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陆片登NETFLIX 台配额机制挡不住的网络巨浪

+

A

-

在中国大陆造成轰动的“现象级”电影《我不是药神》至今票房仍高居不下,然而台湾因有大陆电影抽签配额限制,使台湾观众无缘观赏。不过国际线上影音平台Netflix已购入《我不是药神》版权,这是继刘若英执导的《后来的我们》在Netflix上架之后,又一部台湾观众不用因“配额”的限制就可欣赏的中国大陆电影。

直到截稿前,《我不是药神》在影评网站豆瓣网仍获得8.9高分,比同期的中国大片《邪不压正》7.1分还高。然而根据台湾法规《大陆地区影视节目得在台湾地区发行映演播送之数量类别时数》规定,一年中大陆电影能在台湾院在线映的电影只有10部,因此台湾观众无缘欣赏中国这部近十年来受瞩目的现实主义电影,只能等待Netflix宣布《我不是药神》的上架日。

在业界的看法中,一部电影若在院线卖得好,那上了OTT等线上影音串流平台也会有好的成绩,而一部好的电影如果仅在线上影音串流平台上映,无法在院线上映,对院线而言是个损失。此外,所造成的反效果是,无法接触到在抽签配额外的大陆电影的台湾消费者,不仅观影习惯会进一步往影音串流平台靠拢,如来自美国的Netflix以及来大陆的“爱奇艺”,也让线下的电影发行体系无法得益。

虽然台湾官方也有“网开一面”之处,如自2014年开始放宽大陆电影只要在柏林、坎城、威尼斯、奥斯卡得奖,以及获得台湾金马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奖的话,便可获得发行机会。不过这有已过了“保鲜期”,台湾观众可能早已透过其它合法或非法的网站获得片源,无形中削弱了片商的发行意愿。

全球影音串流平台战国时代来临

除了台湾对陆片的配额限制,还有一点更值得省思的是,当前全球影音串流平台的战国时代已来临。

目前Netflix全球订户共有1.3亿。此外,Netflix今年在美国电视界最高奖项艾美奖(Emmy Awards)以112项提名,击败连续封王17年的传统电视台HBO。可见线上影音串流平台的崛起,不仅改变了观众的观影习惯,也在内容影视产出上对传统媒体形成挑战。

大陆“现象级”电影《我不是药神》被Netflix买下上架版权,未来台湾观众不必等待抽签就可在网络观赏(图源:VCG)

Netflix外,还有AmazonHulu等国际线上影音串流平台的也出产了不少优质电视剧或电影,连苹果电脑公司也正发展自身的线上影音串流平台。

可预见的是,在国际企业的资本竞合之下,为了经营亚洲市场,大型线上影音串流平台会更有策略地购买电影版权,在自家平台上架,供更多地区的订户收看。如当《我不是药神》在大陆市场爆红后,Netflix很快宣布购买该片版权,显见Netflix在国际市场上选片的战略眼光,这对众多的进口外国电影的台湾发行商而言, Netflix俨然成了银弹实力雄厚的竞争对手。

跨国线上影音串流平台所带来的国际舞台,在另一方面也让台湾优质的影视作品得以有更多曝光机会,包括近期充满话题性的《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还有较早期的《花甲男孩转大人》、《天黑请闭眼》等。惟上架到Netflix的台湾电影相对少,仅有《极光之爱》、《刺客聂隐娘》、《菜鸟》等三部电影,这是否意味着台湾电影产业欠缺了有登上国际舞台潜力的电影,仍有待理解。

由市场检验大陆电影

今年是台湾开放每年10部大陆片配额政策的“十周年”,纵然大陆电影市场近年来“井喷”了大量良莠不齐的电影,但总会有部分优秀作品出现,或许台湾官方是时候该在影视文化领域上,摒弃陈旧的意识形态,从对抗思维转为让市场机制检验大陆电影能否在台湾生存。

担任201754届金马奖主席的台湾演员张艾嘉在去年接受《多维新闻》访问时提到,比起配额问题,她认为更重要的是台湾人对陆片中讲话方式、题材不熟悉,因而有所排斥。张艾嘉认为,两岸三地的影视工作人员现在都串在一起合作了,台湾人也应该更大方接纳、多多接触不同的题材。

因此台湾官方在意识形态挂帅的态势下,此等配额限制与审查,长期而言恐不利于台湾电影产业发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杜晋轩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