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年龄阶层 中国话语体系中“火热”的艾滋病

+

A

-

“艾滋病”一词,最近在中国的话语体系中很忙,甚至引爆世界舆论。这源自几起比较集中受关注的事件。

前不久,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召开发布会介绍全国艾滋病患者感染情况,青少年的感染率明显上升;另一则就是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诞生在中国,研究者贺建奎说,在将胚胎植入母体子宫之前,他已经改变了其中的一个基因,使得这对婴儿能抵抗艾滋病病毒的感染。此外,中国老年人艾滋病感染率的快速上升也引起舆论的哗然。

老人艾滋病患者,在艾滋病群体中看起来更为惹眼。

按照传统的观念,老年人基本被列入艾滋病的绝缘体。性行为,大多数人心里都默认在老年群体中不存在。各项关于老年个性的研究也显示,老年人的躯体力量和精神能量日益减退,欲望和要求日趋减少。老年人的状态可以描述为:从外向转向内向,从主动性转向被动性,退缩孤独。

中国老年艾滋病患者的比率近年呈现快速上升趋势(图源:Getty)

但实际发生的情况与传统观念有着较大的出入。一份有关老年性生活的调查报告显示,95%的老年人依然存在性冲动。男性至70岁同样存在正常的性需求。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老年人身体更加健康,老年人尤其是老年男性的性活跃年龄会持续更久。

中国性学家潘绥铭在谈到老年性需求时说,根据调研数据,老年人跟自己年轻的时候比性生活数量下降了,但同样是老年人,跟十年前比,性生活数量上升了。

尽管如此,老年人艾滋病患者数量的快速上升,却不得不引起社会的注意,以免发展为一个比较广泛的社会问题。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增长,老年人的计数较以往也有大幅提高。但在老年群体中,对艾滋病疾病安全认知不足,可能会造成未来社会的一个安全隐患。

2016年江苏省徐州检验检疫局的一项研究表明,老年群体对艾滋病的知晓率仅为22.0%,他们对一般的日常生活接触是否会传播艾滋病、如何防治艾滋病等认识都比较模糊。主动去做HIV咨询和筛查,就更谈不上。另一方面,中国社会宣传艾滋病相关知识,以吸毒人群、同性恋人群和娱乐场所等为重点对象,老年人是一个被忽略的群体。

“欲望并不会随着性器官的老去而萎缩”,当它以艾滋病的形式直白而暴力地摊开,社会必须要开始正视这一切。

老年人艾滋病患者的数量在上升的同时,青少年也呈现出同样的态势。

中国国家卫健委透露,每年全国约有3,000多例学生感染艾滋病,主要是经过同性性传播途径感染。疾控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些青年学生对艾滋病的防护意识很差,根据调查,有过性经历的学生安全套使用率还不到40%。另外处于性活跃期,容易受到外界的影响,所以青年学生感染的风险相对更大。

官方媒体《中国青年报》一篇报道指出,“2011年到2015年,我国15岁至24岁大中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净年均增长率达35%(扣除检测增加的因素)”,且65%的学生感染发生在18岁至22岁的大学期间。

面对快速增长的艾滋病人群,中国目前在采取相关措施,但一些法规并不完善。比如说对故意传染艾滋病行为在法律上应该采取怎样的惩罚措施。中国1989年的《传染病防治法》明确规定艾滋病、淋病、梅毒为乙类传染病,将艾滋病排列在淋病和梅毒之前,其严重性可见一斑。

艾滋病的治疗,这些年已经逐渐取得进展,在医学上人类已经能够一定程度上有效控制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但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的治愈率仍然极低,当今社会依然是谈艾色变。

首例基因编辑婴儿的诞生,因为伦理等问题引起世界范围内的争议,其研究者贺建奎在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上,表示自己这项研究的初衷便是创造能抵抗艾滋病病毒的人类胚胎。

美国哈佛医学院遗传学教授、基因工程专家乔治·丘奇(George Church)对此表示,“考虑到HIV对全球公共健康的威胁有扩大的趋势,我认为贺建奎选择了一个非常好的目标基因”。但这并不意味着在伦理上对贺建奎的行为予以支持。

综上,不管是艾滋病在不同年龄群体中感染者上升,还是进行基因编辑试图克服艾滋病,矛头都指向艾滋病这一全球性难题,目前依然没有有效的解决办法,尽管在资源研究上进行了大量投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