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年轻人性趣衰退 性冷淡风为何吹遍全球

+

A

-
2018-11-23 20:33:04

“无性症候群”,这是日本媒体发明的词,用来形容当下日本年轻人对于亲密关系和性生活的冷淡。如今,这个说法被用在了美国人身上。

有数据表明,美国年轻人开始性行为的年龄在推后。从1991年到2017年,美国高中生有性行为的比例从54% 降到了40%。另外,和之前两代年轻人相比,他们的性伴侣数量也在减少。

这是个让人有点费解的现象,因为按说当下的社会环境似乎在“性”上面的限制在逐渐减少:观念的开放让婚前性行为不再成为禁忌;预防和治疗艾滋病的技术发展、避孕措施得到普及;“勾搭文化”(hookup culture)有了新语境,约会软件Tinder和Grinder这样的约会软件让“约炮”、“一夜情”变得更容易发生;而色情片也越来越多了……性在美国各种语境下都成了再正常不过的行为和表达,但为什么年轻人实际的性生活在逐渐衰退呢?

  • 有学者认为日本正沦为“低欲望社会”,出生率持续下降,从另一个侧面反映日本人对以生育为目的的性行为日益冷淡(图源:VCG)
  • 调查显示,美国年轻人对性越来越冷淡(图源:Reuters)

伴侣关系的变化、性知识普及和性行为的谨慎、焦虑和抑郁……这些似乎都能成为理由,但它们和当下旺盛的性文化结合在一起、投射到每个人身上之后,又都有了具体的原因。

《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试图从五个方面分析这个现象、给出答案。它们分别是个体性行为的发展、亲密关系的发生、约会软件的实际作用、让人不适的性行为,以及最后,欲望消减的其他原因。

个体性行为的新发展主要是指,观看这种色情片往往被年轻人用来舒压和娱乐。尽管它满足人的方式和现实性生活不一样,但是不可否认,它确实可以消解一部分欲望和需求。

色情片的易得还有另一个结果,就是让性行为中对其中情节的有害模仿越来越多。而其中有不少行为会对女性造成疼痛。在这个时代,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对这种性行为提出拒绝——“性学习”成为了必要的事,但是通过色情片这种方式显然带来了不好的后果。

性行为终究还是和稳定的感情关系联系最紧密,但是这件事对于新一代年轻人来说似乎越来越不容易了。从青少年时代开始就是这样。依照一项美国国家青少年纵向研究Add Health的数据,1995年,美国17岁的少年有 66%的男性和74% 的女性在一年半之内有过“特殊浪漫关系”;到了2014年,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这个数字变成了46%。与此同时,一些被视为“进入成年”的活动频率在新一代青少年中也下降了,例如喝酒、打工、单独出去和考驾照。

“学业事业为主,之后再考虑恋爱”成了不少人的想法,同时他们也为自己的社交能力深深焦虑。美国西北大学有一门开设了20年的“婚姻101 (marriage 101)”课,主要是为了教学生更好地应对和处理感情和关系。用代课老师亚历山德拉·索罗门(Alexandra Solomon)的话说,现在这门课更多的是在对抗学生们日益萎缩的感情生活。

索罗门总结说,当初以性开放为噱头的“勾搭文化”现在应该有个更准确的描述,就是“缺乏关系文化(lack-of-relationship culture)”。她的一个学生对这种文化的机制描述是:“因为没有社交能力,所以我们勾搭;因为勾搭,我们缺乏社交能力。”

类似“Tinder”这样的约会软件的出现似乎让人们觉得恋爱、或者发生性行为成了更容易的事情。但事实上,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有效。另外,当人们对它感到失望、转而尝试在现实生活中认识伴侣时,又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依照2017年11月数据分析公司YouGov的数据,18到29岁的美国人有17% 认为男性邀请女性喝东西“一定是”或“经常是”性骚扰,而在年龄更大的群体中,这个比例小一些。

性生活的情况与日常生活状态的关系是紧密的,生活中涌现的各式焦虑成为了欲望衰减的源头——这几乎是一个全球性的现象。

其中一个重要的焦虑是对自己身体的不满意。“千禧一代是不喜欢裸露的一代”,与伴侣同居的卧室都出现了更衣室的设计,集体洗澡好像变成了上一个时代的事情。这与注重隐私当然是相关的,但是更重要的是,人们更在意自己裸露的时候看上去是什么样的。有越来越多的研究证明,社交网络和媒体产品的使用是和这种焦虑直接相关的:例如电影演员的身材就成为了人们焦虑和自卑的来源之一。

日常生活中的细节也在影响人们的性生活。睡眠质量就是一个重要的因素,有额外睡眠时间的人被证明有更高几率的性行为。除此以外,工作和学业的压力也是重要因素。

西方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性解放运动,使得性爱比较成功地脱离了生育目的。

而生育是劳动力和消费者的再生产,也是国家调控人口,管理经济增长,维系资本主义系统运转的重要一环。这是各国鼓励生育根本原因之一,也是嬉皮士们说“越做爱,越革命”的原因之一,因为性爱本身变成了一种与资本主义无涉的纯粹欢愉体验,这当然是革命性的。

技术革命的更迭,使得性也被纳入了资本运转的体系。性产业越做越大,它不仅“制定”了性欢愉的标准,还通过大众媒体源源不断地生产着过剩的性欲,然后把大家的性能量消费都锁定在自己的产品之中,创造巨额利润。加之原子化的个人社会、忙碌的工作……传统的性生活减少了。但是,这一切与国家对生育的需求背道而驰。那么,要怎么去营造一个对性爱友好、又鼓励生育的环境?

可以预见,这是一个应被继续讨论下去的设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