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器官时代正在到来 日本造人工乳房欲抢占中国市场

+

A

-
2018-08-09 09:48:45

现代人越来越重视体检,希望一旦不幸患病前能及早发现和治疗——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思路。很多研究表明,癌症发现得越早,治愈率越高:早期癌症病人的存活率是晚期病人的好几倍。

乳腺癌就是其中一种越早发现越早治愈的癌症。一般情况下,对于尚未扩散的乳腺癌,医生们倾向于先通过手术切除肿瘤,再辅以放射疗法,将少数漏网的癌细胞杀死。问题在于,乳管原位癌不是典型的肿瘤,没有那种边界明显的肿块,而是广泛地分布在乳导管的内壁上,因此它很难通过指检检出。于是很多医生为了保险起见,倾向于将病人的整只乳房都切掉。不用说,这种手术严重影响了病人的生活质量,但为了保住性命,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众所周知,乳腺癌的治疗,必然以丧失乳房为代价。一个医生可以冷静而准确地描述乳房切除所带来的种种生理影响:胸廓畸形,上肢活动受限,手臂水肿,身体平衡障碍……可是,对于一名女性,乳房是自我认知的一部分,在生命的每一个重要阶段,都有它的位置。它可以是傲人的焦点,也可以是烦恼的源泉,生命的新阶段以它的发育为印记,血脉的延续依赖它的哺育。

  • 乳腺癌虽然治愈率高,但术后仍对患病者产生不良的负面影响(图源:VCG)
  • 乳房对于女性,不止是一个器官,还是一个符号(图源:VCG)

当然,以当今的医学和整形技术,乳腺癌患者可在术后进行乳房再造手术,但这不仅会给患者造成体力方面的负担,且这种再造手术“造价不菲”。如今,日本人发明了“人工乳房”,声称可以帮助患者提高生活质量,而且价格相对低廉。

何谓人工乳房

据日经中文网报道,这家名叫“BREAST CARE京都”的公司拟普及人工乳房技术,该公司将于2019年4月在东京和横滨开设制作术后患者使用的定制人工乳房的基地。BREAST CARE京都此前在京都市内的工作室从事人工乳房的制作,但由于日本全国乳腺癌患者的需求强烈,业务将扩大至东京圈。该公司计划安排共约25名技术人员和营业人员。在开设基地之前,将于2018年10月开设仅面向女性的技术人员培训学校。

该公司的产品是由医用硅胶制成的穿戴型产品,为了进入海里等情况下能承受压力,产品“能自己调节空气的自主机制”(。该公司将在培训学校教授浇铸法和上色。价格方面,可通过凝胶体和空气调节的款式为每个不含税45万日元(1日元约合0.009013美元)起,在泡温泉和运动时也能使用。

一位使用穿戴型人工乳房的40多岁女性表示,“在公司集体旅游时,同事看到我的伤痕后很惊讶,之后开始留神关心我。哪怕为了让自己更轻松,我也想要戴人工乳房”。另一位40多岁女性针对购买理由表示,“还不想放弃相亲活动”。

而另一款人工乳房制造商,涉足石膏模型的MAEDA MOLD则是利用3D扫描仪测量术后胸形,再对产品进行设计。该公司原本主业是制作面向陶器企业的石膏模型,后来认为能利用相关技术而从2011年开始制作人工乳房。目前该公司在全日本近20个地点举行咨询会,最早将于2018年内在岩手县和宫崎县等安排咨询员。

此外,来自海外的洽购也很突出。自2003年起涉足人工乳房制作的池山医疗日本(Ikeyama Medical Japan)7月30日开始在香港接受人工乳房订单,9月在韩国接受订单。最近还与当地的诊所等签署了代理协议。

据悉,该公司与在中国拥有30个营业网点的代理商签署了协议,认为今后需求将增加。在有着温泉等文化的日本,一直将质感接近真乳房的穿戴型人工乳房制作得尤其精细,“后来发现海外富裕阶层的潜在需求也很大”,该公司社长池山纪之表示。

除了人工乳房之外的选择

很多乳腺癌患者从患病之初就不愿意接受治疗所带来的身体上的残缺,宁愿死于病情恶化或求助于奇迹和另类疗法也不肯接受正规的治疗——这种心态,并不仅仅存在于那些因为媒体报道而为我们熟知的明星身上。但是,传统的经典外科治疗方式,是否真的是唯一合理的解决之道?

其实,早在十年前,就有医生提出,乳腺癌需要被“精分”。乳腺钼靶检查、乳腺超声和核磁共振乳房造影检查这些先进的检查手段,让乳腺癌更容易被早期发现;放疗,化疗,内分泌药物,分子靶向药物,一系列的治疗手段,可以让患者体内的肿瘤显著缩小;高精度的PET-CT(正电子发射计算机断层显像)扫描,能够让以往很容易被忽略的全身转移无所遁形——而当转移发生,乳房局部的大规模切除已经没有意义。

所有这些新技术,都让旨在实现最小的有效治疗的“保留乳腺手术”成为可能。对于那些肿瘤直径小于3厘米、单发病灶、乳腺发育良好的女性,现有的治疗手段已经完全可以让她们继续拥有美丽的胸部曲线,而根据1995年公布的EBCTC保留乳腺手术辅助放疗与改良根治术追踪调查的结果,二者的10年死亡率与局部复发率几乎相当。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认同这种新的外科理念。

1987年10月,美国第一夫人南希·里根(Nancy Davis Reagan)被诊断出患有乳腺癌。她的癌变部位直径仅有7毫米,是当时的医生运用X射线钼靶检测仪所能探查到的最小的肿瘤。活检结果显示,南希患上的乳腺癌是十分常见的类型,而且,也并未扩散到乳房其他部分和淋巴结。

当时,对于这种类型的早期乳腺癌,采取保留乳腺、辅助放疗的治疗手段,已经被众多美国外科医生所接受。可是,南希却选择了切除病变一侧乳房的改良根治术。一位乳腺癌专家表示,南希做了一个非常坏的榜样,“她至少令人们对乳腺癌治疗的认识向后倒退了10年”。

但是,在一些媒体和乳腺癌病友组成的团体及网站上,南希的做法却成了勇气的象征。讳疾忌医的另一个极端,对癌症的盲目恐惧令人们切之唯恐不及,唯恐不彻底。当美国保留乳腺手术治疗早期乳腺癌的普及率已经超过50%时,中国的数字却还不到20%。这当然有中国乳腺癌检查不够普遍,发现时癌症多已属中晚期的原因。

然而,另一个不可忽略的要素是,按照北大医院外科专家刘荫华的说法,在许多外科医生的心目中,乳腺癌的治疗办法,依然不过是“分分早期晚期,切掉完事,顶多做做化疗,做做放疗”的传统概念。

这种治疗观念使得这些患者可能真的需要一副人工乳房来伴其度过余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