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艾滋病人数暴增 非洲留学生为何被指是主因

+

A

-
今日话题

2018年中国第五届艾滋病学术大会已经结束一段时间。但最新的数据却令人震惊:截至北京时间2018年6月30日,中国报告现存活艾滋病毒携带者479,991例,艾滋病人340,765人,二者共计820,756人,比2017年同期数据暴增14%。中国的大学校园则成为重灾区。

不过,就在几十年前中国大学校园根本就没有艾滋病的出现。早在2010年4月份的时候,中国宣布取消对患有艾滋病、麻风病等传染性疾病的外国人入境限制,也取消了对艾滋病高发国家易感人群进入中国的疾病筛查,这其中包括入境中国的留学生。此后中国每年新发现的艾滋病病例和感染者就大幅上升。

举两个例子。北京,截止到2017年6月底,北京市接到报告的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病人累计1,244例,分布在北京59所高校;传播途径以男男同性传播为主,比例为86.70%;长沙,截止到2017年4月,长沙市岳麓区疾控中心调查显示长沙有106名学生感染艾滋,高校云集的岳麓地区的艾滋病毒感染者高达603人。

谁才是罪魁祸首?

目前外界分析多认为,高校艾滋病多发与非洲留学生进入中国数量的增加直接相关。根据数据资料,世界上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十几个地区都是非洲,全球超过70%的艾滋病患者和艾滋病毒携带者都集中在非洲国家。而中国是这些国家最大的留学生市场,很多留学生来华前就已经感染上艾滋病毒。

中国每年为这些国家的来华留学生提供每人近10万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35美元)的资助,这些留学生除了日常开销外,还有余款嫖娼甚至滥交中国女孩,有专家根据近几年的数据分析指出,“这些国家留学生的涌入,与中国取消对患有艾滋病外国人入境的限制,应该是近年来中国新发现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暴增的主要原因。”

随着中非关系的进展,越来越多的非洲留学生来到中国学习。在教育领域,对外办学、招收外国留学生成为中国很多大学的办学目标。中国教育部计划到2020年全年中小学校留学人员达50万人次,高校留学生15万人。随着开放办学的加快,也带来了很多负面因素,高校大学生艾滋病比率上升也与此相关。

非洲是艾滋病高发地,一些来中国留学的黑人留学生加剧了中国高校的艾滋感染(图源:VCG)

纵观近几年媒体的报道与高校曝出的一些事例,有中国女学生和黑人留学生谈恋爱之后发生性行为,感染艾滋病,女学生最终退学回家;武汉两名女大学生,被同一黑人感染艾滋病;2016年浙江高校入境外国留学生HIV感染率较2015年上升4倍;并不断有高校辅导员指责,黑人留学生常在中国高校玩弄大量女学生。

而这些到中国留学的不少留学生在本国时就是艾滋病患者或者是病毒携带者,他们来到中国大学之后,有高校工作人员指出,其中一部分学生会和中国女大学生以谈恋爱的名义交往,随后发生性行为,这样就把艾滋病毒传染给女学生。之前在中国一所高校,媒体有过报道,曾发生两名非洲留学生与三名中国女学生不正当性关系被举报一事,但是校方考虑到男方是非洲留学生,不想将事态扩大,此事后来不了了之。

这样的处理算是助纣为虐。有大学辅导员在互联网上爆料说,非洲留学生私生活混乱。“男性黑人留学生置身校园,如同置身于皇帝的后宫一般,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据我观察,我们班的一个男性黑人留学生平均每月都要换一个中国女大学生女友。”

当然,艾滋病人口暴增同时还有同性之间的传染,与之前主要通过血液传染不同,性,成为最主要的传播途径。

根据中共国家卫计委2015年的数据,中国年度新增15~24岁青年学生艾滋病感染者在相应年度青年感染总人群中的占比已由2008年的5.77%上升至2014年的16.58%。这一数值,已经超过了国际艾滋病10%的“重灾区”认定感染红线值。2018年比2017年又出现暴增的趋势,如果还不能采取足够的措施加以控制,可能会有更多的高校学生成为艾滋病的“囚徒”。

高校成为艾滋病的重灾区,已经成为这几年的事实,并且数据还在上升。而对待黑人留学生的态度问题,以及从大的方面讲,中国对待留学生,尤其是高额奖学金以及“超国民待遇”等问题,近几年争议也都在持续。

尽管留学生引发的次生问题,尤其是黑人留学生在中国高校滥交等,造成高校治理上的困难,但因为涉及中国国家在整体战略层面与非洲国家的关系,黑人留学生的问题短时间内不会被完全解决。中国不管是高校还是政府,依然要面对这方面的问题。

至于如何降低大学生的艾滋病感染率,不仅要继续加强这方面的教育,恐怕还要提高非洲等艾滋病主要感染国家生源的检查等方面;另一方面,不想因为留学生将事情扩大的心态,究竟该如何处理,恐怕校方要出台一个合理的举措,不过,现实层面并不容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梦溪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