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之王周星驰为何不灵了

+

A

-
2019-02-11 10:34:02

随着春节假期的结束,中国大陆贺岁档也接近尾声。在众多贺岁片里,最引人注目的可能要数《流浪地球》。电影改编自中国科幻作家刘慈欣的同名小说,讲述了一个“中国人拯救地球”的故事。而之前备受期望的《新喜剧之王》则意外遇冷,票房成绩低迷,口碑也日渐滑落,其导演,著名华人笑星周星驰被舆论推至风口浪尖。有人认为,这位“喜剧之王”早已江郎才尽,而他自己也自嘲地说,“我过气了,早就过气了”。

自《长江7号》之后,周星驰沉寂了数年。2013年起,他所执导的贺岁片屡屡登上中国大陆票房榜的榜首。这些作品虽然不及从前那么“好笑”,但人们对“周星驰”这个名字依然抱有好感。

周星驰成名于上世纪90年代的香港影坛,他的大部分影片都被视为“无厘头”喜剧。从1990年的《望夫成龙》《一本漫画闯天涯》《赌圣》《赌侠》,到1999年的《喜剧之王》《千王之王2000》,他的喜剧里透出一个生机勃勃、充满希冀和焦灼的香港。而1998亚洲金融危机冲击巨大,港片再也没能回到那个“黄金时代”。

周星驰“封神”,是在中国大陆。2001年,中学毕业、没拿过“三大电影节”任何奖项的周星驰登上北京大学“百年讲堂”,这对讲究“资格”的中国社会来说,意义深远。

  • 周星驰《新喜剧之王》遭遇“差评”,口碑和票房均不高(图源:VCG)
  • 早前在多部贺岁片里获得不少赞誉的王宝强也“不灵了”(图源:VCG)

周星驰演的都是小人物,人微言轻,不学无术。就算一开始是个有钱人,也会因故一贫如洗。即使像《审死官》《唐伯虎点秋香》和《武状元苏乞儿》,角色都是著名的民间传说人物,他也会将其塑造得略带猥琐,市井气十足。当然,经过刻苦修行,他扮演的小人物总会功力大进,完胜敌人。真正塑造香港人身份的文化概念,就蕴藏在七十年代兴起的两类影片里。一是李小龙的功夫片,一是许氏兄弟的喜剧。前者提供了自信自傲的“大自我”,后者揭示了急功近利的小市民心态。而周星驰,也许是无意间将此二者巧妙地融为一体,并用更加夸张、更加粗鄙的极致姿态表现了出来。

在第一波互联网浪潮里,中国大陆的青年学子最先挖掘到了周星驰的“后现代”特征,特别是《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和《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废话一箩筐的唐僧、奇诡的拼贴风格以及对爱情的浪漫幻想,彻底颠覆了延续几百年的“经典名著”的经典阐释。

颠覆,正是当时中国人最需要的精神。在此之前,中国人已经用盗版录像带、VCD观看过所有周星驰的电影,他们对无厘头话语了如指掌。同时,网络社区BBS的盛行,存在一种当时国家没有完全控制的信息和公共意见的交流空间。90年代的青年在有限空间里,常常为争取自我表达的权利苦苦追寻。不管周星驰是不是真的“后现代”,他的电影和角色,就是在市场化、商品化的消费过程里,大众心态的最佳展现。曾存在于80年代的天真的、幻想的世界主义,最终落到了90年代的现实主义之中。

21世纪之后,周星驰对影片的掌控力不断加强,情节和范围也逐渐跳出香港,深入内地。媒体不断抛出“欠周星驰一张电影票”的口号,来试图打动看“盗版周星驰”长大的年轻一代,为周的新片买单。

还“债”也确实存在。2013年,周星驰导演的《西游·降魔篇》,总票房2.18亿美元,创华语电影票房新纪录。2016年,《美人鱼》全球5.55亿美元票房,是当时世界影史上最高票房的非好莱坞电影。这些纪录完全依赖庞大的内地电影市场。

只是,坐在影院里的观众,已经很难再找回当初溜进录像厅、或租一张盗版碟,看满口双关和下流笑话的周星驰的感觉。那是一段带着青春的悸动、带着“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的好奇、带着“一切皆有可能”的决心的日子。

周星驰的失灵是一种必然,没有什么人能永垂不朽,也没有谁会永远风光。周星驰的神话铸就有其时代性,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而其中更重要的是他抓住了年轻人的状态。而如今,周星驰连年轻的尾巴都抓不住了,他尝试过用“小鲜肉”吴亦凡来收复失地,岂料,这种表面的年轻化毫无意义。

继续多年一部地精雕细琢一部不见得成功的电影?还是再次钻研年轻人的市场?这是周星驰目前所面临的挑战。但周星驰的失灵仿佛也在提醒另一位刚坐稳“票房灵药”宝座的武打明星:所有被神化的人都有可能走下神坛,因为这是一个公平的舞台,选择权永远把握在观众手中——他们迷信“造神”,但信仰一旦崩塌,“亦能覆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