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看故宫】有多少国宝流失海外 还能流回中国吗

+

A

-
2019-02-06 19:06:01

中国人素来支持中外正常的文化交流,甚至乐于见到各国博物馆共同办展以飨民众。但对于那些“流亡”海外的文物,人们总难以克制心中愤慨失落之情。早前,台北故宫向日本借出四件典藏文物,除了有“天下第二行书”之称的颜真卿《祭侄文稿》,还包括怀素的《千金帖》《自述帖》及褚遂良摹本《兰亭序》,均为拥有千年历史的稀世珍品,引起大陆民众争议。

在追问台北故宫海外出借程序是否合规合理的过程中,我们不妨来看看中国国宝流浪在海外的故事。其实,一部文物外流史,同样也是一部社会动荡史。

一位身着绿色半袖上衣的女士站在台上,她伸出右手,指向刚刚报价的竞拍者,嘴里说出一个惊人的数字:“4亿1千万!”随后,她面带微笑,询问现场的竞拍者是否还有人出价。

“成交!”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发生在眼前的一切,虽然早在拍卖之前,官方就预测过,这“可能是史上最高价的中国书画”。

这是在2018年11月26日晚上举行的香港佳士得“不凡——宋代美学一千年”专场拍卖现场。拍卖的领衔作品是一幅泛黄画卷,编号8008——来自宋代文人苏轼的水墨画《枯木怪石图》(以下简称《木石图》)。作为中国最著名的文人之一,苏轼画作存世极少,公认不超过三件的传世作品,《木石图》是其中一件。另外两幅是现藏于中国美术馆的《潇湘竹石图》和台北故宫的《雨竹》。《木石图》被认为是苏轼唯一一件可流通在市场中的国宝级藏品。

更令外界关注的是,这件中国文化史上“国宝级”的画作,早已流落日本,销声匿迹很久。中国专家曾登门求见传说中的藏家,想要买回这幅画,结果遭到拒绝。对这次拍卖,人们同样关切的是,这幅“国宝”,能够流回中国吗?

  • 《木石图》被认为是苏轼唯一一件可流通在市场中的国宝级藏品。(图源:VCG)
  • 随着中国收藏热情的高涨,为谋求经济利益,市场上也出现一大批仿冒品(图源:VCG)

八国联军侵华撕开了一道中国文物流失的口子。《木石图》曾在北洋时期藏于北平古玩店“风雨楼”。后来军阀吴佩孚的秘书长白坚夫把两幅画都买了下来。白坚夫早年留学日本,还娶了个日本太太。这段经历也被认为是他将《木石图》卖往日本的契机。1937年,收藏家张葱玉在日记中这样写道:“此卷方雨楼从济宁购得后乃入白坚(夫)手,余曾许以九千金,坚不允,寻携去日本,阿部氏以万余得去。”后来又有收藏家龚心钊曾在同一年去往日本,看到了《木石图》的照片,还带回了国内。

被阿部家族收藏后,《木石图》在日本一待就是七八十年。2018年10月16日,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推出了一个特展,名为“阿部房次郎与中国书画”。这是为了纪念阿部房次郎150周年诞辰而设,展出作品共计160件。这个阿部房次郎,就是《木石图》流落日本之后的收藏者。

很有经商头脑的阿部借着一战的东风,在欧洲承包军需布匹,一跃成为大资本家。在各国出差期间,他接触到了中国绘画,从此开始关注中国艺术品。终其一生,阿部房次郎收藏了160多件中国书画。

他去世前,曾嘱托家人把自己的藏品归之于社会。于是,1943年,其长子阿部孝次郎将160余件中国古代书画,捐赠给大阪市立美术馆。而这些藏品,也成为大阪市立美术馆的核心艺术品。但阿部后代转交的这批藏品中,并不包括《木石图》。

