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人物:刘慈欣与中国科幻的“宿命”

+

A

-
每周
人物

在中国贺岁档上映的影片中,两部最热门的电影均改编自中国科幻作家刘慈欣的小说——《流浪地球》和《疯狂的外星人》。特别是《流浪地球》,上映一周票房超过20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被普遍誉为开创了中国科幻电影的新纪元。

刘慈欣出生于1963年,在文革中度过了童年。他最初接触的科幻小说是一本中译的《地心游记》,那是在他上小学的时候从家里床底下发现的。正是法国科幻作家儒勒•凡尔纳(Jules Gabriel Verne)的引导下,刘慈欣第一次踏入了科幻世界。从此,他爱上了科幻。

1980年代,刘慈欣在一所普通的工科学院里学习水电工专业,毕业后在一座水电站担任工程师。工作之余,他开始创作科幻小说。但寻求出版的过程并不顺利。直到1999年,他的几篇小说才在中国的一本科幻文学杂志上成功发表。之后,他迅速获得知名度,并成为中国科幻文学界最耀眼的新星。

刘慈欣最重要的作品《三体》三部曲,从2006年在《科幻世界》杂志上连载,历时四年完成。该书广受好评,并于2015年获得了被称为科幻界的诺贝尔奖的星云奖,使他成为获得该奖的首位亚洲人。2018年,刘慈欣又被授予英国科幻小说的最高奖项克拉克想象力服务社会奖。

《三体》一书之所以重要,不仅因为它的想象宏大,气势磅礴,还因为它对宇宙中的人类命运展开了严肃的思考,比较完整地呈现了刘慈欣科幻世界的结构和逻辑。他在书中描述的星际文明展开博弈和较量的“黑暗森林法则”——即在宇宙中首先暴露自身存在的一方,不管出于何种意愿都会遭到毁灭,被许多人视为“现实主义”的生存规则。

前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已故理论物理学家霍金(Stephen Hawking)、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等人,都因这部书而成为刘慈欣的粉丝。而在中国国内,刘慈欣被公认为“中国当代科幻第一人”。许多人甚至围绕他的小说《三体》,发展出了一个自称“三体学派”的社群。

但同时,也有人批评刘慈欣小说中的思想为“极端现实主义”,意即为了人类能够在灾难中生存,不仅视个人的权利、道德、情感为“危险的诱因”,而且认为集体利益必然先于个人,“极权政治也并非不可接受”。

对刘慈欣作品观念的批评,有许多混杂的部分,某种意义上是中国当代意识形态分化的一种呈现,而这可能会影响中国科幻电影的发展(图源:VCG)

《流浪地球》的故事背景是在太阳急速衰老的未来,人类为了生存,决定在地球上建造1万座转向发动机,将地球强行推进到4.3光年外的比邻星。这个被称为“流浪地球计划”的工程需要2,500年来实施,影片只截取了地球经过木星时,为了避免被木星引力吞噬而展开的一次悲壮的救援行动。

上映后,有人质疑电影中推着地球穿越星际的科学设想“不科学”,人物刻画略显刻板,还有人批评影片传递价值观带有深厚的集体主义和国家主义色彩。这些声音在舆论场中掀起了一场围绕电影、科学和价值观的论战。

在上映之前,该片就被一些人拿来和民族主义色彩浓厚的《战狼2》做类比,称之为“太空版战狼”。而在上映后,《环球时报》等中国官方媒体也为其“造势”,将其标榜为中国式集体英雄主义的样本,甚至使用《果然,能拯救地球的,只有中国人》之类的标题。

但正是这些媒体对影片思想的过度“拔高”,成为争论扩大的一个重要原因,并使刘慈欣成为被批评的对象。

参与争论者中或许很多都未读过《三体》之外的刘慈欣小说,因为事实上,他在不同时期的作品观念也有多样性。这种多样性一方面展示了他创作走向成熟的过程,但另一方面也显示,他的观念与中国官媒所解读的“集体英雄主义”不可混为一谈。

这场争议中有许多讨论超乎《流浪地球》影片本身,但它的核心仍然是刘慈欣和中国科幻电影。如果人们承认,中国科幻电影的发展已经深深地打上了刘慈欣的烙印,那么现在,持不同立场的人们想知道,这烙印究竟是什么。

刘慈欣生活的时代背景给他的思想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迹,这成为他小说作品中区别于西方作家的“灵魂”。某种程度上,正是这种特质使他能够代表中国,成为世界级的科幻作家。但同样是这些特质,使他遭到了许多人的批判。

这种矛盾具有“中国特色”的复杂性,一时难以化解,可以说是刘慈欣的“宿命”。如今只希望,在争议过后,刚刚进入“新纪元”的中国科幻电影,能够不受这种“宿命”的羁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曾奕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