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家: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天生免疫艾滋病

+

A

-

11月26日,南方科技大学的科学家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

如果这一消息属实,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也意味着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

  • 中国政府并未把“基因编辑”技术视为学术禁区,宽松的研究环境让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能够顺利诞生在中国(图源:VCG)
  • 中国官员认为中国艾滋病感染率突然暴增是“正常现象”,因为扩大了检验范围,一些从前并未发现的病例终见天日(图源:VCG)

艾滋染病率居高不下 中国怎么了

“中国艾滋病的全人群感染率约为9.0/万,与其它国家相比,我国艾滋病疫情处于低流行水平,性传播是主要传播途径。”早前,中国国家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疾控局副局长王斌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到2018年底,中国存活艾滋病感染者预计约125万。

“数量呈暴增态势和大量非洲留学生来华脱不开干系。”一位知名时评人据此撰写评论,还声称,感染者人数增加和2010年中国取消对患有艾滋病、性病、麻风病的外国人入境限制有关。

在卫健委的新闻发布会上,中疾控艾防中心主任韩孟杰否认了这一因果联系。“允许感染者入境,这是140多个国家的通行做法”。韩说:“随着我国对外交往不断深入,入境人数不断增加,我们也发现,报告的感染者数量随之增加。”

实际上,2017年,中国共有100例留学生感染艾滋病,仅占当年发现外籍感染者的4.6%。

中疾控的调查发现,青年学生对艾滋病知识的知晓率很高,但对于疾病的防护意识较差。“有过性经历的学生,安全套使用率不足40%”。韩孟杰说,青年学生处于性活跃期,容易受外界影响发生不安全的性行为,存在感染风险。

老年人群防控形势更是不容乐观。中疾控统计发现,60岁以上男性人群感染的病例数增加明显,从2012年的8,391例上升到2017年的近2万例。

2017年底,中国国内报告现存活感染者75.9万例,而2018年底这一数据已飙升逾60%。“不光要看这些数据,还要进一步分析这些数据是怎么产生的,有什么含义”。中疾控流行病学首席专家、研究员吴尊友说。他解释,中国对艾滋病的检测人次数,从2012年的1亿上升到2017年的2亿,“扩大检测,是国内感染者数量增加的最主要原因”。

“转基因婴儿”是人类的未来吗

近年来, 科学家们发现了一种相对简单的基因编辑方法, 即控制人体的DNA链。这种名为Crispr-Cas9的工具使其能够在DNA上进行操作, 使得所需的基因或导致疾病的基因失效。中国目前命令禁止克隆人, 但对于基因编辑这一新技术没有具体规定。

直到最近才在成年人身上尝试通过基因编辑治疗致命疾病, 这些治疗仅限于成熟个体。编辑精子、卵子或胚胎是不同的,因为这些变化是可以遗传的。在美国, 除了实验室研究外, 都是不被允许进行这类操作的。而欧盟则把这类技术称为“转基因”的一种。中国目前命令禁止克隆人, 但对于基因编辑这一新技术没有具体规定。

那么,面对中国居高不下的艾滋病染病率,科学家开始尝试研究“从源头上杜绝染病”的人类基因。

贺建奎曾在美国莱斯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学习, 之后返回了中国, 在深圳的中国南方科技大学开设实验室, 在深圳还有两家遗传基因公司。早些时候,贺建奎在接受美联社的采访时透露了这一消息。他对美联社说: "我感到一种强烈的责任, 这不仅仅是先例, 也是以身作则, 社会将决定下一步是允许还是禁止这样的科学"。

贺建奎说, 他在实验室里做了几年的小鼠、猴子和人类胚胎的编辑工作, 并申请了专利。他选择尝试对艾滋病病毒进行胚胎基因编辑, 因为这些感染在中国是个大问题。他试图使一种名为“CCR5”的基因失去功能——CCR5是白细胞上的一种蛋白,也是HIV入侵机体细胞的主要辅助受体之一。CCR5缺失的个体拥有正常的免疫功能和炎症反应,并且对多种病毒感染有显著的抵御能力,所以针对CRR5的基因编辑可以带来理论所阐述的抗病毒效果。

他说, 项目中的所有男性都感染了艾滋病病毒, 所有的女性都没有, 但基因编辑并不是为了降低传播风险。男性的感染病毒浓度被常规HIV 药物抑制到很低的水平, 而基因编辑这种方法可以防止他们将感染的基因遗传给后代。这为受艾滋病毒影响的夫妇提供了一个机会, 让他们有机会生孩子, 以免后代受到类似命运的影响。

对于这一消息,一些基因编辑学家发表了他们的看法。宾夕法尼亚大学基因编辑专家、遗传学杂志编辑柯兰·穆苏努鲁(Kiran Musunuru)博士批评说, 这项试验是 "不合理……对人类的一种在道德或伦理上都无法辩护的实验"。加州斯克里普斯研究转化研究所所长埃里克·托波尔博士也认为: "这还为时过早。"

然而, 著名的遗传学家, 哈佛大学的乔治·丘奇(George Church)则认为,艾滋病是 "一个重大的、不断增长的公共卫生威胁,"丘奇在谈到编辑艾滋病毒的基因这一目标时说,"我认为这是有一定科学道理的"。

对于该事件的进一步发展,多维新闻也将持续关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