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三峡工程又现痛点 解决方案仍存争议

+

A

-
2018-11-11 21:33:50

长江被视为中国人的母亲河之一,它是中华文化的摇篮,也是众多野生动物赖以生存的住所。中华鲟就是其中一种。但随着长江诸多水利设施的建立,野生中华鲟的生存环境已今不如昔。最新的研究指出,如果不对长江环境作出改变,野生中华鲟可能10年以后就会消失。

英国博物学家伊莎贝拉·伯德(Isabella Bird)在她1899年长江考察的记载中,描述了距离荆州港口不远的渔民经常打捞到中华鲟。

但一切已不复存在。

  • 三峡工程被誉为“世纪工程”,但有关这项工程的争议一直持续至今(图源:VCG)
  • 中华鲟正处在灭绝的边缘,如何改变它的生存处境还未有定论(图源:VCG)

日益严重的水源污染、人们对各种鱼类过度捕捞和长江大坝之间水域环境的变化,让这个存在于长江流域长达1.4亿年的物种频临灭绝。

水温上升是中华鲟走向灭亡的致命因素。在有限的产卵窗口期,中华鲟常因水温不适而无法繁殖。引发这个问题的“元凶”正是那些被称为造福人类子孙的水利工程。中国水利水电研究院教授黄真理近日在国际学术期刊《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撰文称,那些巨型大坝不仅阻隔了中华鲟的原有通道——它无法像亿万年前那样在固定水域产卵,还导致了长江流域的水温升高,中华鲟产卵时间因此延迟,而繁殖期也由原来的数周变成了仅有的13天。

该文还提到,在1981年葛洲坝建成之前,长江中的中华鲟数量稳定在1,700余尾,但是到2015年则仅余约156尾,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在2010年将其收录为极危物种。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

中国政府并非无所作为。事实上,野生中华鲟的保护工作,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至今一直没有停止,人工繁殖放流是主要方法。雌性中华鲟正常繁殖的情况下,每次能产约64万个卵,但是,其中成活并能够回到长江的中华鲟仅为7尾或8尾。通过人工繁殖可以降低死亡率,提高存活率。

但这种保育措施被某些人视为“杀鸡取卵”。而黄真理指出,挽救中华鲟最好的办法是降低水温。 但降低水温并非易事。“大坝的综合效益是毋庸置疑的,不可能将大坝拆掉”。黄真理说,“我们提出了建设性的应对措施。当前最重要的是需要正视问题,商讨研究具体解决方案”。

不过,在官方未作回复之前,黄真理对方案“无可奉告”。他一再向官方强调,现在是决定野生中华鲟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如果无法尽早采取有效措施,那么它将在这代中国人的生活中永远消失。

中华鲟并不是第一种因水利工程而灭绝的物种——12年前,一种被认为是只存在于长江流域的大型鱼类:白鳍豚被国际期刊《皇家协会生物信笺》宣告灭绝。这是一种极爱群居的淡水鱼,但随着2002年最后一只白暨豚死于饲养场之后,人们再也没见过它们。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