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下一场危机:900万被手机“毁掉”的农村人

+

A

-
2018-08-09 21:56:17

“中国农村孩子正在大批被手机游戏废掉。”近期,中国内地媒体关注手机游戏对农村地区的影响,引发持续热议。《中国青年报》的一篇报道称,大批中国农村少年深陷网络游戏中,不仅不知自我约束,反而认为这是时代潮流,其中尤以家长不在身边、缺乏管束的留守儿童最为典型。

中国教育部近期发布的《青少年成瘾行为调研报告》显示,在玩游戏的时间上,留守儿童要高于非留守儿童。尤其是在“每天玩4-5小时”以及“每天玩6小时以上”这两个时间段,留守儿童的比例明显高于非留守儿童:“每天玩4-5小时”分别是18.8%和8.8%,“每天玩6小时以上”分别是18.8%和8.2%。中国留守儿童的数量超过900万,不少网友对此表示担忧:中国农村的下一代还有救吗?

面对信息化浪潮的冲击,以中国多数农村地区现有的条件,要使孩子们养成甄别互联网信息的能力并非易事(图源:VCG)

其实,所谓中国农村孩子被手机游戏“废掉”的说法容易造成一种误解,似乎手机游戏是罪魁祸首。事实上这并不是问题的根本,以前没有手机游戏的时候,孩子们也会有别的沉迷方式。比如上网聊天,看言情或武侠小说,或者和伙伴一起打架闹事。这些现象也曾遭到家长和学校的反对,引发社会担忧,如今只是随着社会情境的改变,换了不同的方式。

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的沉迷对象,虽然社会总是忧心忡忡,但未必真的会“废掉”他们。在沉迷这个问题上,手机游戏和武侠小说、电视剧没有本质的区别。人们对它特别警惕,是因为它的技术特性更难获得信任——相比以前的娱乐方式,手机游戏更少受时空的限制,因此也更不容易管控。

但是,这也正是信息化变革的基本特征。在中国城乡之间存在巨大差异的背景下,农村孩子没有其他玩乐的方式,是手机为他们打开了一扇门。手机游戏的刺激性使他们投入过多时间和精力,所以才会沉迷。但如果拿掉手机,农村孩子们还能玩什么?有孩子给出的答案是:看电视、打牌、结伴闲逛。这些“娱乐方式”是否更能获得家长和学校的认可呢?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却指出了现象背后的关键。农村孩子如果找不到替代性的娱乐方式,无法把过剩的时间和精力转移到“有用的事情”上,那么手机游戏这类不被人们看好的娱乐方式就很难得到适当的控制。

事情还有另外一面,即一些农村孩子把手机游戏当作“时代潮流”并不完全错误。通过手机和互联网,他们可以和城里的孩子玩同样的游戏,聊同样的话题,这本身是信息化带来的“福利”。手机游戏也是“福利”的一种,尽管它并非毫无隐患,但它确实缩短了中国城乡之间的差距,是搭建城乡之间联系的一种有效途径。

只是,面对信息化的浪潮,农村孩子不应该只会玩游戏。在网络上,除了游戏之外还有更丰富有益的内容,更广阔的世界。如果这一点不被农村孩子们认识到,则他们将无法从信息化中受益。

那么,防止农村孩子沉迷于游戏,问题的关键显然不在手机游戏本身;而在于如何丰富农村孩子的教育和娱乐资源,帮助他们树立正确应对信息化变革的观念。这些问题当然不容易解决,但所幸的是,信息化本身不只带来了问题,也可能准备了答案。

在中国农村地区,社会经济条件本身相对落后,教育资源匮乏,娱乐更无从谈起——相反,劳动倒是日常。信息化浪潮是改变这一境况的一个契机,通过互联网技术的普及,农村可以更方便地获取信息和资源,打破城乡之间的隔膜。同样,解决游戏沉迷的问题,也可以在互联网上找到。

农村孩子沉迷游戏,主要的心理动机一方面是逃离现实,另一方面则是追求他们想象中的城市生活。只不过,孩子喜欢玩乐的天性,以及对网上信息缺乏甄别能力,使他们更容易被游戏所吸引。如果让他们看到更多元丰富的信息,并以教育的方式引导他们进行辨别,这样的问题是可以解决的。

当然,理论上讲虽然如此,但要真正对互联网上的信息进行甄别,并建立起合理健康的认知和习惯,对于农村孩子来说并非易事。如果仅仅靠农村既有的资源,其相对落后和稀缺的教育条件,无法承担这样的重任。

早在十多年前,中国农村已掀起了信息化建设的潮流,智能手机的普及更加速了这个过程。可是,在具备信息化的基本设施之后,媒介素养却相对缺失。正如中国青少年宫协会儿童媒介素养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张海波指出的,农村家长对于孩子玩游戏普遍缺乏正确的认识和应对手段,或者严防死守,或者认为无关紧要;而学校老师则普遍存在“不能管、不敢管、缺乏手段管”的问题。

农村孩子沉迷于游戏,可以说是孩子走在了家长和学校前面,信息化教育相对滞后的表现。如何使信息化教育跟上孩子的步伐,成为改变现状的关键问题。对此,政府和社会力量应该积极介入,尽量优化基础条件,加强规范引导。

鉴于中国农村留守儿童的现况,学校不得不比家庭承担更多的教育责任。教育部门应该有针对性地进行资源补给,丰富学生的课余文化活动,加强心理和价值观的引导;同时让农村地区的中小学教师尽快具备开展网络素养教育的能力,推动网络素养教育进入课程和课堂,以正确的理论和方法引导农村学生认识和应对信息化的浪潮。

像张海波这样的学者正在做这样的事,他主编了中国首套进入地方课程的《媒介素养》专题教材,并带领团队在10余个城市进行下乡支教等活动,对乡村学校的师生进行培训。这样的行动成效正在显现,但还远远不够。张海波一再强调,农村孩子沉迷游戏这个问题牵涉复杂的社会背景,要想真正解决并非易事,政府、企业、社会和教育者需要共同努力,长期奋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曾奕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