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口危机】AI时代的计划生育将把人类引向何方

+

A

-
2019-01-21 18:18:36

人口增长放缓使世界许多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对此,有人认为,人工智能的兴起可以缓解危机。也有人担心,人工智能的普遍运用会让人们更不愿意生育,使人口规模与人工智能严重失衡,带来更加可怕的后果。不管怎样,人口形势的变化是难以逆转的,而人工智能的兴起也是必然趋势,如何处理两者之间的关系,需要技术和社会政策层面的大胆创新。

足够大的技术辐射效应正在将人工智能推向全球经济发展的制高点。足以比肩历史上其他几种通用技术所带来的变革性影响,例如19世纪的蒸汽机、20世纪的工业机器人和21世纪的信息技术。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会不会造成人类社会的大面积失业,工作全都被比你聪明,还比你勤奋的机器抢去做了?别高兴或悲伤的太早,这样的事目前看来还不大可能。实际上,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人类的工作方式确实在不断的改变。在未来,人类的主要工作可能会变成操纵和训练人工智能进行工作,不用自己事必躬亲。

不过,从长远来看,人工智能兴起可能会让大多数人类不再拥有经济价值和政治力量。同时,生物技术的进步则可能将经济上的不平等转化为生物上的不平等。那些超级富豪终于要看到值得砸下手中大把财富的目标了。迄今为止,能用钱买到的顶多就是地位的象征,但很快就有可能买到生命本身。《人类简史》作者,以色列青年历史怪才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预测,在生物工程与人工智能兴起之后,人类可能会分裂成两个群体:一小群超人类,以及绝大多数位于下层而且毫无用途的智人。雪上加霜的是,等到民众不再具备经济与政治上的力量,国家对国民健康、教育和福利的投资意愿也可能降低。成了多余的人,是件非常危险的事。

这种情况一旦发生,就有可能会造成全世界的“去全球化”。上层精英聚集起来自称“文明”,再用城墙和护城河把自己与外界的“野蛮人”隔开。在20世纪,工业文明需要“野蛮人”的廉价劳动力、原材料和市场,所以文明征服了野蛮并加以吸收。但到了21 世纪,后工业文明需要的是人工智能、生物工程和纳米科技,比起过去更能自给自足、自我维系。于是,不只是整个人类,就连整个国家、整片大陆都可能变得无足轻重。到时可能就会出现文明区与野蛮区的分别,两者之间由无人机和机器人形成边界。

  • 大部分人印象中,“人工智能”就是机器人,但事实上,人工智能是一套算法,它需要用数据来指导行动(图源:VCG)
  • 人工智能对人类生育的影响可能不止是因为“性爱机器人”插足,更值得警惕的是,它会用算法来干预人类的生育行为(图源:VCG)

显然,人工智能可能缓解因出生率下降而导致劳动力不足的“危机”,却也有可能把人类引向另一种结局。那么,把生育问题交由人工智能“换算”,又将会是一幅怎样的图景?经济观察网的一篇名为《人工智能将彻底颠覆传统人口问题》的文章里,作者借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黄匡时之口向读者描绘了这么一幕:“基于人工智能的‘智慧人口‘’需要人机互动,‘人口大脑’类似于该人口群体的中枢系统,可以向全国所有人发出各种职能信号,比如流动和生育的信号。当某一城市人口过度稀缺时,可以发出人口流入的信号。而当需要增加出生人口时,可以随机向育龄妇女发出性爱、怀孕和生育的信号,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智慧人口’完美地诠释了计划生育。”

这个思路备受争议。BBC中文网批评称,中国的有关学者对待科技与生育问题时,不应缺乏基本人权意识。“相当多的专家学者认为发展是最大的人权,他们希望通过‘控制’人口来实现平衡。其背后的哲学理念和思维模式,是一种结果导向,换言之,只重结果,不看过程,为达到一个理想结果,采取什么手段是不重要的。”

显然,无论是中国二胎政策开放之后的意外遇冷,还是欧洲高福利国家的低生育率,都是人们为了更好的生活质量自主选择的结果。用人工智能“干预”人类生育可能是把双刃剑,它也许真的能够实现“数据上的平衡”,但为了平衡而生育的人类又应如何自处?人工智能的兴起在人类社会中引发的不只是激动和喜悦,还有疑惑和担心。当然,人工智能最值得担心的地方不是它会自发地变邪恶,而是控制它的人会滥用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