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体制的西湖大学除了钱还有什么

+

A

-
2019-01-10 05:54:34

在中国,人们早已接受一个事实:公办的学校就是比私立的要强。但生物学家施一公和他的朋友们打算改变中国人对大学的刻板印象。2018年10月20日,中国历史上第一所由社会力量举办、国家重点支持的新型研究型大学——西湖大学成立大会在浙江杭州举行。这标志着中国终于有了一所真真正正来自体制外的大学。不过,时至今日,这所大学仍未对公众揭开面纱。

西湖大学有自己的基金会、董事会,它由董事会、而不是国家权力机构来决定校长的任留。它的成立初衷,是希望效仿美国一流大学的经验,突破中国高等教育中的种种疑难问题。

它的资金来自中国大陆多家明星企业家:腾讯马化腾、万达王建林、高瓴资本张磊、碧桂园杨国强等一众成功的中国企业家。其董事会由多位世界一流的华人学者:杨振宁、钱颖一、施一公、许田、仇旻……有诺贝尔奖得主,有中科院院士,亦有美国藤校的终身教授。

施一公无疑是这中间穿针引线的重要人物。在中国,有人将施一公和钱学森相提并论。“中国导弹之父”钱学森在冷战期间曾受麦卡锡主义波及,回国主航天研究,是中国政府大力树立的爱国海归典型:放弃在美国获得的一切,也要报效一穷二白的祖国。

  • 作为中国高校改革的“实验田”,西湖大学被寄予厚望(图源:VCG)
  • 在一次公开活动里,施一公把西湖大学的办学目标设定为“五年内比肩清华北大”(图源:VCG)

而施一公的归来,是在中国改革开放后“科教兴国”的背景之下。为了扭转人才外流,中国政府陆续推出了名目繁多的人才引进计划,2008年启动的“千人计划”是其中规格最高的一个,施一公成为该计划的首批特聘专家,也成为了“千人计划专家联谊会”的首任会长。

2015年,施一公向联谊会提出建立西湖大学的愿景。据内地官媒《光明日报》,施一公曾表示,“以培养博士生入手的独特做法”可以很快“赢得国际学术界的瞩目”。他期待,“十年后,西湖大学的重大前沿科学突破享誉全球”。

虽然西湖大学看似财力雄厚,但其基金会的财务人员算过一笔帐,当满额聘请教授时,每年所需的各项运营费用将达12亿美元,需要在10年内建立一个250亿美元的资金池才能达到永续。

若参照美国私立大学的经验,以耶鲁大学为例,耶鲁大学在2017年财政年度的捐赠基金达到272亿美元,但在接下来的财政年度仅计划使用了其中的13亿,占4.7%,还有许多学科依赖美国政府的投入和资助。这样,才能够使耶鲁大学获得持续性的发展。哈佛大学目前的捐赠基金价值392亿美元,而在2018年财政年度计划花掉18亿,约占4.5%。

因此,有媒体评论“西湖大学在美国招人的泡沫吹得太大了”,若给出美国同级教授几倍的年薪或包揽子女重返美国读书的学费,开销惊人,指“这些条件开得太没有边际”。

西湖大学能否应付上述资金流问题还不得而知,但如果按照资金来源看,集社会力量所办的大学有着天然“去行政化”的特质,其教职工数量、招生规模、课程设置、学位授予、学费标准……都不需要政府决定并控制。

事实上,中国大陆的教育部门也不希望“控制”所有的大学。中国政府在一份份长篇累牍的报告中,一次次重申“落实高等学校办学自主权”(2010年《政府工作报告》);“克服人才管理中存在的行政化、‘官本位’倾向,取消科研院所、学校、医院等事业单位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以及“推进政校分开、管办分离”和“发挥教授在教学、学术研究和学校管理中的作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

对现有的公立大学进行改革,显然也困难重重。以北京大学为例,2003年,从牛津大学毕业回国的经济学家张维迎曾起草“北大改革”方案,改革北大教职员聘用和选拔制度,拆解臃肿的组织机构,尝试引入美国的终身教授晋升制度,而遭到北大上上下下的教职员工反对,最终方案流产。

不过,在中国教育部看来,“去行政化”势在必行,重新做一个“模板”或者是个好办法。

不是所有的“新秀”都有西湖大学这样的好运气。由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长朱清时领导的南方科技大学曾被寄予厚望,但这片中国高等教育改革试验田不过是有地方教育部牵头的一个实验项目。2014年,原深圳市公安部部长空降南科大,接手了原来由朱清时兼任的党委书记一职。这一人事变动,被外界解读为“去行政化”改革的失败。

西湖大学不会重走南科大的老路,两者区别在于,校长之上的是校董会而非党委。虽然,西湖大学也设党委,但“党委书记通过参加董事会、校务委员会,参与学校重大事项的决策与研究”,这让它获得了南科大所没有的自主空间。因为这份在中国大陆得天独厚的优势,在2017年末的一次演讲中,施一公豪言“5年后,(西湖大学的)教师科研水平比肩东京大学、清华、北大等知名学府,成为亚洲一流;15年后,在各项指标上和加州理工大学媲美,成为世界范围内最好的大学之一”。

此话是否兑现,时间会给出答案。施一公还在西湖高等研究院的网站上写道:“浙江西湖高等研究院是一所寄托着改革开放以后出国的300万留学生以及140万归国人才梦想的研究院。”这让这个民间新型大学的计划看起来又像是中国解决人才流失计划的一部分。或许这些海外归来的科学家最希望发生的是:在一系列的努力之后,研究者能留在中国,忘记美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