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电池被中国赶超 日本欲复制举国体制反攻

+

A

-
2018-07-11 09:43:02

上海市政府7月10日发布消息称,已经与著名电动车生产商特斯拉签署备忘录,特斯拉将在上海郊区建设纯电动汽车的研发和生产基地。这是特斯拉首次在美国之外建设工厂,计划年产50万辆。这家“明星企业”打算在全球最大汽车市场中国扩大销售,同时通过本地化生产,避免受到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

据悉该项目由特斯拉单独出资,最快于2019年初开工建设包括其电池工厂“Gigafactor”在内的生产和组装基地。

作为电动车的核心零部件,电池是特斯拉最倚重的部分。该品牌旗下所有车型均采用日本松下的18650锂电池。不过有消息称,两者合作最近陷入危机。特斯拉和松下此前一直是命运共同体,但前者2018年第一季度的销售未如理想,间接拉低了松下的营业利润——有传后者的亏损金额达到了200亿日元(1日元约合0.009美元)。

  • 特斯拉在中国的销售量未如预期,受影响的还有它的电池供应商松下(图源:VCG)
  • 作为在中国锂电生产领域的龙头企业,比亚迪最近把工厂开到了美国(图源:VCG)

巨额亏损让松下萌生退意,不过特斯拉方面也想另觅电池供应商以降低制造成本。业内盛传,在上海筹建的“Gigafactor”或将采用中国生产的锂电池。有分析称,如果松下失去对特斯拉中国业务的独家供货机会,很可能对竞争对手有利。

与此同时,中国最大车载电池企业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CATL)正投入巨额资金,加紧扩大产能。这位“后起之秀”想以低成本为武器开拓中国以外的汽车厂商,奋力追赶全球第一的松下。

在中国,获得政府扶持的电池厂商快速成长壮大。据调查公司Techno Systems Research统计,曾长期占据车载锂电池全球市场份额首位的松下在2014年握有44%的份额,预计2018年将下滑至16%,夺走松下份额首位的正是常德时代。

早前,德国知名汽车制造商宝马(BMW)向宁德时代订购了价值数十亿欧元的纯电动汽车用电池。宝马之前一直从韩国三星SDI采购纯电动汽车电池,不过为应对电池需求量增加,将增加采购对象。宁德时代将生产与宝马共同开发的电池单元。

此外,宁德时代还决定向德国大众(Volkswagen)供应纯电动汽车用电池。此前韩国电池厂商主要与德国企业开展业务,现在宁德时代也加入这一行业,扩大了供应对象。如无意外,宁德时代还会走出中国,在欧洲建厂,以应对日益增多的电池订单业务。

宁德时代并不是中国“一家独大”的电池企业。来自深圳的比亚迪(BYD)也试图与它一决高下,争做电池行业的“一哥”。比亚迪1995年作为电池企业而成立,通过手机电池实现迅速增长。之后它进入汽车领域,开创了中国的新能源汽车领域。不过,近年来比亚迪拘泥于向自身供货,新技术引进迟缓,结果被宁德时代夺走了中国电池首位宝座。

但在电动车制造领域,比亚迪一直是中国电动车的“老大哥”,占据着国内纯电动汽车市场份额的首位,还把产品“返销”至日本。

2019年,中国政府将实施要求汽车厂商必须生产一定比例纯电动汽车的政策,正式迎来真正的纯电动汽车时代,依托国家战略的中国企业已早早开始谋求掌握主动权。不得不承认的是,中国企业已占据全球车载锂电池的半壁江山——这让日本的新能源技术领域的生产商们颇感焦虑。

日本新能源产业技术综合开发机构(NEDO)日前宣布,将与丰田汽车和松下等企业启动新一代高效电池“全固体电池”核心技术的开发。该计划争取在2022年度之前确立技术。有评论认为,这意味着日本会以举国之力推进研发,力争实现电池产业的复权。

众所周知,这一代的车载锂电池价格虽然低廉,但在续航里程和成本层面存在诸多课题。锂电池的主要零部件使用的液体电解质极不稳定,一旦出现漏液或者“爆浆”的状况,会增加电动车的维修成本。日本新能源产业技术综合开发机构宣称,新一代的车载电池“全固体电池”使用固体零部件,无需担心漏液问题,安全性能得到提高,输出功率也更高。同时,容易实现小型化,设计的自由度也将随之提高。

显然,中国电池生产的“举国体制”启发了日本。这个由政府出面组局的计划想借助松下、丰田和本田等大型车企的科研实力,重新登上电池产业的“龙头宝座”。松下的资源与能源研究所所长藤井映志不止一次强调“作为电池厂商在新一代的电池可言领域绝对不能输给海外企业”。

而在6月15日的记者会上,丰田的电池材料技术研究部部长射场英纪也表示“全固体电池的开发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展,无论如何都希望推向实用化”。

如何走在拥有雄厚资金和丰富人才的中国企业前头?吸取半导体和液晶面板等领域被中国企业赶超的教训,日本加速推进开发显得至关重要。而中国切不可夜郎自大,倘若对此掉以轻心,恐怕会在新一轮的“电池争霸赛”中落后于日本。

撰写:乔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