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声中 女性进入印度神庙的第一里路

+

A

-
2019-01-10 23:35:21

2018年9月,印度高院推翻了沙巴玛拉神庙(Sabarimala)传统的禁女令,但由于庙方阻挡,直到2019年的1月,才陆续有4名女性在警方护送下成功入庙,但却引起庙方与传统派人士强烈不满,随后爆发大规模警民冲突,在冲突中至少有1人死亡、15人受伤。

 
印度女性的生存处境异常艰辛,必须跨越宗教和性别等种种桎梏(图源:AFP)
 

每年11至12月,成千上万的的印度教徒赤着双脚跋山涉水,抵达位于印度南端省份喀拉拉邦(Kerala)的沙巴玛拉神庙,供奉成长之神阿雅潘(Ayyappa)。阿雅潘是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二的湿婆(Shiva)和毗湿奴(Vishnu)的儿子,据说祂的人间化身便是在神庙落址处击败了可怖的恶魔。

按神庙规定,奉献者必须遵守41天的戒律,食素、戒酒并不得有性行为。然而,与其他供奉阿雅潘的神庙不同的是,沙巴玛拉神庙表示任何信仰、任何种姓的人都可以参拜,但10岁至50岁的女性却因尚有经期而不得入内;神庙方解释,这是因为阿雅潘是独身的神祇、禁欲的象徵,因此不能让生育期中的女性进入“引诱”祂。

2018年9月28日,印度最高法院在宪法法庭中以4:1的票决认定这项禁令违宪,下令神庙应完全开放。2019年元旦,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上万名女性组成了绵延620公里的人龙,从喀拉拉邦的北端一路排到位于南方的省会。人龙解散后的元旦深夜,2名女性在数名警员的陪同下往神庙所在的山头迈进,并在隔日清晨成功踏进了神庙最深处的供奉堂。一个星期后,又有另外2名女性成功进入神庙。

这样由公权力护卫弱势贯彻自由权利的画面,让人不禁想到美国著名的种族议题:1954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定“种族隔离就学制度”违宪;1957年,时任总统艾森豪下令陆军101师空降旅护送9名黑人学生进入中学就读,而拒绝黑人学生并封锁中学的国民兵则遭到接管;1960年,黑人小女孩碧姬斯(Ruby Bridges)在4名警察护送下,成为了第一位就读纯白人小学的非裔儿童。

但女性入神庙也在当地引发了大规模暴力抗议,其中参与者以年轻男性为主。而在政治势力中,反对女性入寺的不仅有扬言“除非踩过我们的尸体,否则没人可以破坏习俗”的湿婆神军党,另外还包括了现任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所属的印度人民党(BJP)。

长久以来,喀拉拉邦一直以对女性相对友善而闻名。不同于印度其它地区,喀拉拉邦的女性享有较多的医疗和教育资源,部分社区的女性能自由支配财产。但另一方面,喀拉拉邦也拥有最激进的印度教信徒:早在19世纪,印度哲学家维韦卡南达(Swami Vivekananda)就曾因为此地过于苛刻的种姓制度而以“疯人院”称之。

值得一提的是,在捍卫宗教的人群中也不乏女性的身影。在宪法法庭中唯一投下反对票的女法官玛尔霍拉(Indu Malhotra)就认为,宗教基本习俗应该由信众自己决定。而印度人民党妇女团区域主席哈里库玛(Mini Harikumar)则说:“我们女性多年来都遵守传统仪式,10至50岁的女性不会进入沙巴玛拉神庙。这是我们的信仰,在印度刑法形成多年前就被奉行。这是我们祖先几百年来遵守的古老规则。”

在元旦的妇女集会中,参与的社群包括当地的共产党政府、穆斯林女性、天主教修女、边缘种姓人口及无神论者等。而缺席的除了目前最大的反对党印度国民大会党,也包括一开始支持法院判决结果,而后转向保守派的人民党。

印度总理预计将在今年(2019)五月份改选,然而从美国黑人到印度女性,从教育到信仰,如今发生的沙巴玛拉神庙再次诉说着,在种族、阶级和性别的平权之路上,警察的护送只是第一哩路,而后的发展则取决于每一个人手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瞿澄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