。人们买衣服是为了开心,不是为了来听某人发牢骚。”此外,拉格斐也曾对“#metoo”运动表达其强势态度,直陈:“如果你不想要裤子被碰触,干脆不要成为模特儿。”诸多事迹一再凸显其不容外人质疑的固执,包括他坚持使用骨感的模特儿,并且一再表达他对“肥胖”的轻蔑;但他也否认他使用的模特儿“过瘦”,并强调没有人因为过瘦而惹上健康问题。

有趣的是,拉格斐虽然反对“#metoo”运动,认为那是“小明星的把戏”,但对引爆运动的影视大亨哈维·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本人同样没有好话,但强调是因为公务上的矛盾,并非私怨。而且,拉格斐也常常自嘲他树敌甚多,在时尚圈中没有设计师会喜欢他,但他却始终不改其辛辣本色。

公众生活之外,拉格斐的私生活相对神秘。他终生未婚,独居在巴黎左岸的公寓,养了一只叫做“雪彼特”(Choupette)的巴曼猫。这只猫有自己的女佣、寝具、钻石饰品,当然还有高人气的 Instagram 帐号。部分媒体甚至猜测,拉格斐的遗产将有部份留给雪彼特。

近年来,随着拉格斐年事渐高,关于他生病或退休的谣言从未间断。但热爱工作的他,始终与香奈儿及芬迪保持密切联系,并且几乎从未缺席自家走秀。直到2019年1月份,香奈儿大秀上不见其身影时,这类传言才逐渐变得具体。如今,拉格斐的过世成了事实,而这位时尚大帝的传奇也画下了句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瞿澄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