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败日韩等国家 中国影片《我不是药神》又获大奖

+

A

-
2018-12-05 18:42:59
影片由真实事件改编,上映后引起不少关注(图源:VCG)

澳大利亚影视艺术学院奖(AACTA)被誉为是澳大利亚的年度“奥斯卡”,在悉尼星港城(The Star)活动中心举办。中国电影《我不是药神》夺得AACTA奖最佳亚洲电影奖。这是中国电影人首次获得该项荣誉。

综合媒体12月5日报道,AACTA奖最佳亚洲电影奖评委会主席,著名演员罗素·克劳表示:“即使每年全球范围有上千部电影制作完成,只有极少数的作品能够既引发社会讨论,又收获评论界的赞誉,还能取得商业上的巨大成功。《我不是药神》就是这样一部作品。我代表澳大利亚学院奖和最佳亚洲电影奖评委会向导演文牧野、监制徐峥及全体主创取得的非凡成就表示祝贺。”

据悉,《我不是药神》能在澳洲获得这次的奖项也是不容易,其中包括中国、日本、韩国、印度、马来西亚等地的许多优秀作品也成功的入了围,在《小偷家族》、《芳华》、《血观音》等作品中成功突围,也证明了这部电影的魅力。

徐峥也是凭借这部电影获得了台湾金马影帝,金马奖最佳原著剧本奖也是颁给了《我不是药神》,不过这次的奖项也是十分厚重。

《我不是药神》不单单是一部“叫好又叫座”的黑色喜剧,同时在全球视野下也是一部难得的、促进社会改变的作品。电影上映后,推动了中国政府的多项改革,如在众多抗癌药物上降低税收和在国家医保内加入多个之前被禁的进口药品。

影片《我不是药神》于北京时间7月5日正式在中国大陆公映,这部被誉为2018年最好的中国国产电影公映后,频创佳绩,用时20时29分就已突破3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92美元),成为新晋票房收割机。

导演文牧野凭借《我不是药神》,夺得多项大奖(图源:金马执委会)

“命,就是钱。”这是电影《我不是药神》里的台词。之所以有这种看似夸张的表述,是因为不少进口抗癌药的价格很高,它们被称为“救命药”。剧中,保健品店主“程勇”在一群癌症患者的恳求下,成了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的总代理商。程勇也由此卷入生活和法律的漩涡,最终被判5年有期徒刑。这让不少观影者唏嘘不已。

实际上,这部电影改编自真实事件,故事的原型陆勇是一名慢性白血病患者,被称为“药侠”、“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他所代购的是治疗白血病靶向药“格列卫”。瑞士诺华的“格列卫”在中国售价23,500元一盒,而印度的仿制药仅200元一盒,使得不少中国患者铤而走险。

这部影片播出后,引发舆论广泛关注,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特别批示有关部门,要加快落实抗癌药降价保供等相关措施。

《我不是药神》做到了商业与深度的完美结合。这要得益于监制宁浩和主演徐峥的票房号召力,但更重要的,是导演、编剧等影片主创对艺术与市场的精准把握。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并不简单,即便如张艺谋、陈凯歌等名导,也常难以两全。

这也许就是该片为中国电影带来的第一个价值。它并不用无脑的段子博取眼球,也没有卖弄情怀刻意煽情,而是像极了生活本身,即便幽默,也显得恰到好处。某种意义上,可以将之视为中国现实主义批判题材影片的重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王肖硕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