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影评:一别又别的虞姬与霸王

+

A

-
2018-12-07 05:22:20

华语影史唯一曾获戛纳金棕榈奖的电影霸王别姬,将于今(2018)年1214日以数位修复版在台湾重新上映,许多张国荣的影迷也为能够再度在大银幕一睹哥哥风采,而引颈期盼此次25周年的重映。

香港出身的影星张国荣不仅在霸王别姬》片中的演出可谓一绝,他与此片在戏外的关连也堪称传奇。《》片导演陈凯歌曾在媒体访谈中提到当初在尚未确定演员人选时,赴香港与张国荣初次见面并口述故事的情形。当时张国荣静静抽着烟,不发一语,陈凯歌起初怀疑他是否能理解这个故事,但随着谈话过程的推进,却渐渐感觉到:“张国荣在紧追着程蝶衣,他用一种非常含蓄的方法在接近他、表达他、爱他。”

最后张国荣站起来与陈凯歌握手并表示:
谢谢你为我讲的故事,我就是程蝶衣。陈凯歌当下寒毛直竖,自此认定张国荣就是程蝶衣。而根据香港传媒报导,张国荣于2003年的自杀与他的性取向有关,和》片中终究难与“师哥”相爱最终殉情自刎的伶人程蝶衣,两者之间竟存在惊人的相似。

《霸王别姬》导演陈凯歌(右)与演员张国荣(左)(图源:VCG)

》片结尾,“虞姬”程蝶衣追随戏曲《霸王别姬》中的角色,在“霸王”段小楼面前自刎而死。对他而言,能够死在毕生至爱的戏里与师哥面前,也许正是最适合他的死法,从段小楼饰演的楚霸王在见到程蝶衣自杀倒地后,表情由惊恐转为释然一笑,可知段小楼亦做如是想。

除了戏台上唱了无数次与霸王的别离剧目外,现实生活中的程蝶衣也一再面对与他的师哥段小楼的分离。生于满清末年的程蝶衣经历过几次改朝换代,从北洋政府、民国的抗日战争,再到共产赤化,他的心也随着与师哥的数次分离死了又死,并一步步走向最终的肉身之死。

传统文化中的伶人总是“人前显贵,人后受罪”。片中的两名主角在身为“小豆子”与“小石头”的十年漫长艰辛的童年学艺阶段后,总算是分别以“程蝶衣”与“段小楼”之名获得众多戏迷欢迎,并成为剧团的当家花旦和台柱。然而就在段小楼遇上出身风尘的菊仙之后,生性敏感的程蝶衣便知道一切都将不同了。

时代虽是成就名程蝶衣与段小楼唱戏生涯的最大功臣他们唱戏生涯最大的迫害者。在影片开头的北洋政府统治时期京剧仍是受人喜爱的大众艺术,梨合园的师父告诉他的小徒弟们“只要是人他就得听戏,不听戏的他就不是人”,这段期间人们对名角的追捧,使得程蝶衣与段小楼成为当红优伶,从市井小民到达观显贵都成了他们的戏迷。此时与师哥两人合作唱了无数场戏,可算是程蝶衣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

然而到了段小楼迎娶菊仙的那天,日本军队已经进入北平,程蝶衣从袁四爷手中拿到过去在张公公的宫殿中见过的一把剑,转送给段小楼,不料段早已忘记这段过往,程蝶衣愤而离去,两人第一次分离。

然而后来段遭日军逮捕,程蝶衣为救出师哥,只得答应去为日本人唱戏。这一唱虽救出了段小楼,却反遭段的唾弃,两人再次渐行渐远,这是程蝶衣第一次的心死。

关师父得知两人不再同台唱戏后,把程蝶衣与段小楼两人叫回从前练功的梨和园,又打又骂,并告诉程蝶衣:“当初是你师哥把你成全出来了,现在你师哥不唱戏了,你也该拉他一把。”

师傅在教训两人不久后随即离世,两人继承师傅遗志决心重新开始唱戏。却在一次给国民党军队唱戏时,因为观众的无礼举动,让段小楼感到愤怒至极,最终与国民军队打了起来。这次混乱不仅导致菊仙流产与终身不孕,程蝶衣竟也因过去曾为日本人唱戏,而被以汉奸罪逮捕,尽管后来因为军队长官也爱看戏而全身而退。段小楼则听了菊仙的话,理解了自己终究难和整个时代对抗,答应此后不再和程蝶衣唱戏,蝶衣第二次感到心死,内心止不住的空虚让他开始吸起了“大烟”鸦片。

江山再度易主后,共产党庆典又一次请了两人同台唱戏两人却在不久后的文化大革命中,惊觉他们当初捡回的弃婴小四也加入红卫兵,回头批斗两人。段小楼被打骂到受不了时,终于还是“揭发”了程蝶衣的过去。这让程蝶衣第三次心死,大骂菊仙是妓女,淫妇,潘金莲”,将积压内心数年的郁闷一次宣泄,此时的他,对活着已不抱任何期待了。

十一年后,文革得到平反,两人再度到戏台走戏时,程蝶衣宛如化身成为“真虞姬”,在“假霸王”唱了几次“妃子不可寻短见”后,自刎离世。

霸王别姬电影以人物之感情作为叙事主轴,带出时代背景的变化,剧本虽涵盖了大范围的历史结构,却也不因此忽略角色情感层次的经营,不论是文学、戏剧、电影语言与演员等环节都下了极大功夫,是华语影史上百年难得一见的经典。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鐘承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