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肉朋友的隐秘含义 加盖政治烙印的中国酒文化

+

A

-
2018-09-05 07:05:02

酒史与人类社会文明史相伴相生,酒的存在,带动了“酒礼”、“酒俗”、“酒经”、“酒令”、“酒名艺术”等文化现象的产生。在中国文化视野中,饮酒早已不仅是一种生活饮食行为,更是一种社会性文化行为,融入到中国人的血脉深处。中国早期酒文化是政治文化的一部分,加盖了政治强制性的烙印,这也是中国酒文化与其他国家酒文化最根本的区别。

杏花村位于中国安徽池州市城西,距今1,300多年历史,晚唐诗人杜牧在此写下过“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的名句。图为2017年杏花村人文风光(图源:VCG)

从东方到西方,酒史几乎与人类社会的文明史相伴相生,酒文化业已延续逾千年历史,早已超越种族、信仰、国别的层面,渗透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潜移默化间演化为一种文化表达。

考古发现和文献资料都显示,在人类所知晓的古老文明中,早期或多或少都进行过酿酒、祝酒或品酒尝试,具体方式则因文化和历史阶段不同而异。因酒而生的“干杯”这个动作的起源,在历史长河的涤荡中已无从确切探知。互碰酒杯防止被下毒说、祭祀助兴说、传递友好说……尽管各国对“干杯”由来的说法不尽相同,但干杯这个行为已然深入到世界各个角落。在西方,古罗马参议院曾通过一项法令,要求所有人每餐必须为奥古斯都大帝干杯;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在名著《威尼斯商人》中也曾形象写到,“我刺伤我的胳膊去为她的健康干杯”。

而放眼亚洲,“干杯”这个词,在中、日、韩三国有着差不多的发音,其中缘由从东亚文化圈与中华文化密切的历史渊源去追溯并不难理解。而干杯的由头,五花八门,宴饮聚会、临行分别、壮志抒怀、落魄愁绪,都可见酒的身影。

透过中国古代书卷的墨香,今人依稀还能看到当年曹操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忧思,李白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雅兴,杜甫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的潇洒,白居易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温暖,苏轼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的胸怀,欧阳修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的豪迈……透过“干杯”,从杯酒释兵权到鸿门宴,又有多少浓墨重彩的大剧曾此起彼伏地上映过。

对酒当歌 且看人生几何

据可查文献记载,地球上最早的酒系落地野果自然发酵而成。酒的出现,与其说是人类的发明,不如说是天工的造化,人们受自然发酵成酒的启示,逐渐发明了人工酿酒。西晋人江统在《酒诰》中曾明确指出,“酒之所兴,肇自上皇……有饭不尽,委余空桑,郁积成味,久蓄气芳。本出于此,不由奇方”,对酒的起源、成因等进行了言简意赅的阐述。

中国甲骨文中早就出现了酒字和与酒有关的醴、尊、酉等字,考古资料表明,酒的出现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中期以前。有研究称,约在六七千年前中国已开始出现人工酿酒。《史记•殷本纪》中有关于纣王“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为长夜之饮”的记载,《诗经》中有“十月获稻、为此春酒”,“为此春酒,以介眉寿”的诗句,《战国策》亦曾载文,“帝女令仪狄造酒,进之于禹”。

大约在公元前2800年至前1800年的龙山文化时期已出现自然发酵的果酒。在罗山蟒张乡天湖晚商羲族墓葬曾出土过一密封良好的青铜卣,作为商朝至西周朝中期使用的仪式酒器,此青铜卣内装古酒,经检测每百毫升内含8.239毫克的甲酸乙酯,并伴有果香气味,被称为或是中国现存最早的酒。1974年在河北平山县战国中山王墓也曾发掘出两壶酒,其中含有乙醇、脂肪、糖等13种成份,距今约2,200多年。

  • 2018年3月航拍下的中国白酒酿造基地——中汾酒城,该酒城占地5,000亩,相当于两个平遥古城;建筑面积达158万平方米,相当于10个北京故宫(图源:VCG)
  • 中汾酒城内所有建筑均按照仿唐、仿宋、仿明清风格打造,园区年产原酒量达6.6万吨,成品酒10万吨。图为工人按传统工艺在造酒(图源:VCG)

从考古发掘来看,在近现代出土的新石器时代陶器制品中已有了专用的酒器。仰韶文化遗址(持续时间大约在公元前5000年至前3000年)中,陶罐、陶杯兼具。经夏、商两代,饮酒器具益发增多。二里头遗址随葬陶器中占比例最大的是酒器,其次才是炊器和食器,酒在夏朝人生活中的地位可见一斑。而商殷出土文物中,青铜酒器占有极大比重,更是佐证了当时饮酒风气之盛。

商代,利用谷物糖化再酒化的酿酒技术已很普遍。先秦时期,已出现由谷物或其副产品培养出发酵活性微生物或其酶类的“曲”的直接酿酒法,这亦使得中国成为世界上最早用“曲”酿酒的国家。汉代以后,制曲技术发展,随着曲的种类增多,酒的品种也便益发丰富起来。唐宋时期,制曲、酿造技术在理论上和工艺上都有了很大突破,并出现了继《齐民要术》之后最有价值的酿酒著作——《北山酒经》。

早初之酒多为果酒和米酒。自夏之后,经商周,历秦汉,至唐宋,世间所见之酒皆是以果实、粮食蒸煮,加曲发酵压榨而成。施耐庵所作古典名著《水浒传》中,形象描绘了宋人武松在景阳冈接连喝下18碗酒,借酒力上山空手打死一只吊睛白额虎,成就一段历史佳话,不过武英雄喝的只是低度的果酒或米酒,若真是六七十度的高度白酒,18碗下肚,不要说打老虎,武二郞自己怕是早已成“闷倒驴”了。

随着酿酒工艺的改进,人类对酒精提纯工艺的掌握也日渐成熟。《本草纲目》有提到“烧酒非古法也,自元时始创其法”,烧酒的推广一度被认为是元酒的一大贡献,但现在已有不少酒史专家认为烧酒始自宋代,只不过是在元代得以推广罢了。明清时期,中国酿酒已经形成了南酒、北酒两大体系,各有特色名酒名扬一方:南酒以江、浙、皖一代最为有名,明清南酒主要以绍兴酒为首的黄酒系统;北酒以京、冀、晋、鲁、豫、陕等产地为佳,明清北酒虽也有米酒,但还是以烧酒为盛为最。

中国青岛酒文化主题广场上古人畅饮的雕塑(图源:VCG)

酒文化已深入到中国人的血脉深处

酒的存在,带动了“酒礼”、“酒俗”、“酒经”、“酒令”、“酒名艺术”等文化现象的产生。饮酒早已不仅是一种生活饮食行为,更是一种社会性文化行为,融入到中国人的血脉深处。

早期的酒是奢侈品,酿酒技术难掌握,产量较少,酒具有稀缺性与神秘性,被誉为通神之物,属于“圣液”。作为超自然之物,一开始是给祖先、神仙享用,其后皇室与贵族才得以享有。中国早期酒文化是政治文化的一部分,与祭祀、庆典、战争等礼仪结合紧密,是属于皇家与当权者的上层文化,加盖了政治强制性的烙印,这也是中国酒文化与其他国家酒文化最根本的区别。

(本文转自多维TW 33期符号栏目《干杯! 酒文化在中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刘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