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次于水 人类从自然界获取的第二大资源陷入危机

+

A

-
2018-10-31 06:47:23

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历史记住了武昌起义打响第一枪的熊秉坤,却没有人记得是谁打响的第二枪。在人类从自然界获取的自然资源中,水毫不意外地位居第一,那么人类从自然界中获取的第二大资源是什么呢?

是年产量超过20亿吨的铁矿石,还是年产量超过40亿吨的石油,还是2017年产量高达77.3亿吨的煤炭?都不是,正确答案是一个人们再熟悉不过却很难将其与人类从自然界获取的第二大资源联系在一起的物质——沙子。

据媒体报道,2017年全球开采的沙子超过400亿吨,产值高达700亿美元。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就有4家美国采沙业上市公司,并且都被评级机构看好,给予了“买入”的评价。然而,面对人类不断增长的沙子需求,世界沙子面临短缺的危险,尤其是至今仍在基建之路上狂奔的中国。

填海造陆是砂石的一大用处之一,1平方公里面积需要3,750万立方米沙子。图为中国“一带一路”马来西亚皇京港填海造陆项目(图源:新华社)

沙子作为一种自然资源,除了最常见的用于建筑业,也能用于玻璃制造、半导体等行业。普通沙子的主要成分是二氧化硅,通过加工成为单晶硅、多晶硅等原材料,进而制成太阳能薄膜、半导体晶圆等,从而身价百倍。

不过,沙子最大的用处还在于建筑业。自1960年以来,东南亚岛国新加坡通过填海使陆地面积从581.5平方公里扩大到721.5平方公里,而每填海造陆1平方公里需要使用高达3,750万立方米的沙子,按照常用的每立方米1.25吨的比重计算达4,688万吨。按照现在的价格计算,每平方公里填海造陆仅沙子一项花费就高达8,200万美元。

在建筑业中,沙子最大的用处在于混凝土。据美国地质调查局估计,2012年约有260亿吨沙子用于混泥土制造,相比1994年的110亿吨增长迅猛。而据联合国《世界城市化展望》报告披露,1990年世界人口超过一千万的超级城市只有10个,目前已经达到28个,到2030年将达到41个,随着巨量人口的城市化,建筑业对沙子的需求将会暴涨。

一个显著的例子即是中国。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城市化不断加速,到2017年中国城市化率已经达到58.52%,与之相伴的是作为混凝土两大材料之一的水泥,中国产量长期位居世界第一,并且比其他国家的总和还要多。水泥产量如此,作为混泥土另一大材料的沙子,中国的产量与消耗量之惊人可以想见。美国地质调查局就宣称,中国2011年至2013年消耗的混凝土比美国整个20世纪还多。在这样的高消耗下,一些国家沙子面临枯竭的危险,如越南预计将在2020年耗尽沙子资源。

对沙子的巨大需求所造成的暴利,不仅仅产生了沙子供应危机,更催生了种种社会问题。沙子的来源,通常可以分为河沙、海沙以及沙土,过量的开采使河道、海滩、土地千疮百孔,严重破坏了生态环境,当洪水来临时甚至有决堤的危险。

更严重的是,由于沙子本身的价值并不高,不适宜长途运输,大多本地产销,极易形成区域性垄断乃至进而发展为黑社会暴力集团影响社会秩序,中国近年来抓捕的很多黑社会团伙就涉及当地沙石市场,如涉及周永康案的四川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就涉及利用黑社会垄断当地建筑沙石市场。香港民众反对“明日大屿”填海造陆计划理由之一,也是香港沙石市场为少数人垄断,人为抬高价格,填海造陆只会便宜这些人。

当然,可能也有人“机智地”指出,沙漠里不是有取之不尽的沙子,还能变废为宝治理荒漠,两全其美。然而,沙漠中的沙子经过成千年上万年的磨砺,几乎成粉末状,其颗粒大小远小于建筑业的要求,是不能使用的。

总而言之,在巨量的沙子需求与产量的瓶颈之间,在生态效益与经济价值之间,各国政府需要作出抉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