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煌与“丑陋” 中国高铁符号化背后的双重面向

+

A

-
2018-11-02 14:24:55
 
中国高铁近段时间在互联网属高频词。不管是此前广深港高铁香港段正式开通运营,首次将香港连入中国高铁网,还是中国内地发生的霸座事件、男子疑似猥亵女童等,都将中国高铁不断推进海内外舆论的视线。

时间最近的便是近日在高铁上发生的一男子疑似对一名五六岁的女童做出猥亵动作。一系列事件发生后,围绕高铁展开的各种讨论也不断见诸于媒体。在高铁已成为中国国家形象的一张名片时,被认为背后也隐藏着其他一些社会问题。

中国高速铁路是目前全世界最大规模的高速铁路网,新的高铁路线仍在持续兴建中。中国自输入外国技术后,经过技术国产化,现在已经进行技术输出。2013年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上台后的10月起,他开始分别向泰国、澳大利亚、中东欧、非洲、英国、美国等地推销过中国高铁技术,被媒体形象地称为“超级推销员”。高铁也由此成为中国的一张名片。

中国高铁近些年发展迅速,并向海外进行技术输出(图源:VCG)

而因为人口众多流动频繁,随着高铁的迅速发展,大众的生活和工作方式也发生重大变化。在促进沿路地区的经济发展,中国进一步迈向“高铁社会”,铁路运输能力的提升,使得中国经济生产力和长期竞争力也不断提高。

不过在这一系列成就背后,近段时间数次发生的霸座等事件,高铁也被认为是展现中国国民素质和国民性的一个场所:霸座等现象表明中国人的素质普遍较低。这样的声音出现后,反对声也随之而来。

反对的一方认为,民众和媒体关注公共场所的不良现象是应该的,也是值得肯定的;但在这种关注中,将霸座等上升为中国人的普遍素质,是不正确的。并将之归咎于媒体的“议题设置”是低端跟风蹭热点。

客观地讲,将高铁上发生的这种现象,简单地归为整个国民素质的低下,的确有失偏颇。在这个问题上,犯了以个体取代全体的错误;但是另一方面,这些现象的发生也确实说明素质需要提升,从而带动全体国民素质的提高。

中国近代文学家和思想家鲁迅曾说:“揭出病痛,引起疗救的注意”。用在此处,结合目前的一些舆论,也可以认为是“以偏概全”背后的警醒作用。

国民素质,随着时代发展而提高,古今中外几乎所有的国家民族,素质的改变提高也基本都遵循了这样的路径。

中国社会学家费孝通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谈到美国人的性格时,曾分析了科技发展在其中的作用,并用飞机场做了一点说明。他说,“我们看到的飞机场不过是美国整个大社会的缩影。高速活动的无数可变因素组织配合起来完成多项关联的任务,是当前像美国那样现代社会的特点。由于电子系统的精益求精,大众活动的速度和工作效率都不断提高,而且把越来越多的人组织进了相互配合的关系中去,他们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密切”。这种现代的大社会和人类早期的简单社会一对比,特点更容易明了。

中国高铁目前发展背后隐含的种种社会现象,也有共通性。现在看到的高铁也是中国整个大社会的缩影,高速活动的无数可变因素组织配合起来完成多项关联的任务,是当前中国社会的特点。将种种现象与国民性约略划等号时,是不是也应该思考一下,“国民性”,有时候,展现的会不会是一种假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