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工程争议中上马 是中国战略决策还是荒诞幻想

+

A

-

中国的“天河天程”站在了风口浪尖。

早前已有西方媒体称中国准备启动世界最大的气象控制工程,中国科学家已提出一个有点匪夷所思的气候改变计划——利用卫星改变雨云。这个雄心勃勃的项目意在使空中水蒸气从该国相对潮湿的地区向更加干旱的地区流动,而随着“天河工程”近日正式启动星箭研制则印证了此前西方媒体的报道

世界最大气象控制工程——“天河天程”近日正式启动星箭研制,引发非议频频(图源:VCG)

天河工程计划2020年完成“天河一号”首批发射,2022年完成六星组网建设的消息引发多方关注,在中国大陆学界更是引发非议频频,许多中国专家尤其气象专家对这一项目启动持相当怀疑态度,称其是“既没有科学基础也没有技术可行性的荒诞幻想项目”。

他们指出,此工程花费巨大,其可靠性缺乏实验数据支持,甚至对中国的大项目上马过程提出了质疑,有学者公开表示国家的投入要为纳税人负责,要研究这些钱是不是值得花。

在海外,天河工程也引发了关注。新加波南洋理工大学水资源与环境工程博士、牛津大学地理与环境学院环境变化研究所博士后俞剑君对天河工程的环境影响评估环节提出质疑,并认为“天河工程”是影响整个生态环境的工程,其最大问题是在潜在影响未评估清楚之前即仓促上马。
 
而当天河工程被指荒诞,仓促上马后,媒体联系该工程牵头单位清华大学、第一参与单位青海大学以及为项目提供资金支持的青海省科学技术厅时,当事方三缄其口的态度更是加重了舆论场的猜忌

天河工程究竟是中国的战略决策还是既无科学基础也无技术可行性的荒诞幻想项目(图源:VCG)
 
清华大学负责“天河工程”课题的水沙科学与水利水电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表示:科学辩来辩去,实验室对此应该没有回应。

青海省科技厅称:青海大学是项目责任单位,需与青海大学联系。

青海大学科技处回应:“天河项目”是青海大学省部共建三江源生态与高原农牧业国家重点实验室的项目,科技处是“无关人员,不知情”。

请权威监测报告显示,近70年来,中国已有2.7万条大小河流干涸;近30多年来,中国北方地区主要河流径流量总体呈下降趋势,2025年将有可能面临物理性缺水。对于发展中的中国来说,解决干旱问题已成为当务之急,而生存需要往往也主宰着科学思维的方向。

作为中国重要战略性工程,南水北调东线和中线工程已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中国北方地区缺水问题,但西线工程由于海拔较高、地形复杂、生态脆弱等原因,尚处于论证阶段。

天河工程最初是中国南水北调西段工程中的的科学实验项目,项目利用三江源区天然的水汽输送格局,采用人工影响天气技术,把一部分天然落入长江流域的降水截留在或诱导到黄河流域。

  • 航拍中国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图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河南省淅川陶岔渠首枢纽工程(图源:新华社)
  • 2015年11月11日,中国施工人员在南水北调通州支线工程施工现场清理淤泥(图源:新华社)

中国科学院院士、青海大学校长王光谦在“天河工程”论证启动会上表示:“‘天河工程’一旦成功,有望实现跨区域空中调水,构建南水北调‘空中走廊’。” 负责该项目的科学家称,他们已在中国上空发现“水汽输送通道”,如果该系统按计划发挥作用,每年将为中国带来相当于其年用水量7%的降雨。

人类早就试图积极影响大自然,但迄今为止的尝试多以失败告终。“天河工程”之所以引发关注更多是因为其规模宏大,“空中调水”的可行性遭质疑

“这个项目本身是属于大气科学、地球科学,却绕开了大气专家,项目是河道专家组织的”,诸多质疑声中或许也可能有偏颇之处,但却说明,“天河工程”尚存较大争议。

科学领域存在争论是正常的,如果仅是纯学术项目,即便存在争议也确无必要轻易否定,毕竟学术研究提倡创新,才有利于不断探索未知领域,而且纯学术项目耗费资金通常不大,不会给现实社会造成大冲击;但是,当下的“天河工程”已并非仅仅只是一个学术项目,星箭研制正式启动,2022年实现六颗卫星组网,这意味着将花费不少财力物力人力。

中国当下的经济实力或许允许其实施这种耗资巨大,若成功便会极大造福未来的大型项目,但从科学层面来说,人类目前对人工影响天气的云降水物理过程的认识尚不完善和全面,还没有系统的人工干预晴空大气形成云和降水的理论和技术,这也使得一些气象学者质疑“天河工程”仓促上马,根本不是什么科学创新,不过是荒诞幻想项目罢了。

科学当然可以造福人类,造福社会,但公众更希望这样的“科学”是经得起检验,经得起质疑的,不能沦为蛮干,中国的大型工程项目上马前不妨更多些公开讨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刘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