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局:它缺席中国的8年

+

A

-
2018-08-10 20:16:05

“阔别”8年之后,谷歌有可能将在中国重新“复活”。在google不在的这段时间,百度成为在中国本土占据绝对领导地位的搜索引擎。

“关键先生”引领中国市场

8年时间,中国大陆的互联网格局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移动互联网用户数量翻了一倍多。百度搜索的市场份额稳居中国第一。数据显示,从2010年的3.03亿增加到今天的7.53亿,2018年7月,百度中国市场份额为73.84%,神马、360搜索分别以15%、4.13%市场份额位列第二、第三。

不可否认,从技术层面,google的缺席确让中国企业的成长获得喘息了机会。不仅在技术层面给行业带来了巨大的红利,还对中国AI发展的政策制定和推广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以无人驾驶领域为例,2016年,百度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在中国两会提案中呼吁加快制定和完善无人驾驶汽车相关政策法规,为无人驾驶汽车的研发、测试和商业化应用提供制度保障。

2017年9月,工信部装备工业司前期组织起草了《智能网联汽车公共道路适应性验证管理规范(试行)》初稿(以下简称“管理规范”),北京智能车联产业创新中心主导建设的“国家智能汽车与智慧交通(京冀)示范区”也宣布正式启动全球第一条智能网联汽车潮汐试验开放道路服务区域。

通过Apollo、DuerOs等开放平台,百度在中国拉动了一批对人工智能充满热情的各行各业开发者、厂商,商业化落地进展迅速,这一切都大大提升了中国AI在全球市场的影响力,作为推动者的百度则成为外媒口中中国AI的“关键先生”。

相关法规的落地和测试区的建立,与百度推动和建言不无关系,政策的利好和与地方政府的积极合作,也大大助推了百度无人车在各省市的路测、量产乃至商业化运营——在被称为“千年大计”的雄安新区,百度Apollo获得了参与建设智能交通的机会。

中国推动自己雄心勃勃的本土的自主可控的科技计划,而作为一家本土企业百度有意无意间利用这种本土优势挤出Google,二者至少做到了某种各取所需。

google想回到中国,目前难题还有一是如何获得中国市场的信任,二是如何面对美国保守势力的拷问(图源:路透社)

百度面临的考验

对于谷歌即将回归中国,李彦宏在社交圈发文表示:“中国的科技公司今天有足够的信心和能力,在与国际企业的良性竞争中变得更强,共享全球化红利。如果谷歌决定回到中国,我们非常有信心再PK一次,再赢一次。”

但因为百度之前深陷搜索引擎的风波,究其起因,是其将近40%的疾病类贴吧高价出售给私人及营销网站骗钱牟利,令贴吧内充斥虚假医药广告,遭中国民众群起指责。

因此,很多中国网友对其自信的态度并不买单,认为是中国的防火墙阻挡了不愿接受审查的互联网企业进入中国,因此百度等公司自然而然形成了垄断,而这样的垄断已经产生严重后果。那么,如果google的回归,对中国网友来讲,有更多的选择吗?恐怕未必。

缺失的八年对中国造成的影响

遗憾的是,在 google缺失的时间里,从中国社会群体意识的塑造层面来看,在中国已成功地通过网络审查塑造了年轻一代的性格。

众所周知,中国有严格的互联网审查制度,1998年开始,中国政府开始在其互联网边界构建审查系统,这就是之后的国家公共网络监控系统——网络长城。《纽约时报》在《那些和“防火长城”一起长大的中国年轻人》一文中告诉人们,在一个这样自给自足的世界里,他们是怎样让热衷于墙外世界的人群通过本土化的互联网服务,而失去对墙外世界的兴趣和动力的。 

如果说,防火墙的出现和Google的退出在虚拟世界划出了中国大陆和世界间的一条清晰界限的话,那么消费主义和自给自足的“局域网世界”则改变了今天的中国社会。

正如上文所说,“由于习惯了本土应用程序和在线服务,许多人似乎对了解网上什么内容遭到了审查无甚关心,这让北京得以建立起一套与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竞争的替代价值体系。”

一名观察人士称,“这就像我们每个人需求可能是有限的,当这种需求获得了墙内信息的满足,哪怕是替代性的,那么这种生理和心理的渴求便会大大消解。1989年后的中国,年轻人的热情,因为经济狂飙而自政治而转向财富后,这种狂躁不安得到了转移和消解,而1980年代的种种叛逆意识和政治诉求反倒不那么强烈了。” 

若干年后的今天,人们不得不承认,中国大陆政府及中共的宣传机器的确获得了成功,诸如百度之类的中国企业也同很多国企获得官方加持那样,得到一个相对宽松尤其是外来竞争压力并不巨大的成长环境。这一切让中国大陆互联网野蛮成长和大繁荣的同时,暗藏着潜移默化的缓慢“堕落”。如果没有外部刺激,它的成长会缺乏很多“精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萧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