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和尚的幸福生活:吃肉喝酒娶老婆

+

A

-
2018-08-07 10:50:03

在日剧《朝五晚九:帅气和尚爱上我》里,出家人过着梦幻般的中产生活:他们不仅有自己的”产业“,吃香喝辣不在话下,娶妻生子也不过是平常事……总之,中国和尚”不敢做“或者”藏着掖着做“的事,日本和尚都能”明目张胆“地做。

这让中国大和尚们情何以堪。不过,常人眼里六根清净的出家人,在日本为何让人如此“毁三观”呢?

日本和尚为何那么幸福

其实,最初传入日本的佛教就已经有点“变味”了——自公元806年之后,空海和尚从大唐“取经”回日本开创的“真言宗”是一种混杂了中国儒教、道教教义的信佛教。这是时候的日本佛教还有一些要坚守的戒律,比如戒肉和禁欲。不过,另一位日本和尚从中国回到日本后,却把上述戒律都给废除了,这位和尚就是日本佛教“天台宗”的初祖最澄法师。

真正“解放”日本和尚的是“净土真宗”的亲鸾法师,这位和中国民间传说“济公”有一拼的传奇人物带头食肉娶妻生子。后世净土真宗便有了“肉食妻带”的传统习俗,但是此宗门下有家眷的徒众并不自视为出家众,而是身份为居士的传教士。

所以在那时,其实对于日本和尚的戒律基本上就只有一条了,也就是人们熟知的“心中有佛,则万物都有佛,心中无佛,则万物都无佛。”

到了明治维新时期,明治政府为了削弱佛教在日本的影响,颁布了《肉食妻带的解禁》政令:“僧侣食肉,娶妻,蓄发等悉听尊便。”于是就有了一切俗事都能沾染的日本和尚。

他们到底有多幸福

在日本,和尚是一门职业。和尚们近些年之所以备受追捧,与日本经济长期不振有关。日本企业减薪减员,有危机感的日本人更处于惶惶之中,如此情形下,拥有稳定收入待遇堪比公务员的和尚就走入了普通日本人的视野。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劳动白皮书统计表明,一般日本和尚最初月工资为15万日元,20岁平均为17万日元,40岁平均为28万日元,而住持月平均50万日元。由此看来,全职和尚的收入稳定,与大学生相比,因不上税还略高,所以,年轻人选择遁入空门也就能理解万岁了,何况即使出了家也不影响结婚生子吃肉喝酒,何乐而不为呢?

和尚为何能有如此稳定和高额收的入呢?这是因为日本土地私有制意味着和尚能坐拥大批地产。有些寺院自己经营幼儿园、停车场甚至大学,土地又变成了下蛋的金鸡,非但现世和尚衣食无忧,徒子徒孙也都有用不尽的蛋。

再加之日本人80%信佛,请和尚做法事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所以,和尚自然是一门收入可观的职业。

  • 日本和尚不仅可以吃肉喝酒,还能娶妻生子(Getty)
  • 相比之下,中国和尚任何“犯戒”都是一种罪过(图源:VCG)

万众皆佛的社会奇观

拜明治天皇的“肉食妻带”诏令所赐,日本僧人全方位的把这一政策发扬光大。在佛门清教徒眼里不务正业的日本兼职和尚干的事儿可以说是让人大开眼界,他们活跃于政界、商界、文化界、娱乐界饮食界等各行各业。

据日本政府统计,战后共有45位国会议员出自佛门,其中净土真宗最多,占了28位。而在地方任职的县市行政首脑中,和尚出身的比比皆是。

日本文化体育界同样活跃着僧侣的身影,比如《葬仪是为谁而做》的作者就是临济宗出身的芥川奖得主玄侑宗久;《哆啦A梦大雄的平行西游记》、《动感超人大战泳装魔王》等著名的动漫剧的剧本就是出自净土宗大和尚原平随了之手。棒球一直是日本人热爱的体育项目,2006年评出的棒球新人王梵英心也是一位净土真宗的大和尚。

日本和尚还经商,比如东京的和尚酒吧就颇有名气。和尚酒吧的特色是和尚们陪客人聊天为客人以佛理排忧解难,还定期举办冥想会。

日本和尚够时尚,不仅能做上面叙述过的所有事情,还能时尚地走秀,每年,日本僧侣界都会搞他们专属的时装秀——Tokyo Bouz Collection。

著名旅日作家万景路提到,日本和尚们早已是很复杂的一个群体了,他们已蜕变为了全能和尚,除去上述的一些行业,在其他诸如医生、学校教师、报社或杂志社的编辑,甚至偶像派演员、电视台嘉宾主持、魔术师等一些特殊行业也能看到他们活跃的身影,当然,也有低调专心务农、做工的和尚存在。

多金帅气的梦中情人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和尚的“婚姻大事”。最近几年,和尚成了日本婚姻市场的新宠,他们甚至还被认为是白领丽人们的“猎艳目标”
——一本名为《美坊主图鉴—去寺院爱和尚》罗列了40位帅气的年轻僧人,供适龄单身女子选择,上市不久即售罄,可见多金帅气的出家人确实是完美的梦中情人。

日本女性之所以对和尚趋之若鹜,理由有三:一是因为和尚的“人设”较为安静,和浮躁的中产人士相比,他们更能给人以一种安全感;二是上述所说,和尚收入稳定,嫁给他自然衣食无忧;三是许多白领女性为了平静心境,会去专门的付费禅室静修以求得暂时的心灵宁静。综上三点,只要能和出家人“一定终身”,爱情、生计和精神追求的问题都迎刃而解,怎能让人不动心。

万景路认为,日本女性热衷嫁给出家人,这种心态有利有弊。“其实,也有女性抱怨嫁入庙门后,每逢寺院大祭或正月临近,打扫寺院帮忙祭事准备非常辛苦”。但这种抱怨声音,在日本坊间也基本被视作无病呻吟少人在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