在日本,像阿部家族、藤田家族这样偏好中国艺术品的财阀不在少数。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不完全统计,现世界上47个国家的218家博物馆有中国文物167万件,民间藏中国文物是馆藏量的10倍之多。有专家指出,最庞大的中国文物海外流失地很可能是一海之隔的日本。日本所收藏的中国文物不仅数量多,且质量优。至今传世不过十几件的王羲之书法摹本,就有许多在日本被先后发现,其中包括著名的《丧乱帖》《孔侍中帖》和《妹至帖》等。据中国艺术品网站《雅昌艺术网》报道,世界上30%中国文物拍卖的货源都来自日本。

根据《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的观察,中国经销商和收藏家从21世纪中期开始就热衷于买入流转各国的中国文物。这也刺激了中国文物在拍卖市场上的火热。2009年,清代画家徐扬的一幅手卷以1.344亿人民币(1元约合0.15美元)成交。随后又有3件中国古代书画拍出过亿成交价,标志着中国艺术品正式进入亿元时代。10年间总共诞生了120件亿元人民币以上成交的中国文物艺术品。

愿意花4亿多买下《木石图》的,到底是谁?佳士得并未公布其详细信息。不过,佳士得拍卖亚洲区总裁魏蔚在拍卖结束后透露,买家“来自大中华区,所以一定是回到中国人手上”,并且公众有可能再见到《木石图》。在外界看来,这其实暗示买家可能是机构藏家。谈及此次拍卖,魏蔚表示,对于拍卖行来说,求得就是一个“圆满”,“让它能够流失百年以后重回中国”。

不过,流亡在外的“国宝”又何止《木石图》一例。中国流失海外的文物,大体可分为三类:一是外国侵略中国的时候掠夺走的,这占绝大多数;二是自19世纪中后期以来,一些西方国家借着考察的名义从中国掠夺的,这也是非法的;还有一些就是因走私等非法出境的。因此每一次追索文物的时候,须对追索的文物定性,看它们是属于哪一类的,然后根据具体情况搜集足够的证据资料,寻求法律依据,并与政府的外交手段相配合,以证明流失文物为非法出口,理应归还。但由于时代久远,很多文物什么时候流出去的,出境时的情况是怎样,确切的证据资料很难搜集,这也成为法律技术上的瓶颈。

如果从法律上考察,文物索还需服从法律的技术性规则,因而在现有国际法框架下,圆明园海外流失文物索还问题要付诸法律解决,依然具有相当大的局限性。

2002年12月9日,巴黎卢浮宫、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等19家欧美博物馆、研究所又发表《关于环球博物馆的价值的声明》,表示拒绝将文物艺术品归还原属国,并故意模糊了一个重要事实:它们收藏的大量文物艺术品是在帝国主义侵略战争中依靠掠夺等非法手段获取的。国际公约对此无异于形同虚设。按照大英博物馆方面拒绝归还文物的说法:“将一个国家产生的东西归还给原地的承诺,将把大英博物馆和世界上其他著名博物馆掏空。” 早在1753年大英博物馆建馆之初,就确立了“为世人收藏整个世界”的原则。他们对收藏来自不同国家的稀世珍品的解释是:“将不同国家的藏品放在一处,是为了显示各国人民的联系。”

对此,中国文物管理和法律专家李晓东认为:困难在于过去被侵略者掠夺走的东西,他不会承认是掠夺而来的,他要归还就不得不首先承认这是掠夺所得。这点很难做到。西方国家很多博物馆藏有大量的中国文物,如果这个头开了,那么只需给他打一个电话,说他们博物馆的东西就都要被拿回去了,对方显然不会愿意。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面对那些流失在外的文物,痛心伤怀之余,中国人也渐渐认识到,多关注当下愈演愈烈的文物走私风潮,似乎更具建设性意义。美国《艺术品与财富》杂志曾介绍,近30年来,从香港外流的中国出土文物有近千万件,这些物品一部分流向欧美各国博物馆,一部分被以各种名义取得“合法”身份后,由拍卖行公开拍卖,另外一部分通过市场流向古董收藏家,这些文物大部分售价极低,有些甚至一堆一堆地估价贱卖,但转手后,经外国古董商或拍卖行倒卖,可获几十倍到上千倍的利润。

有些东西,只有失去后才懂得珍贵,时间,文物,莫不如此。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