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圣诞节到国学热 中西传统文化的兴衰逻辑

+

A

-
2018-12-25 04:38:17

在西方热烈庆祝其传统文化节日“圣诞节”前后,部分西方媒体质疑中国官方复兴传统文化的行为,乃至将中国大陆的“国学热”诟病为向传统倒退。在意识形态的争论和偏见之外,可以发现舆论对于传统有多大的误解。或许更准确地说,对中国传统有多大偏见。

西方传统的衰落和复兴

英国保守主义政治哲学家欧克肖特曾说,政治就是要发现传统中的暗示,追寻这种暗示和可能性,而不是追求一种设定目的。他作为西方保守主义政治传统的代表人物,说出了一个经常被忽略或遗忘的真理:传统是无法被切割的,任何革新也只有立足于传统才能实现。

在保守主义的视野中,传统之所以难以被抛弃,是因为传统是一个社会中人们现实生活的集体习惯和行为模式,它构筑起了社会伦理和秩序空间,是社会凝聚力的真正内生力量,是上层政治结构的社会基础和文化支撑。传统文化对于一个民族的伦理和政治都具有重大现实价值。

然而,社会上流行的对于传统文化的理解,却多是负面的。这从思想起源来说,主要得益于近代以启蒙运动为代表的理性主义的“传统观”。启蒙的理念代表了现代社会的主流价值,他们认为在现代与传统之间有截然的区分,现代以理性的自觉为标志,传统的宗教、伦理中的一切权威,都需要经受理性的审查,理性取代上帝,成为现代的“法庭”。在这种自诩的“理性”主宰下,任何社会的传统都成为一种“非理性”存在而弃之如敝履,宗教、文化、习俗被视为封建、守旧、迷信。

西方传统的衰落和现代社会的转型相一致,现代社会对待传统的基本态度反映在启蒙理性的“进步主义”之中(图源:AFP)

随着人们对现代启蒙理性的反思,人们发现传统并非全然负面的东西。在启蒙理性以来,传统与现代之间那条代表着进步与落后的截然区分,而早已被证伪。传统作为现代社会生长的根基和宗教伦理的依托,弥补了现代社会重多弊端。而西方中世纪乃至更为久远的传统宗教和文化也在西方社会获得新生。正如西方社会如今的基督教也是在文艺复兴时期经过宗教改革产生的新教传统,也是经历了对传统的改革使其适合当下时代,从而才不断地走向繁荣复兴。

中国传统的衰落

中国传统也面临着如何革新而走向现代甚至实现复兴的问题。然而,这个问题的出现却并非那般顺利。中国近百年来对于传统的态度也受限于近代启蒙观念的影响,从新文化以来就对传统进行了激烈的反抗,使得近代中国人潜意识中与传统文化产生深刻的裂痕。

而中共建国以来,同样继承了新文化运动从西方启蒙主义学来的进步主义,对传统持一种否定批判的态度,在文革中发展到顶峰。在文革时期,反传统发展到极致。不仅在文化、观念上的破旧立新,还延伸到经济社会结构的大革命,从经济、政治、社会、文化、伦理等全方位地对社会传统进行改造。比如公有制改造、农村公社化、文化大革命,以社会主义理念对传统社会结构和伦理进行改造,将家庭伦理为中心社会伦理的强行改造为以集体为中心的社会伦理,造成巨大悲剧。

随着历史的悲剧性实践和人们对历史的反思,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担忧在现代与传统之间截然断裂的危险,而开始倾向于保守主义的观点:传统必须被批判地继承,而不能人为地割裂。传统作为一个整体的文化系统,包含经济-社会-政治-文化-宗教等互相联系的部分,经济形式、政治制度可以通过政治力量改变,但社会结构、家庭伦理和文化思想观念等领域却具有强大的稳定性,需要漫长的时间演化才会改变。

中国传统习俗在民间受到部分青年群体的追捧(图源:VCG)

中国复兴传统的尝试

鉴于此,中共开始从意识形态上对传统加以重新定位,将传统文化视为一种重要的文化资源进行挖掘、复兴。比如在中国的中小学教材增加文言文的比重、古典诗词的比重,对传统节日系统地纳入国家节假日,以及加大在国外推广汉语和中国文化为目的的孔子学院,甚至不凡地方行政力量尝试复兴传统文化。与此同时,民间社会也开始复兴“国学”,“汉学”,传统的文艺形式比如对传统书法、水墨画、舞蹈和古琴的追崇也相继走红。在农村社会,传统的宗祠和家庙、家谱等也重新受到重视,传统的丧葬等礼仪也部分回归。

尽管中国官方意识到了传统的重要性,但某些行政机构在推广复兴传统文化的过程中又不凡简单化甚至一刀切的问题,也有些不同部门之间彼此矛盾冲突,甚至出现地方官员“砸棺材”之类的笑话。至于某些地方政府人为限制其他文化形式,比如所谓的整顿圣诞节标志的荒谬做法,其实与传统的复兴无本质关系。

传统从受重视到走向真正的复兴,还有很多路要走。传统文化尚需在当代的思想基础上经受批判性的阐释,对传统的专制封建因素进行革除,对能够纠正现代性弊端的文化价值进行复兴,才能实现传统文化的现代意义。但这一切不能由行政力量来主导,要警惕“封建专制”文化借此复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余一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