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奖是一扇窗:大陆人赴台看“中国禁片”

+

A

-
2018-11-16 10:51:10

在四部入围金马奖最佳影片的大陆电影里,《大象席地而坐》显得格外耀眼——这部电影不仅有机会和张艺谋的《影》一较高下,还入围最佳男主角、最佳新导演、最佳改编剧本、最佳摄影和最佳原创电影音乐等5个奖项,虽然称不上“大热门”,但作为一部中小型制作的影片,能赢得台湾电影人的普遍认可,堪称近些年少有的“奇观”。

  • 曾质疑第51届金马奖“不公正”的中国影星巩俐(右),今年也被邀请担任评委(多维记者:洪嘉徽/摄)
  • 本届金马奖入围者中,中国大陆影片和影人所占比例略多(图源:VCG)

相较之下,该片在其“原产地”——中国大陆则有些“碍眼”。它在年初曾引发中国互联网上的小范围讨论,有报道称,这部长达近4小时的电影被它的投资人认为“不符合市场逻辑”,导演胡波也因此患上抑郁症,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在很多电影人看来,这本该是一个“机会”。更何况,《大象席地而坐》是中国电影界难得的佳作。

遗憾的是,该片一直没能在中国公映,有种传言说,因题材关系,电影被禁。

题材未必是《大象席地而坐》无法在大陆上映的主因——虽然中国大陆的电影审查制度一直是被电影行业诟病的“缺点”,他们称审查制度限制了中国电影。但有一种说法是,中国的审查制度已放宽,往日被封杀的导演们也开始了事业的第二春。导演贾樟柯的《江湖儿女》曾一度被传封杀,但就在不久前,这部电影如期地出现在中国各地的电影院里。

即便如此,在中国,仍有不少电影或纪录片不能“合法”上映,大部分是因为“题材”。面对无法改变的现实,很多人开始“用脚投票”,选择出境一睹究竟。最经济的做法是,前往香港或者台湾——不仅是因为两地有着相对宽松的审查制度,还有可能是“贪图”那些舒适和安宁的观影环境。

前文提到的《大象席地而坐》在香港国际电影节有过点映,而在台湾也有展映,除了当地的观众外,一些大陆年轻人也因为那场网上的讨论慕名而至。

这种现象并不少见。

2016年,在中国大陆禁播的纪录片《流氓燕》在台湾公映,一些中国网民为了支持该片赴台观影。《流氓燕》由纪录片导演王男栿拍摄剪辑,该片在2013年启动,其主角“流氓燕”真名为叶海燕,自称是一名“女权主义者”,曾为倡导女性性工作者权利而提供免费性服务,引起世界各地媒体的报道。《流氓燕》记述了叶海燕和几名以女性为主的活动人士,抗议中国司法部门对一名被控性侵六名女学生的男子判刑过轻的整个过程。影片展现了一些悬而未决的问题,也因此被认为有抹黑之嫌遭“封杀”。

一些影片无缘大陆却能在台湾登录,仿佛已不是什么“新闻”。值得注意的是,对待禁片,中国政府也非一封到底。一些早年被视为禁片的影视作品近年被逐渐解禁。比如由由台湾岛内影人制作的反映抗日战争的历史记录片《一寸山河一寸血》就在两年前成功登陆中国最大的电视台——中央电视台。虽然该片在引进之时有所删减,但其真实的历史还原度还是让大陆观众颇感震撼。

“禁片”有时候如“潘多拉之盒”般具有着难言的吸引力,它们被禁总“事出有因”。“物理隔绝”难以避免,但“地理隔绝”却制造了机会,让那些碍于被禁的观众亲身判别“该不该禁”。

金马奖是一扇窗,使全世界华人在互联网日益开放的今天能够身临其境地感受影视艺术的根本之美:真实。

不过,“禁片”也有可能是一种嘘头。网络放大了真实世界里任何一件琐事的观点与角度,人们越来越多地发现,“真实比剧情更狗血”,艺术创作反而成了“无病呻吟”般造作——当“不能说的秘密”越来越少时,还有什么“可禁”的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