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人口增长滑坡 台湾做错了吗

+

A

-
2019-01-25 19:10:30
提示

台湾低生育率持续下降,跌至全球倒数第三,引发社会反思。为何台湾人口政策收效甚微?面对人口增长滑坡,有哪些是可以改变的,哪些无法突破?

2018年,拥有2,350万人口的台湾,新生儿数量却只有可怜的18万,不得不将“人口负成长”的时程再度往前调:预计在2022年,台湾就将开始进入实质人口减少,比台湾“国家发展委员会”在2015年的推估再往前进3年。若是这种趋势不变,人口负成长的实际时间还有可能再提早--也许就在明年的2020年。

台湾的总生育率已低至不到1.13,表示全台湾15岁至49岁的育龄妇女平均仅有1.1个孩子,在全世界都仅仅高于新加坡的0.83与澳门的0.95,而众所皆知,这两地人口均不足1,000万,且是著名的移民社会,金融业发达,本不需要高生育率来支撑经济。若在全球具相似规模的经济体互相比较,台湾的生育率不仅独步全球,且对于在农渔牧业等第一级产业仍然兴盛的社会体(亦即,需要人手)而言,这样的低生育率恐怕是空前绝后了。

晚婚、晚生的台湾,即使不像大陆有“一胎化政策”,独生子也早已成为常态(图源:VCG)

冰冻三尺,并非一日之寒。早在进入21世纪后,台湾的生育率就节节降低,新生儿数量更在2008年的金融海啸时期就曾跌破20万大关。有句话说:“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教训,就是人类永远学不会教训。”自2008年后经过10年的台湾看来,似乎不幸言中。

但也许这样讲是太过严苛。台湾政府在2008年后调查新生儿陡降的原因,发现金融海啸造成财富蒸发是最大因素,也就是:养不起。因此之后各级政府拼命的发生育补助与育儿津贴,在2019年的现在,台湾人每生一胎不但可以从劳工保险、国民年金、农民保险等从优择一,另外还有各县市每胎2万至3万新台币(1新台币约合0.03美元)不等的生产补助,还有按月核发的育儿津贴(视县市不同最多每月可领5,000新台币至孩子5岁)等等。

在金融海啸后的台湾生产数确实回升了,但补贴越给越多,却也并未有增加生育率的效果。2012年适逢农历龙年,当年台湾出生的“龙子龙女"高达23.5万,但2013年随即再度跌破20万大关,而2年平均竟然与前后3年高度一致,可见得台湾父母的“配额"极其稳定:有意愿生育的人可能会因为“好兆头”而提前生育,也可能会因为突然陷入贫穷而延后生育;但没有意愿生育的人,则极难改变心意。

所谓没有意愿生育的人,简单来说就是单身者。据台湾内政部统计,台湾1700万的青壮人口(15至64岁)中有超过400万不婚。台湾女性平均结婚年龄为31岁,而首胎生育年龄则为32岁,扣掉怀胎十月,基本上结婚就是为了生育,生育之前首先要结婚。

然而,台湾政府却没有给结婚提供类似于生育的直接诱因,而相反的,结婚后立刻要生孩子的压力反而成为结婚的阻力。即使通过最简单的计算也能知道,一个平均20岁生育下一代的社会,和一个平均30岁生育下一代的社会,仅仅60年后就将产生整整一代人的落差。晚婚推迟了生育时间,生育压力则进一步导致了晚婚,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事实上,即使有生育补贴,台湾的育幼环境其实还难称友善。在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加入的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中,台湾的5岁幼儿死亡率高居第2,其中六成是“死因不明”,遑论改善。据台湾内政部统计,每过去一天,台湾就多了五名死去的未成年孩子,每天每日新闻上都是满满的孝子惨亡、孝女魂丧,又如何能使为人父母提起生育的信心。

而且台湾另一项独步全球的全民健保制度,照理说应该能使得怀孕生子的风险降至极低水平,但是台湾的孕妇死亡率基本在2000年后没有多少改善,相反地在2015年因为听从世界卫生组织(WTO)的建议,将生产后42天内死亡的孕妇都计算在内,使得当年孕妇死亡率暴增6成,一口气跌出医疗先进国水准,凸显了台湾在孕妇照护上的固步自封。

晚婚导致了生育年龄的提高,进一步延迟了世代交替的速度。好不容易诞下的孩子,却在成年前一个个死去。为了对应怀孕生产的风险以及育儿环境的不友善,台湾人必须提高生育时的社经水准,而进一步导致晚婚。这种种原因,并非是单纯发送生育津贴可以解决。若想用派钱解决一切问题,恐怕连父母结婚也要派钱,一口子生病受伤也要派钱,孩子一日三餐作息正常头好壮壮那是更要派钱。哪怕北欧福利国家也不是这样搞的。

没钱也许寸步难行,但金钱绝非万能。在台湾的身上,我们看到了生育补贴对于生育率成长的极限,而那是极其有限。事实上,动物学家早有定论,生物在面临生存压力时会增加生产,但面临更大的生存压力时却会选择不育。极端点说,能不能缓解人民的生活压力,就将会决定一个生育政策的最终成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袁愷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