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娃娃机风潮退烧 台湾店面空窗期更显冷清

+

A

-

自2017年末开始,台湾掀起一波无人娃娃机的商机;2018年底,台湾中央银行总裁杨金龙更表示将花费10亿新台币(1新台币约合0.03美元)成本来铸造更多的10元硬币,以供应夹娃娃机消费者使用,更凸显了这项热潮的盛况。然而,不过数月过去,目前台湾的娃娃机热潮却已有退烧迹象,面对利润下降,部分业者选择加码投资转型,但更多人则是赶在亏损之前赶紧退场。

 
自2017年以来,夹娃娃机店面在台湾风行一年多,如今出现退场现象,其根本原因与居高不下的租金有关(图源:Flickr@chopperkuo)
 

截至2018年11月,于台湾财政部营利事业登记的娃娃机公司数达7,206家,但据同业公会推估,全台娃娃机店数实际已超过1万,比台湾两大便利商店总门市数还多。而就产值看来,2018年前11月全国娱乐税收16.4亿元,其中夹娃娃机就就占2.5亿元,占比高达15.1%。

有些人认为,在网路购物的时代,娃娃机或许能成为实体店面的突破口。台湾知名YouTuber“含羞草”更自曝斥资千万台币,与丹麦的厂商签下代理权,引进高单价的电竞滑鼠放在娃娃机里,希望透过另类通路推出,增加消费者使用娃娃机的诱因与选项。

然而,也有些人选择退场。台媒《自由时报》报道,2018年4月时桃园地区一台娃娃机月租约5,000元,一个月最多可赚1至2万元,但在不另聘工读生的状况下,台主每天必须负责整理、补货、定期更新机台商品。而随着利润不断下降,如今一个月大约只剩3,000元,若将时间与精力成本计算进去,当台主的诱因已大不如前。

据《镜周刊》分析,台湾夹娃娃机店面的突然泛滥与“供给过剩”有关。过去几年来,台湾房价连续上涨,连带使得店面租金也跟着上扬,但是租户的收入跟不上租金,许多之前低价签约的店面租约到期,在房东坚持涨价后只能退租,空出来的大量店面一时三刻找不到新租户,投资小、有现金收入、而且热闹可以吸引人潮的夹娃娃机店,就成了最佳的垫档租户。

夹娃娃机可以在闲置的店面中大量塞入,而且实际租下店面的“场主”可以分摊租金给大量的“台主”,一时之间彷佛成为新兴商业模式。可是,当新的夹娃娃机台不断被投入,新的“场主”与“台主”不断加入“分一杯羹”,而这期间内的房租却也没有减少多少,部分甚至增加。竞争者增多、利润减少、成本增加,到头来夹娃娃机也必须回归到商业的本质:供需原理,不可能无限制的成长下去。

但是如果夹娃娃机开始退烧,空置的店面仍然需要找到新的商业模式。台北市东区作为全台店租风向标,租金虽有降价趋势,但幅度并不显著。以台北市忠孝东路“黄金路段”216巷店面为例,根据台湾内政部不动产资讯平台公开资料,2015年每月租金高达19万元,但在数年内陆续换过几任租客后,2018年2月租金也不过降至17万元。论租金高居不下的原因,专家认为与怕破坏行情和看好未来房价等预期心理有关。面临零售市场电商强势冲击,台湾实体店面市场是否能重整旗鼓,恐怕高房租问题仍然必须解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云孟澤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