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局:中国敏感词里的黑色幽默与政治风向

+

A

-
2018-12-15 23:26:22

在中国有过上网经验的人大概都知道,有一类词叫做“敏感词”。在网络交流中它们被禁止发布,所以知道的人会想办法绕过它们,包括使用谐音词或其它代号。通常情况下,这些词会湮没无闻,但有时,它们也会意外地受到关注。

有医生前两天在网上爆料,在病历系统中输入“皮下注射精蛋白”时无法保存,原因是文字中包含“射精”一词。这显然是技术断句错误产生了误读,但关键问题是:作为医学常用词的“射精”并不具有淫秽的含义,怎么会被医院的信息系统屏蔽?

正当网友们感到困惑时,另一些医生则发现,不仅“射精”两个字不能连用,妇科中常见的“会阴”、“阴道”、“痛经”等医学术语也都在违禁之列。舆论之为哗然。

中国的审查制度日趋严格,本是为了管控舆论,服务于政府治理,但也可能造成信息交流障碍,窒息正常的言论和思想氛围

“滑稽”的言论审查

类似“黑色幽默”的例子还有很多,而它们并不一定都是技术的“愚笨”造成的。下面这些案例就直观地显示了人工审查的“武断”。

北京时间12月12日,中国中央电视台报道,刚成立不久的“网络游戏道德委员会”对20款网络游戏进行了道德风险评议,其中9款游戏被禁止发行。禁止的理由包括:“偷菜”游戏中的“偷”属于违法行为,《绝地求生》枪战太暴力,《英雄联盟》属于团队斗殴。

该委员会要求,这些游戏必须进行改正,确保“价值观正确”后才能给玩家使用。

又如今年9月,中国内地一支名为“反骨”的地下摇滚乐队宣布,因为“不可抗拒因素”,他们临时改名为“正骨”乐队。“正骨”在汉语里是指矫正扭伤的医学词汇。而所谓“不可抗拒因素”,在这里是政府干预的代名词。

网友从这种“自嘲”式的改名中读出了不满,随后掀起一股为乐队或音乐人改名的“戏仿”热潮。比如“孽子乐队”改为“孝子乐队”,“逃跑计划”改为“投案自首”,“左小诅咒”改为“左小祝福”等。

不断扩大的敏感词库

这些审查案例之所以引起广泛争议,是因为它们明显违背了社会常识,并影响到人们的正常交流。但事实上,与另一些未被人们关注的敏感词相比,它们只是极少数。

一些海外网站如“中国数字时代”专门整理了中国网络上出现过的“敏感词库”,其中五花八门超乎人们的想象。从中国领导人到争议性的历史事件,从社会丑闻到娱乐八卦,乃至恶劣的天气和审查制度本身,几乎都被涵盖。

中国的言论审查近年来有日趋严格的势头,几乎每一个引起社会争议的事件都会生产一批敏感词。这些词语因敏感程度不同,被屏蔽的范围和时长也不一样。这是一个十分复杂而神秘的系统。

尽管已有不少学者对这个系统的运作逻辑进行研究,但关于它的细节仍知之甚少。但不断扩增的敏感词库本身即是一种客观的证明,它显示中国正在发生一场语言的“大清洗”运动。

“大清洗”和“大一统”

这些敏感词从网络空间中消失,在伦理和法律上并非没有争议。正如前面讲到的那些例子所示,它们凸显了中国言论审查制度荒诞的一面。

而更为荒诞的可能是,这些审查往往是以伦理或法律的名义实施的。

这种扩大化的审查方式明显干扰了正常的语言交流。它宣称是在建构某种更好的伦理或法律秩序,但其现实代价是对公共常识的破坏。因此在越来越多的争议性事件中,中国网友对舆论管控的批评成了长效话题。

过度审查也会增加社会治理的成本。如近期在中国东南城市泉州发生的化学品碳九泄漏事故中,宣传部门的言论管控与涉事企业的瞒报行为互为表里,一度使政府的公信力陷入危机。

对此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早有认识,他在《1984》里曾创造了一种“新话”,说它是世界上唯一词汇不断减少的语言——这和“敏感词”的功能类似。这种语言的目的不是为了增进交流,而是为了使人们的思想越来越单一和刻板。

近几年中国舆论生态的变化也常常招致这样的批评。敢言的媒体越来越少,连网友评论也是“一团和气”,可社会中的问题是否真的减少了?中国的舆论管制显然是有效的,语言“大清洗”正在像官方希望的那样,在促进思想的“大一统”。只是不断扩增的敏感词库,成了中国政治氛围日趋保守的一个注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曾奕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