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不老:独尊者的美梦 大多数人的“噩梦”

+

A

-
2019-02-16 19:12:12

长生不老不仅是中国皇帝们的“千秋美梦”,也是世界历史上大多数独裁者的毕生追求。如今,有关防止衰老的研究正在稳步推进。近日,一些日本生物企业成功量产出一种名为“NMN”的物质,声称它能抑制衰老——这无疑是人类为了实现“长生不老”梦想的最新消息,但这是一个好消息还是一个坏消息,目前还不得而知。

“NMN”正式学名是“烟酰胺单核苷酸”,它最开始由华盛顿大学教授今井真一郎等人发现,是一种能让“长寿基因”保持活力的关键物质。这种物质已经在实验室里老鼠身上起了效果,今井教授表示“将用2到3年证明对人是否有效”——事实上,这种物质在人类摄取后能否真的防止内脏器官等的老化,尚在研究之中。

被问及这是否意味着人类会在不久的将来实现“长生不老”,今井笑称,“直到离世前都一直保持健康的‘健康长寿者’应该会增多”。

“健康地离世”在现在看来,像是个荒诞的结局。一种很简单的观点认为,医学的任务就是抗击死亡和疾病,这当然是它最基本的任务。死亡是敌人。但是这个敌人比我们更强大。最终它会赢。在一场你打不赢的战争中,你不想要一个会战斗到两败俱伤的将军,你想要一位在胜利无望时投降的将军,他知道如果战斗到底会造成巨大的损坏。

  • 科学家称已在老鼠身上成功试验出防止“长寿基因”失去活力的秘密(图源:VCG)
  • 日本最长寿男性小出保太郎曾经创下112岁的世界纪录(图源:VCG)

美国著名科学家兼政治家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曾经说过一句名言:“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亡和税是逃不掉的。”虽然富兰克林说了两件无法避免的事情,其实他的本意是想告诉美国人民:你们别想逃税。因为死亡是肯定逃不掉的,无需解释,放在同一个句子里只是为了增加幽默感而已。

确实,死亡从来都被认为是所有生命的必然归宿,是一种无法逃避的宿命。达尔文写了那么多书,探讨了生命科学的方方面面,却没有在死亡这个问题上浪费一滴墨水,似乎这个问题根本不值得讨论。

不过,当人类离死亡越来越远时,生存的意义或许又会被改写。“长生不老”意义何在?1908年,美国哈佛大学哲学家乔西亚·罗伊斯(Josiah Royce)写了一本《忠诚的哲学》(The Philosophy of Loyalty)来回答这个问题。他认为,一个人“活着”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人类必须需要要有“追求”才能感觉生命是值得过的。在他看来,这是人类的内在需求。这种追求可以大到家庭、国家、原则,也可以很小,如盖房子、照料宠物。重要的是,赋予这个事业价值,觉得值得为它做出牺牲,这会赋予人类的生命以意义。

罗伊斯把献身于自己以外的事业称为忠诚。它是个人主义的对立面,忠诚可能不一定带来快乐,甚至会很痛苦,但我们都需要献身于某种事业,生命才能永恒。没有忠诚,就只是让欲望来引导我们,而欲望是转瞬即逝、变幻莫测、贪得无厌的。它们只会带来折磨。他写道:“从本质上说,人类是各种天性的汇集之所。我们每一刻都是冲动的集成。从里面看不到光明。让我们试着往外看。”

所以,片面追求个人的长生不老其实是没有意义的——这也是大多数科幻题材中,那些“永生之人”往往会落得“孤独终老”下场的结局。只有全人类实现“长生不老”,生存才有意义。很多哲学家虽然都提倡“独立”,但他们很难否认,人类的生活本质是相互依赖,并受制于超出人类可以控制的力量和环境。

现代社会弥漫着“青年崇拜”的气息,现有的社会和经济结构下的生产和物质扩张需求,使得年轻和活力成为资本,在不同场合被反复强化。那么,如何才能有尊严、不抱怨地变老呢?法国哲学家让·埃默里(Jean Amrry)在《变老的哲学:反抗与放弃》(On Aging: Revolt and Resignation)里提出两种方法:一种是“和年轻人一起保持年轻”;一种是“从时间中抽身而出”,不靠追逐时间来肯定自己,也不因他人的评判否定自己,“不用青年的面具或者谎言重重的老年伊甸园欺骗自己”。他让否定成了自己的事情,并起身对抗,投身于无法完成的事业。“这是他的机会,也许也是他在尊严中真正老去的唯一可能”。

人类想长生不老的愿望也许真的会实现,但人们对于“衰老”的恐惧也有可能会被消除。“老年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英国诗人狄兰·托马斯(Dylan Thomas)在《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里发出呐喊。这句话像是在提醒人们,要把反抗和放弃的权利紧紧攥在自己手中,不要温和地走进为变老之人架设的任何陷阱之中。

当人们不再害怕衰老,又如何面对“死亡”?日本《经济新闻》曾面向约300名年轻研究人员进行问卷调查,对于“人类的寿命将延长至多少岁?”的问题,回答“150岁”的最多。此外,关于到2050年日本人的主要死因,回答“自杀”的最多。

淡然面对生死,是多数日本人的人生信念。了解日本人的生死观,说不定是理解日本人和日本文化的一个途径。一直以来引发中日争端的靖国神社问题,固然是不同的历史观在碰撞,其中日本人别样的生死观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他们认为,人死了罪也就没有了,他们相信“死成神”,“死者皆成佛”,对逝者就不问其生前的利害与怨恨。而这一点与中国人不同。

当“人类的寿命将延长到150岁”时,中国人会如何看生死问题?如果2050年真的有望实现这一目标,那么留给中国人思考的时间确实也不多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