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做老人? 被中国养老问题掩盖的农村老年人危机

+

A

-
今日话题

台湾导演李安在进入好莱坞之前创作有“家庭三部曲”(《推手》(1991)、《喜宴》(1993)和《饮食男女》(1994)),又称“父亲三部曲”,贯穿于三部影片的主题是父亲孤寂的背影与离开。子女成年以后,需要独立的生活空间,不再是几代人共处一室,影片中透出的悲凉,直指社会中存在的老年危机。

三部曲背后反映的是家庭问题,也是老年问题,从中可以看出养老、物质与精神等方面的种种冲突。目前在中国大陆的养老也面临着这样一些问题,甚至可以说在关键性的问题上已面临严峻挑战,进入一个困难的局面。不管城市还是乡村,当老龄化成为既定的事实,家庭照料却难以为继,这在中国养儿防老的观念下,显得更为严峻。

2018年10月份,大陆清华大学老龄社会研究中心与经济管理学院中国保险与风险管理研究中心,联合腾讯金融科技智库发布《国人养老准备报告》。报告分析了中国老龄化的进程与特点、养老现状等,并提出一些建议。

报告也对城市已退休者的养老生活进行了调查。在已退休者对养老生活的评价上,整体对养老生活保持乐观预期,但对养老生活的评价结果并不乐观 。

老年人危机并不单指养老问题,背后还隐藏着更为复杂的社会问题(图源:VCG)

在城市养老问题上,中国民政部门筹办的公立养老院数量很少,虽然收费低,但是与庞大的养老需求相比,仍然难以满足;市场化的养老院,则普遍收费较高,在经营方面也存在着一定的问题。

而在农村,情况更为复杂。低额的养老金并不能满足养老的需求。随着年龄的增长,在家庭中逐渐退出参与生产,很难再继续产生经济效应,并不像城市退休老人一样有退休收入;养老的另一部分,不可避免地落在子女身上。由此,衍生出一些家庭之间的矛盾。在这个意义上讲,老年问题,尤其是农村的老年问题,并不只是养老问题,其背后隐藏着更复杂的多面向的问题。

有学者分析认为,这是在中国面临大的变革,农村现代化进程中不可避免的现象,是必然要面临的痛楚。中国学者李永萍在其《老年人危机与家庭秩序——家庭转型中的资源、政治与伦理》就谈到农村老年人的这一问题。

关于老年人背后的种种尴尬,她认为,“学会做老人”反映了中国现代性进村背景下老年人的基本处境:老年状态不再是一种自然和坦然的状态,相反,现代性进村的过程也是老年人持续、主动但又颇有些无奈地塑造自身的过程。

当前农村老年人危机具有特定的时代意涵。中国目前正处于大变局之中,面对现代性带来的流动、分化、发展与风险,农民家庭面临生产模式的改进,并进行调整与适应;农民进城务工便是其中的一条路径,为城市化进行着家庭范围内的原始积累,但同时也为农村老年人危机的孕育和生成提供了基础。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自古以来,中国深受儒家传统思想的影响, 强调孝道与天伦之乐等,“老了”不仅就意味着思想和身体的过时,也意味着父辈可以坐享天伦之乐。一个吊诡的现象是,在物质普遍匮乏的时期老年人在物质上虽难以达到丰盈的状态,但其在心理上是坦然的;然而,近些年随着物质生活的不断改善,子辈在整个社会通往现代化的进程中的脚步远远快于父辈的速度,代际之间的隔阂,与父辈对子辈产生的拖累之感以及本身跟不上时代的脚步等,却在不同程度上加剧了老年人的焦虑。

由此,父辈,或者说老年人,在家庭权力结构中逐渐转向边缘地位,价值上也开始产生依附性,心理上的落差与现实难以调适;因此,将农村老年人的问题简单与养老问题划等号,显然是失之偏颇,至少是不够全面的。

“老年人危机”的根源不在于“养”的缺位,而是现代性走进农村背景下农民家庭转型带来的次生却不可以忽视的问题:现代性的力量进入农民家庭内部,重塑了代际互动的模式和父代老化的路径。

如果脱离了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便很难深刻洞察当前农村老年人的危机;尤其是在目前养老等社会保障体系并不完善的情况下,如何解决养老以及背后掩盖的一系列问题,至少不被遮蔽,对农村社会的稳定来讲,也是整个链条中不能缺失的一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