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快评:基因改造婴儿诞生在中国 罔顾伦理谈何突破

+

A

-

上个月出版的霍金遗作《对大问题的简明回答》(Brief Answers to the Big Questions)中,霍金预言,不用多久,人类就能自行编辑自己和下一代的DNA,让自己和孩子变成拥有更强记忆力、抗病力、智力和更长寿命的“超级人类”。

这一切,正在逐步变为现实。

11月26日上午,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旗下网站人民网发布消息称,一对天生能抵抗艾滋病的婴儿“露露和娜娜”在中国诞生,而她们的“父亲”是来自深圳南方科技大学的中国科学家贺建奎。

这对双胞胎的抗病能力,来自她们被修改的一个基因——CCR5基因。CCR5是白细胞上的一种蛋白,HIV 病毒入侵机体细胞的主要辅助受体之一。如果修改了一个人的CCR5基因,他将对多种病毒感染有显著的抵御能力,甚至有效阻断霍乱、天花或艾滋病的感染。

该消息一经公布,立即引起舆论强烈反弹。

  • 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的诞生,意味着中国在相关领域有所突破,但试验结果依旧存疑(图源:VCG)
  • 也有专家指出,基因编辑对艾滋病的防治效果微乎其微(图源:VCG)

有人质疑试验的真实性。根据美联社的报道,这次的双胞胎里,至少有一个没有完全编辑成功,换言之,有一个孩子没有获得真正的抗性。按照常规,没有编辑成功的胚胎是“不应该允许长大”的,这意味着该试验还是有相当大的安全和伦理隐患。

在贺建奎宣布“基因改造婴儿”成功诞生后,中国国内122位科学家共同签署了声明,对这项试验表达了谴责。

 
这项所谓研究的生物医学伦理审查形同虚设。直接进行人体实验,只能用“疯狂”来形容。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准确性及其带来的脱靶效应科学界内部争议很大,在得到大家严格进一步检验之前直接进行人胚胎改造并试图产生婴儿的任何尝试都存在巨大风险。

而科学上此项技术早就可以做,没有任何创新及科学价值,但是全球的生物医学科学家们不去做、不敢做,就是因为脱靶的不确定性、其他巨大风险以及更重要的伦理及其长远而深刻的社会影响。

这些在科学上存在高度不确定性的对人类遗传物质不可逆转的改造,就不可避免的会混入人类的基因池,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在实施之前要经过科学界和社会各界大众从各个相关角度进行全面而深刻的讨论。

确实不排除可能性此次生出来的孩子一段时间内基本健康,但是程序不正义和将来继续执行带来的对人类群体的潜在风险和危害是不可估量的。

与此同时这对于中国科学,尤其是生物医学研究领域在全球的声誉和发展都是巨大的打击,对中国绝大多数勤勤恳恳科研创新又坚守科学家道德底线的学者们是极为不公平的。

我们呼吁相关监管部门及研究相关单位一定要迅速立法严格监管,并对此事件做出全面调查及处理,并及时对公众公布后续信息。潘多拉魔盒已经打开,我们可能还有一线机会在不可挽回前,关上它。

“基因编辑用在人身上,特别是基因编辑受精卵,应该是全世界科学家非常慎重的一个举措。现在看到的是直接发布的新闻,科学研究的内容没有任何的披露,我觉得非常悲哀,科学成果的发表不应该是先在新闻媒体上,后来再发到学术期刊上”。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神经科学研究所任研究员仇子龙说出了中国科学界对这个消息的震惊和不满。

这是继“韩春雨事件”后,中国科学界又一起学术迷案。对于此番试验,贺建奎团队在一份医院伦理申请书中说,这将是超越2010年获得诺贝尔奖的体外受精技术领域的开创性研究,将为无数的重大遗传性疾病的治疗带来曙光。值得注意的是,这份伦理审查报告的,正出自一家名为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的医院,资料显示,它的法定代表人叫林玉明,福建莆田人,拥有多家莆田系医院。

不过随后和美方面对此予以否认,而负责审批项目的深圳市卫生计生委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也对媒体透露,他们并没有收到这个项目的报备。

该实验的伦理审查陷入巨大争议,真相也扑朔迷离。

世界上有无数的基因剪刀编辑胚胎的研究,但都在是否能让编辑后的胚胎长大成人方面戛然而止,因为这是在改变生命本质和形态。

现在,尽管据称世界首例两名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出生,其背后的成功率统计是44%的胚胎编辑有效,连一半的成功率都不到。因此,对人类胚胎的不可靠性或可能的伤害性也令人担忧。

此前,几乎所有基因编辑的研究,都集中在其他生物身上,不过所有研究者都心知肚明,它必然会回到人类身上。而关于通过改变基因来定制婴儿,科学界一直像面对潘多拉魔盒一样,争议从来没有停止过。

科学家和社会学家们担心,这可能会形成一种全新的优生学,影响人类社会的结构,在不确定的未来,如果权势阶层和富人们垄断了基因编辑技术,优化自己的基因,智力、外貌以及体格,成为一种更加高级的物种,这让基因编辑可能会成为一个社会阶层的过滤器,不公平现象越来越加剧。

正如霍金所预料,经过了基因编辑后的胚胎,会诞生一种异于常人的超人,这些婴儿诞下后代,生殖细胞还会再遗传,强大基因在子子孙孙中流传,从而产生一个新的物种。若潘多拉魔盒真的被打开,那么霍金预言的那个由“超级人类”统领凡人的世界就会成为现实——那样的图景一旦出现,对人类是好事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