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之外的现实:适度人口在中国为何仍流行

+

A

-
 
中国科幻电影《流浪地球》近日在大陆掀起多维度的讨论。该影片主要叙述太阳即将膨胀吞噬太阳系之时,人类社会启动“流浪地球”计划并倾尽所有力量制造“行星发动机”驱使地球逃离太阳系前往新家园的途中,地球经过木星附近时所发生的故事。其中一个情节涉及到放弃全球一半人口的方式,也引起关于人口问题以及类似人口等级与伦理道德的讨论。

《流浪地球》的热映点燃了中国人对国产科幻电影的激情,被誉为中国科幻电影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在影片中,被放弃的一半人口是采取抽签的方式进行的。电影并未交待有多少人被拒绝进入地下城避难,但从故事定格在2075年来推算,在人类认识到太阳面临氦闪之时,全球人口大约在90亿左右。电影中提到的35亿人居住在全球各个地下城,所以剩下的一半,即35亿人口,有文章分析认为,应该是被联合政府利用抽签方式放弃的。

这种放弃一半人口的方式在现实层面引起争议,认为这一做法是违背作为人最基本的生存权与平等权。据此,有声音表示,危难之时,放弃部分人口是迫不得已的,抽签至少是一种公平的方式。此外,这种牺牲带来的有限好处,是不是可以弥补其伦理代价?这两点也是引起争议的焦点所在。

《流浪地球》被誉为中国科幻电影的里程碑(图源:VCG)

这背后的核心问题是,人类是否应该牺牲一半同类,让剩下人获取“想象中”的好处?但这种观念并不鲜见。“最优人口”(Optimum Population)论就是其中之一。

在科幻电影中关于“最优人口”概念此前也出现过。美国科幻电影《千钧一发》便是其中一例。

该片讲述了在基因决定命运的未来世界,基因缺陷的Vincent和Jerome交换身份来实现自己的飞天梦。在未来的人类世界中,有钱人可以选择优良的基因。Vincent天生带有几项缺陷,但是他梦想成为太空人,为了达到心愿,他假冒Jerome进入太空公司。而Jerome则因为一次意外导致瘫痪,将他的优良基因证明卖给Vincent。Vincent通过各种测试,获得登上太空船的机会。

可以说,在总资源有限甚至利用率将要达到顶点时,人类如何选择考验着人类的大智慧。

近几十年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在为人类生存争取到更多空间时也在破坏着固有的生态,各国为此前的各种“人口爆炸”的预测也采取不同的措施。“最优人口”概念便是基于这样一种情况而出现的,但该概念自1980年后就几乎从国际学术界销声匿迹,除了倡导者有关“人口爆炸”的各种预测全部破产,国际市场上自然资源相对价格整体上持续下探之外,“最优人口”论本身不管在理论上还是在现实中也都被认为有悖于道德伦理和面临现实中无法验证的尴尬局面。

不过,“最优人口”论在国际上淡出的同时,被翻译成“适度人口”,在中国较为流行。有观点认为,中国人口学界当年将其翻译成“适度人口”有刻意误导之嫌,也为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提供了一定的理论依据,因为“适度”暗含着超过了就不合适,需要减少之意。在讨论《流浪地球》的相关文章中,也指出将人口数量控制在人为设定的目标以内的严厉生育限制政策,正是“适度人口”论的实践,是电影中用抽签方式放弃一半人口的弱化现实版。

《适度人口论》的创立者,英国经济学家E.坎南,认为人口过多或过少都不利于国家或地区的发展,二者之间必有一个最合适的人口数量,在任何一段时间里,假定资金、技术等条件不变,一国的适度人口是使人均产量成人均收益最大的人口数。

具体到中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人口增长迅猛,到七十年代末开始,对生育数量的控制逐渐提上日程,计划生育政策应运而生。其初衷是促进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但现在看来,客观上加剧了中国的低生育率危机,在人口红利将要消失的情况下,对中国未来的发展无异于釜底抽薪。

事实上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确立过适度人口,适度人口只是一种概念,由于适度人口难以精确量度,适度人口论者又往往会离开社会经济制度考察人口与经济发展的关系,一直受到许多经济学家和人口学家的批评。

但不可否认的是,适度人口论最重要的理论贡献,并不在于如何确定一个国家的适度人口规模,而在于对现有人口的定性认识以及把人口因素当作自变量的创新理解,并为后来的可持续发展理念提供了理论基础。

决定适度人口的因素很多,而且不同国家和不同时期客观上也有不同的适度人口规模,因此无法从数学上精确地测算出具体的适度人口规模,但可以从一个国家一定时期内人口文明、物质文明、生态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诸因素横向协调程度和纵向持续程度的运行状态上,对实际人口规模与适度人口规模之间的关系给予性质认定。

基于此,中国经济发展与人口数量的关系,人口实际规模与未来可持续发展之间的关系逐渐发生变化。超低生育率正在动摇中国人口的根基。

在育龄女性剧减和生育意愿持续低迷等因素下,中国出生人口比率在不断下降,这长远来看,直接影响到中国经济发展速度。

受这一局面的影响,中国不断调整中的生育政策以及“适度人口”概念的继续“流行”,不言而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