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卖业的黑色秘辛 喊价竞标外的那些事儿

+

A

-

2018105日在伦敦苏富比(Sotheby's)拍卖会的当代艺术夜拍(Contemporary Art Evening Auction场次上,英国艺术家班克西(Banksy)的画作《气球女孩(Balloon Girl)》在以104.2万英镑(约137万美元)落槌结标一瞬间,竟在众目睽睽之下滑落,接着缓缓绞成碎片,引起一片哗然。事后班克西出面承认这是他的计划,宣称自己在好几年前就偷偷藏了碎纸机在画框里头。至于得标的买家最后也仍决定买下,并在1314日将画作改名为垃圾桶里的爱(Love Is in the Bin公开展览,吸引大批人潮。尽管苏富比公司声称事前并不知晓班克西的计划,但这出人意料的插曲已为作品本身、作者以及拍卖公司带来更大的热度,不能不说是一次非常成功的营销。

伦敦苏富比拍卖会上的画作“气球女孩”在落槌瞬间开始自毁(图源:Getty)

拍卖业提供的拍卖品,从常见的文物珍玩、绘画家具,到稀有的化石、名人用过的衣物烟斗、甚至头发和卫生纸等,包罗万象,可说是历史、时尚与诡秘气息兼具,故拍卖业者也往往给外界带来神秘又光鲜的形象。而专业又严谨的拍卖公司,如苏富比、佳士得(Christie's)、保利、嘉德等,不仅可靠着自身长期积累的声誉吸引众多卖家和买家,其编纂的拍卖型录更能反映拍卖品的流行走向与价格涨跌,是艺术投资者重要的参考指南。

但除了这些知名的大型拍卖公司外,其实市场上还有许多规模较小又素质参差
不齐的业者存在。这类业者通常囿于资金、专业人才与知名度的不足,较难吸引到卖家愿意托售珍稀的藏品,但缺乏有价值或卖点的拍卖品,将更难吸引到顾客前来竞标,形成恶性循环,最后可能影响业者的经营。比如2017年台湾景熏楼公司的春季拍卖会,遭媒体报导可能是天候不佳或拍品不吸引人的缘故,当天竟仅有56位民众参与竞标,导致拍卖官不得不两度宣告延后的窘况。

因此为了生存下去,某部分拍卖业者在征件时,会抱持宁滥勿缺的心态,并未严格地邀请拍卖官或专家审视真伪,或是浮报价格,如台湾某业者曾在检查卖家委托的金铜器时,直接在合同上注明其为18世纪制品,完全未经过学者或仪器的测定,更缺乏证明书以证其真假。另还有把合同上写为由乾隆皇帝御赐给达赖喇嘛宝剑,乍看之下彷佛是兼有文物与艺术价值的稀世奇珍,但乾隆在位期间的达赖喇嘛分别为七世和八世,究竟是哪一位持有呢?为宝剑撰写文案的职员,困惑地询问签约征件的老板,没想到老板不耐烦地直称那把剑其实根本不珍贵,登时令职员傻眼,最后宝剑也仅以不到3,000美元的价格起拍,名称更是仅写清乾隆皇帝御赐达赖喇嘛古剑。至于是真是假,看官心底自然有数。

甚至,还有业者在明知是赝品却仍上拍的情事,严重欺瞒卖家和扰乱市场。如2017年遭上海市公安局破获、受害者近万的金堂拍卖公司,还有20181贵州破获的书画造假集团,都是极恶劣的造假犯罪案例,后者甚至以伪造的李可染画作《井冈山主峰图》成功进入2013年的北京匡时十周年春拍场,并以1,800万人民币(约290万美元)成交,沉重打击了市场信心。

电话竞标亦是拍卖的一种形式(图源:Getty)

而竞标方式,通常有现场竞标、书面竞标、电话竞标、网络竞标、委任竞标等形式,未必需要买家亲自到场,故又给了部分业者操作的空间。比方拍卖公司有时会在电话竞标席上 ,安排工作人员假装接听投标的来电,以营造拍卖品颇有人气的假象,藉此刺激现场买家出手。还有业者会在现场买家埋伏几个“托,不时举牌加价,使欲得标者不得不继续跟进抢标,最后顺利炒高成交金额。但此法若未运用得当,偶尔也会发生闻之莞尔的失误。根据某位台湾拍卖公司的前职员透露,她曾受命替某幅画作举牌加价,结果现场有名买家与她举牌时机太接近,拍卖官竟判定是她得标而落槌,使原先以为大赚一笔的老板登时脸垮了下来,颇教人哭笑不得。

还有拍卖品的运输,通常可委托专门运输艺术品的公司进行,彼等会根据不同尺寸、重量、材质的作品,着手不同形式但滴水不漏的包装和防护,从最简单的气泡布、填充物,乃至内置箱、外置箱等多层包装,都有严密的要求。世界顶级的博物馆在运送藏品时,甚至会在内置与外置箱中放入仪表纪录温湿度,并另委请保全或警力护送,开箱时也需要馆方人员在场监看,若曾出境过,还会有海关官员前来搜查是否有夹带私货。谨慎的拍卖公司还会在运输前后拍照记录拍卖品的各个角度,以检视是否有受到损伤。

不过若碰上企图省钱又缺乏专业人力的拍卖公司,这些环节几乎俱是付之阙如,不仅不注重拍卖品的储存环境是否恒温恒湿,还发生过直接雇用搬家公司运送的情事,增加拍卖品受损的风险。例如台湾某拍卖业者在运送一件名为霸王龙的雕塑作品时,仅使用多层气泡布和瓦楞纸箱打包,并由普通的运输业者驾着小货车搬运。最后得标者发现上头竟有微小的伤痕,使该业者又不得不取回作品另行花钱修复,徒然伤财又费时,并伤害公司的形象。

若撇除这些不专业的做法与不正派的公司,拍卖业其实仍有许多有趣的地方,无论是苦心竞标的收藏家、转手熟练的投资者,抑或打算投入从业的艺术人才,都可在此接触和熟悉不同领域的艺术品,学习远远超出教科书外的知识,同时还能观察各国各界的同业与买家,增进交际的手腕。即使对这些毫无头绪,也不妨偶尔去拍卖会转悠转悠,观察一下拍卖业者的布展、文案、运输或竞标,思索艺术品价值以外的事儿,都会是饶富兴味的过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