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评论:尖锐抨击父权 法国作家莫里哀的超前反抗意识

+

A

-
2019-01-16 00:44:47

一个人在社会上打滚了一段日子,大多会感叹人生百态,这就是人们所言的社会经验。不过要体验人生百态,还有艺术这条捷径,尽管它不可能等于真实的人生体验,但至少可以让我们在最短时间内,上一课社会大学课程。

人们经常说人生如艺术,其实颇有道理,艺术为何不可以反映人生百态?在西方历史上(特别在法国),便出了不少文学家与艺术家,他们在作品中创作了无数家喻户晓的角色,这些角色性格鲜明、各具特色,比如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便收录了两千四百多个人物,让人们见尽社会上的不同脸孔。

有一位家喻户晓的喜剧作家,被认为是十七世纪法国古典文学的代表,甚至更称为“现代欧洲喜剧之父”,由他创作的两部代表作《伪君子》和《吝啬鬼》不单在法国,甚至在世界的文化界都几乎无人不知——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喜剧大师莫里哀(Molière)。

法国作家莫里哀在他的作品中尖锐批评父权意识(图源:Reuters)

莫里哀出生于1622年的今天,他於戏剧的巨大成就,使他跟高乃依(Pierre Corneille)及拉辛(Jean Racine)被后人合称“法国古典戏剧三杰”。莫里哀为戏剧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这番话不是纯粹的赞誉,而是事实的描述。莫里哀不少作品都利用讽刺和嘲弄的方式,对宗教百般嘲弄,因此遭到宗教人士抨击;而苦心创作亦严重影响了他的健康,他在1673年演出一套剧后,突然咳嗽和吐血,没过多久,便死去了。

为女性发声的剧作家

莫里哀在自己的作品中创造了很多不同类型的人物,有贵族、有产者、仆人、僧侣等,来自不同阶层。人们能够在这些人物的不同表现之中,看出作者本人对于当时社会风气抱有甚么观点。当中,莫里哀对在社会中身处低下地位的女性,给予了充分关注。在《太太学堂》(L'école des femmes)中,他对父权主义的发动猛烈的抨击。在戏剧《太太学堂》中,主角阿尔诺尔弗希望培养一个对自己千依百顺的妻子,就买来了一个四岁、名为阿涅丝的小女孩。他把阿涅丝送进了修道院,希望她成为一个只懂祈祷、爱丈夫,而在其他方面近乎一无所知的愚痴女人。

十三年后阿涅丝离开修道院,的确如阿尔诺尔弗所愿成为一个驯良的小女人。但后来她正式进入社会,情不自禁爱上了一名青年,慢慢开始懂得一些人情世故。渐渐地,她开始对阿尔诺尔弗不再唯唯诺诺,甚至以语言对阿尔诺尔弗作出锐利的反击:例如面对阿尔诺尔弗的质问,她回答道:“我欠你的情分,不像你想的那么多吧?”、“我所受的各方面教育(修道院的教育),也真漂亮了。”从那时开始,她就开始追求属于自己的人生,寻求属于自己的幸福与快乐。在这个作品中,莫里哀让观众们看到了父权主义大男人的丑陋本质。

 
超前于时代的艺术家

在那个欧洲仍然由专制王权统治的年代,一些在今人看来极为不合理的压迫行为,在当时往往不受人重视,那时人民被压迫,个人意识与反抗意识仍未抬头。当时社会很少人关注女性的地位,甚至到了法国大革命,妇女的低微地位仍未得到实质的提升。在著名的《拿破仑法典》中,人们可以读到“丈夫有保护其妻的义务,妻子有服从其丈夫的义务”,或多或少可以见到当时的人仍然认为女人有顺从丈夫的义务。以此在对照,莫里哀在十七世纪时就对父权主义作出尖锐的抨击,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来说,他的思想可谓相当超前。不过,我们能否说莫里哀是位女性主义者,还是他只单纯具有超于时代的反抗意识呢?这是另一个要讨论的问题了。



(本文转自香港01,2019年1月15日艺文栏目,原题《莫里哀︰超前的艺术家,反思父权》,作者胡雅雯,略有编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