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的中国教育 被“操控”的中国教师

+

A

-
今日话题

中国的教育体制,近几年屡遭争议,在一些问题上,体现出明显的中国特色。教育行业存在的弊端不断被指出,教育从业者也将中国的教育体制与西方发达国家进行比较,从中反思,希望能够在固有的弱点上进行有效改进。

近日,一名中国曾经的一线教师在经历中国和芬兰两种不同的教育体系后,在网络发表一篇文章指出中芬两国为人师的天壤之别。不久,这篇文章被删除。文章全面分析了被管控的教师与被成全而处于舒展状态的教师,到底有何不同;以及在一所学校内部,如何践行从“管控”到“成全”的路径,教师能够自主,学生能够被充分赋能。

这名教师将在中国的教学经验大致总结如下:学校会组织老师学习各种教学理论,但在课堂上实践不了。搞理论的教育领导提出的要求脱离教学一线;教师被各种非教学的事情“操控”,比如要应对各种形式上的检查、过党组织生活(中共组织的活动,一般出于巩固意识形态的需要)等,忙于各种形式;又或者制定各种规定来“管制”教师;评职称需要排队,论资排辈。文章对学校存在的这些弊端进行列举,这也是近年来被大多数一线教师所讨厌但是又无力改变的行为。

在中国小学教育中,在提倡素质教育的今天并不能完全做到对学生充分赋能(图源:VCG)

1/1

在中国中小学的语文、历史等教材中,体现着明显的意识形态色彩(图源:新华社)

2/2

中国高校的思想政治教育也有愈渐加强的趋势(图源:VCG)

3/3
上一张下一张

基于对中国教育存在的上述几方面的失望,这名教师表示要到芬兰寻找理想的教育国。在芬兰,该教师提出一个看起来是悖论的现象“少即是多”:学校花很少的时间在学习上,成绩却名列前茅,老师没有考核与评比的推动,教师和学生的自主性却都很高。

在中国和芬兰的教育中,是什么导致了这种事倍功半和事半功倍的效果?主要问题出在哪里?

正如这名教师谈到的中国教育体制问题,他认为这是最关键的,这也与中国目前教育界存在的一些反思相吻合。中国现阶段正处于教育转型的节点,与芬兰的教育差距在于,两国教育目前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

芬兰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经济起飞后开始进行颠覆性的教育改革,并开始践行从“管控”到“成全”的路径,让教师舒展充分发挥学生的自主性成为教学关键。这或许可以为中国的教育转型提供一种可能的路径。

与中国目前情况相似的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之前的芬兰,管制思维也比较严重,不管是从教学内容还是行政管理标准而言,在教育的最终端教师同样是知识的传递机器。但是在2001年的第一届PISA(OECD针对发达国家中学生的测评)中,芬兰的教育让世界赞叹,芬兰教师也成为全球最具幸福感的教师。

芬兰教育实现这样的跨越,大概分了三个阶段:七十年代成全教师;八十年代做“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九十年代开始培养多元创新人才,做个性化教学。同时对教师的选拔采取非常严格的机制,全芬兰只有前10%的毕业生,才能成为师范生,一个国家的精英群体,愿意投身于教育事业,人力资本成为芬兰高品质教育的核心。 

在对芬兰的教育进行上述较为详细的梳理后,中国教育目前存在的问题一目了然。

中国的教育中,孩子一直是被动接受的对象。而如何定义孩子,从孩子作为主体性,还是教师的教学作为主体性,对主体性的区分,实际从根本上决定着是否能给学生充分赋权,是否能够培养真正意义上独立的个体。

再者,就是“学什么”,也就是课堂内容。芬兰对于“学什么”是这样定义的:它不局限于储存知识,更要通过学习的过程习得独立生活的能力、沟通能力以及建立优秀品格和价值观。客观地讲,中国近些年也越来越重视对学生综合素质的培养,不再局限于书本知识,也并不乏优秀的教育理念,但从国家层面如何落实、教育政策如何支持自上而下的推进等,并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
 
目前在中国,可以看到,从幼儿园、小学中学到大学,似乎都有一种愈演愈烈的官僚心态。如果说幼儿园的“官僚”主要体现在微信家长群的话,小学已经体现到小学生个体身上,为了做一个班干部,会对同学进行贿赂、家长利用自身的关系为孩子助力等,而大学的学生会等俨然成为井然有序的官僚机构,成为一个校园里的不言而喻的从上到下的权利场所。

又或者进行意识形态强化的教育等,这集中是表现在语文、历史和政治等人文社科类的课堂上,人文素养一定程度上让位于政治正确;客观地讲,中国的教师只是中国教育体制的一环。在这个意义上,每个教师都是这个教育体制的受害者,即便是试图进行创新教学的一些老师。另一些对时局有不同看法的老师,被简单称为异见派,在课堂上的言论亦变得小心翼翼,或者动辄会被以打小报告的形式加上“政治正确”的错误,这在中国舆论环境日趋收紧的今天,表现尤甚。

一些老师,甚至会在一些场合如“惊弓之鸟”;此番景象,与中国进入新时代的画面时有不和谐之处;而在经济高速发展,改革开放已经四十年的今天,中国的各方面都面临迫切的转型,教育亦在之列;是否对原有的教育体制,进行颠覆性的改革,从而把培养学生独立思想的权力交予教师、对学生充分赋能,是衡量中国的现代化程度或者在走向现代化的路上,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教育的作用,不言而喻,而这不仅关系到中国的自主创新精神,连同公民社会的觉醒,真正迈向现代文明,都是举足轻重的一环。

颠覆性的教育改革,实为社会所期盼。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