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亲”惨案震撼中国社会 穷人是如何被抛弃的

+

A

-

近日中国南京发生一起杀害亲人的惨案,再次震撼社会舆论。

北京时间6月25日,南京江宁湖一河道中发现一具9岁左右的无名女童遗体。一个月后,南京警方发布通告称,受害女童系被父亲和祖父推下河,在她的卡通书包里,还放着两块重达8斤的砖头。

这是一桩恶性犯罪,也是一起家庭人伦悲剧。女童的姑父向媒体证实,女童患有脑瘫,出生不久父母就已离婚。此前家人也带着她去过很多地方看病,总共花了10多万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但都没能治好。

不少网友抨击女童的父亲和爷爷突破人伦和法律底线,“与禽兽无异”,应予以严惩。从道德和法律层面讲这固然没错,但对于案件中陷入绝境的家庭来说,再多的惩罚不过是雪上加霜。

近年来,因贫困造成的人伦惨剧一次次震撼中国社会,但对于贫困的社会结构性思考仍然不够深入(图源:VCG)

为脑瘫女童治病令原本贫困的家庭被拖垮,而“杀亲”惨案更是让整个家庭分崩离析。对于那些被贫困打败的人,社会舆论除了“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外,或许更应反思这样的悲剧是怎么造成的。毕竟,类似因贫穷造成的悲剧在中国并非孤例。

2015年贵州毕节4名留守儿童在家中集体喝农药自杀;2016年甘肃农妇杨改兰给4个孩子喝下农药,用斧头砍伤他们,然后自己也服毒自杀。这些极端案件的背后,是中国农村地区贫穷人口对生活的绝望。

道德和法律对社会秩序的重要性毋庸质疑,但面对触目惊心的贫困,以及那些因此而感到绝望无助的人们,总有隔靴搔痒之感。

正在中国热映的影片《我不是药神》中有一句台词引起许多人的共鸣:“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但是,当我们把一切原因都归于穷的时候,其实也把问题简单化了,更何况许多人对贫穷的理解,仅仅限于金钱的层面。

社会学的研究显示,贫穷对人的影响不仅仅存在于物质短缺的层面,它更大的危害是限制人们改变命运的可能性。长期陷于贫穷的人们,很容易丧失尊严和对生活的希望,而一旦陷入这样的困境,社会规则对他们的约束力就会下降。

对于南京溺童案,中国时评作者张丰就指出,让女童家人感到绝望的原因或许有两个:一是苦难看不到尽头而使他们已难以坚持,二是他们没有感受到自己与社会的关联。张丰认为,他们在社会上孤立无援,既未得到更多帮助,也感受不到来自法律和道德的监管,所以才会以极端而原始的方式结束这一切。

缺乏设身处地的感受,而简单地指望“穷而有道”,或许正反映了一些网友冷漠而高傲的一面。中国古代思想家管子曾讲:“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民不足而可治者,自古及今,未之尝闻。”道理是说,所谓“穷而有道”大概只是一种美好的理想,一种过高的道德期许,在现实中极为少见。

简单地对犯案者进行道德谴责和法律惩处,给他们贴上“无知”和“残忍”的标签,不仅无助于理解贫困背后的社会结构性问题,还可能加剧阶层之间隔膜与偏见。比如前段时间引起巨大争议的小凤雅事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河南3岁女童王凤雅患有“视网膜母细胞瘤”,因无力承担巨额治疗费用,其父母通过网络募捐平台向社会求助,并得到网友的慷慨相助。但事后凤雅病情恶化不治,有公益人士在网上爆料,称王凤雅的父母将15万善款提现后,并未用于救治凤雅,质疑其涉嫌诈捐。但事后警方调查证实,其中存在太多的偏见和误解,公益人士对贫穷现实的隔膜,使他们对王凤雅父母的行为做出了误判,给这个不幸的家庭造成了二次伤害。

其实,穷困造成的悲剧并非不可避免,但改变的前提是对现实有真正的理解,看到人性扭曲背后的社会结构性因素。不仅社会舆论应该如此,在公共政策和社会慈善的机制中,也需要注入人文关怀的理念。唯有这样,帮助他人消除贫困的努力才不会异变为高高在上的施舍,而成为促进社会公平的正义实践。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曾奕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