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杀不断 中共期待的“完美舆论场”到底什么样

+

A

-

近期,因中国中央电视台的一档教育节目中出现大量被指“女性化”的男明星,舆论场中掀起了一阵声势不小的“反娘炮”风波。随后有微博用户披露,央视拟出台新规,全面禁用“娘炮艺人”,但因“娘炮”概念含糊不清,许多被称为“小鲜肉”的年轻男艺人也在禁用名单中。

该消息还未得到央视官方证实,但爆料网友“娱乐大咖阿汤哥”指,原定在央视中秋晚会中演出的偶像男团NINE PERCENT已被剔出名单之外。此事在舆论场引发了新的讨论。

“一有争议,就全面封杀”,对于传闻中的“限娘令”,不少网友留言表示难以认同,并批评管理者思维单一、手法野蛮。

随着“反娘炮”风波的持续,中国央视据传将封杀“小鲜肉”,偶像男团NINE PERCENT据说已被剔出晚会演出名单(图源:@NINE PERCENT官方微博)

关于中国网友所指的“娘炮”,其实并没有一个确切的定义,究竟是因为衣着,还是行为,或者心理和精神层面的表现,也没有公认的说法。但这种含混的状态,并不妨碍不同的人以自己的理解方式加以运用,并表达自己的好恶。其结果,社会舆论中充斥着对“娘炮”的声讨,甚至出现“少年娘,则国娘”的批判口号。

但如果认真思考人们所说的“娘炮”到底指什么,或许会发现,其中不仅是对一些行为举止“女性化”的男性的污名,也在根本上对女性群体进行了侮辱。因为在那些“反娘炮”的人看来,男性举止“女性化”,就是“不正常”。但他们并没有意识到,所谓二元化的性别区分,本身是历史建构的结果。把男性女性化与“不正常”挂勾,等于是对多元性别权利的打压,强行保持男女性别和权利的区隔。

这种基于父权社会结构和文化意识而对女性及边缘化性别群体的轻蔑,竟然得到一众党媒的认同,甚至拟出台禁令对这些道德和行为上“并无过失”的群体进行封杀,其做法的合理性实在难以证成。

近年来,从相亲类娱乐节目、抗日题材电视剧,到被指涉“台独”、“港独”的艺人,嘻哈歌手,再到如今的“娘炮艺人”、“小鲜肉”,均遭到过中国有关部门的封禁。随着信息审核制度的合法化,中国行政管理部门对出版、娱乐、文化等各行各业的管控日益频繁,打击面也越来越大。

可是,上述这些被贴上“低俗”、“传递负能量”、“误导青年”、“败坏社会风气”,甚至“破坏国家统一”等标签的社会现象,到底是怎么兴起的?它们存在的社会土壤和人性基础是什么?这些问题管理部门恐怕并未深入思考过。

更重要的是,在对待这些自身缺乏了解的现象时,管理者的手法却异常单一和强硬。封杀、禁止、删节、下线……这些有行政权力背书,但过于简单粗暴的做法,一再抹杀了现实问题的复杂性,掩盖了真实的矛盾和冲突,暴露出管理者与社会的隔膜。

他们出台的措施,要么仅代表少数人的趣味和道德标准,要么盲目地跟随上级指示和舆论风向,对自己佩戴的有色眼镜习焉不察,无法正视新兴事物和社会边缘人群的利益和价值。其结果,出台的管理措施不仅难以“拨乱反正”,化解社会问题,反而以压制的方式让矛盾继续发酵乃至激化。

但对于这一点,许多管理者并没有自觉,而是以继续滥用职权、扩大封杀范围来掩盖无知,对社会中的不满和异议也充耳不闻。这样的做法也许可以用一句中国古诗来形容:“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极大地增加了社会运行的风险。

这种“一刀切”的思维和管理措施,近年来在中国社会和文化管治中已经趋于“常规化”。一些管理者似乎希望以简单强硬的政治红线和道德律令为标准,建构一个没有争议、没有丑恶的“完美舆论场”。但问题是,这样渗透了官僚色彩的“理想世界”,在现实中是可能存在的吗?

答案恐怕会让一些人失望。历史经验已反复证明,试图建立一个整齐划一的社会纯属空想,而且不可持续。因为从根本上讲,它违背了人性多元和制度不可能完美的客观局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曾奕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