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金短缺:中国人终将晚景凄凉?

+

A

-

一项研究表明,中国仅有44%的千禧一代(通常指18岁以上,34岁以下的中青年人群)开始为养老进行储蓄,缺乏退休规划的问题很突出,这引发了中国社会对人口老龄化和不断上升的债务的担忧。

根据基金管理公司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与阿里巴巴关联企业蚂蚁金服旗下理财业务“蚂蚁财富”合作进行的这项研究显示,中国的千禧一代认为他们需要23.73万美元才能“拥有愉快且无忧的养老生活”。但问题是,有38%的人表示还没有考虑过为养老做储蓄。

与此同时,中国的消费者债务正在迅速增加。根据中资投行中金公司(CICC)的数据,2017年消费贷款的未偿余额增长近40%,达到6.8万亿元人民币(1元约合0.145美元)。这些消费贷款用于支付度假费用、购买汽车和家用产品。

而根据调研机构毕马威(KPMG)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60岁及以上的人口已达到2.22亿——这家咨询公司预计到2025年该人群将增长到3亿。报告表示,让老年人安享退休生活的资金要求“将是巨大的”。

研究人员认为,缺乏退休规划、消费者债务增加以及人口老龄化,这三者的结合可能会给中国的养老金体系带来巨大压力。

中国养老体系严重依赖政府机制,由个人储蓄负担的私人养老金体系在中国还处于早期阶段。为了缓解现行养老金压力,今年中国政府试行使用个人收入购买商业养老保险的个人可以延迟缴税。

此外,有部分学者建议中国政府全面放开生育,利用各种政策手段改善少子化情况,延缓人口老龄化趋势。中共党媒《新华日报》近日刊文《提高生育率:新时代中国人口发展的新任务》,建议鼓励生育的措施可分为短期、中期和长期的应对政策。

该文作者认为,短期内,应全面放开生育,优先发展幼教产业和公共托幼服务,加强国家义务教育体系。

  • “养老”实际上已成为中国社会普遍的生存焦虑(图源:VCG)
  • 计划生育政策已逐渐淡出历史舞台,但中国的生育率并没有因此上来(图源:VCG)

中期内,建议建立生育基金制度,并妥善利用好存量的社会抚养费,通过花费较小的经济手段来鼓励家庭生育;延长产假并建立育儿假制度;制定鼓励生育的住房政策,等等。

长期内,待以上政策效应递减时,应充分发挥财税政策的调节作用,对多孩家庭和女性再就业的企业给予税收优惠,并对多孩家庭给予财政补贴。

文章还提出,中国政府应制定鼓励生育政策的基本框架和原则,而各地政府可根据当地的生育率以及老龄化程度,制定地方性的人口政策。这样不仅能促进人口发展的地区均衡,而且可总结各地试点经验,为下一步大规模实施奠定基础。

不过,也有学者表示,即便中国全面放开生育,不设任何限制,甚至千方百计鼓励生育,生育率下降也将是势不可挡的——这是经济规律使然。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李华芳认为,少子化是发达国家的“通病”。“经济发展是最好的避孕剂”。他引述199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加里·贝克尔(Garys Becker)在《生育率的经济学分析》中的观点: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增长会导致生育和抚养孩子的机会成本急剧上升。这样一来,自然抑制了家庭的生育意愿,导致生育率下滑。同时父母的教育水平,尤其是母亲的教育水平提高,会使得父母更关心孩子的质量而非数量,进一步减少生育。

所以,他认为少子化是中国大城市里暂时的“无解难题”。“经济发展上去了,生育率就会降下来,这是经济规律。按照中国目前的现状,取消生育限制转向鼓励生育是迟早的事情”。李华芳认为,即便政策转向,鼓励生育的措施也不会有效。“因为家庭会在孩子的质量和数量之间做权衡,随着经济发展竞争激烈,对孩子的人力资本投入日趋增加,孩子的质量会得到更多的重视,数量减少是必然的”。

比出生率减少更可怕的,还有死亡率的降低。人口统计学家伊丽莎白•巴尔比(Elisabetta Barbi)近日在《科学》(Science)发表一项研究结果称,现代人的死亡率在80岁之前呈指数上升,之后增速放缓,并在105岁以后达到或接近一个平台期。而在中国,80岁及以上高龄老人正以每年5%的速度增加——简而言之,这项研究预示着,80岁以后的老人,反而离死神越来越远了。

这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