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派:如果地狱存在 就是他影片中的样子

+

A

-
2019-01-09 22:57:48

一个降生于地狱的人,对降生地自然不会泛滥着信任与温情。这是理所当然。倘若人们难以接受安德烈•祖拉斯基(Andrzej Żuławski,1940-2016)惊世骇俗的电影声画,无法认同影片中的人形与文明和我们观念中的人间是同一回事,那大概是由于人们尚不能站在祖拉斯基的位置看待和理解人间,还不愿承认,人间就是地狱

祖拉斯基出生于二战之中,从小时候起,战争、屠杀、恐惧和死亡就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图源:VCG)

诞生于波兰著名知识分子世家的祖拉斯基,才刚刚降生就遇上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军发动向苏联的进攻,他所在的前苏联乌克兰城市利维夫遭到占领。从降生的第一刻起,祖拉斯基就被战争、屠杀、激烈情绪及赤裸裸的死亡所笼罩。这种没有任何出口可逃的生存紧逼感,无独有偶地出现在他的电影作品《魔鬼》(The Devil,1972)。从观看影片的第一分钟起,观众就已经堕入地狱,尚不知两个小时之后还能否从地狱中脱身,还能否宣称看完这部电影之后的自己丝毫没有发生改变。而这部影片被波兰政府当局视为内容过于黑暗和反动而禁映长达15年之久,直到波兰民主化政权成立为止。在这个道德审查的幌子之下,其实掩盖了当局对祖拉斯基藉这部影片发起的猛烈政治批判的戒备与打压。

谈及祖拉斯基电影创作生涯的种种传奇,当然首先就要数《银色星球》(On the Silver Globe,1988)的拍摄过程。这部科幻史诗筹备数年,于1970年代中期的波兰开拍。然而就在拍摄接近尾声的时候,却遭遇审查机构基于政治目的将剧本永久封存,新上任的文化助理大臣更下令销毁了所有布景和道具。此后,祖拉斯基便担忧当局可能会销毁全部电影胶片而长久陷于焦虑不安。直到1980年代中期波兰政治民主化,祖拉斯基才偶然得知电影胶片其实还保存在波兰电影局的影片仓库中。他随即重启影片拍摄,想方设法克服两段拍摄工作在时空上的巨大裂缝。《银色星球》最终得以于1988年上映,成为一部无论在艺术还是主题上都登峰造极的极具争议的鸿篇巨制。

相关阅读

祖拉斯基电影作品的其中一个主要标志,是从场景布置、服装设计到演员表演都带有显著的剧场艺术特质。这自然是得益于这位电影导演同时具备的出众的戏剧造诣。祖拉斯基的创作思想认为电影本身没有甚么新鲜,不过是用摄影机器介入戏剧,用化学反应迭加起各种奇特的影像而已(话虽如此,但看过祖拉斯基电影作品的都知道他是电影艺术的行家)。由于祖拉斯基并不执着于电影本体论,反而将电影视为各种艺术类型和美学范畴的揉合与并置,他才会有“电影就是个杂种,所以我爱电影”的古怪论调。而他也借《魔鬼》中的一位戏剧领班之口,表达了自己的经验总结和创作信念:唯有表演,才能生存。于是,他的电影作品,以《魔鬼》和《着魔》(Procession,1981)为例,才会出现种种奇诡的肢体表达和极端的面部表情,而祖拉斯基电影的精髓恰恰就由此体现。

尽管人们也许对于曾与祖拉斯基有着十五年婚恋关系的法国著名女星苏菲•玛索(Sophie Marceau)印象更为熟悉,也许与他的波兰同胞著名电影导演奇斯洛夫斯基(Krzysztof Kieślowski)、波兰斯基(Roman Polański)相比,祖拉斯基的名字显得陌生,但以上种种都不能掩盖在波兰电影史上,祖拉斯基电影足以与两位名导的电影分庭抗礼的事实,不会消减半分这位被禁毁的波兰电影大师为我们开启的崇高而荒诞的声画世界。

(本文转自香港01,2018年10月7日哲学栏目,原题《被禁毁的波兰电影大师安德烈•祖拉斯基》,作者黎子元,略有编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曾奕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