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现实高于艺术

+

A

-
2018-07-10 23:03:18

药品用昆虫,遂亏全活功。至今仙未得,只在蜀山中。这是南宋词人刘克庄吟诵孙思邈的小诗。孙思邈为唐代医药学家,著有《千金要方》,一生活人无算,被后人尊称为药王

千载以降,中国又出现了一位药神。但不同的是,他不是医学家,甚至没有任何医术与从医资质;而相同的是,上千人因为他,被重病所累的生命得到了延续。

2002年,中国江苏无锡人陆勇被查出患有白血病,因国内药费用高昂,为自己,也为帮助病友,陆勇开始从印度购买药物。2014年他因涉嫌贩卖假药被带走,之后千余名白血病病友签名为陆勇求情,最终法院对该案撤回起诉,陆勇也免去一场牢狱之灾。

近来在中国大火的电影《我不是药神》,便是根据此事改编,片中主人公程勇的原型正是陆勇。电影中由大陆演员李乃文饰演的瑞士医药代表,在中国互联网上也被对号入座一位中共高干子弟。网传也正因为如此,中共官方紧急要求媒体对这部热门影片冷处理。

该片内容大致脱胎于陆勇的经历,不过做了一些戏剧性的演绎,描述印度神油店老板程勇从一个交不起房租的男性保健品商贩,一跃成为印度仿制药格列卫的独家代理商,经历种种波折,时可见人性和良知的拷问。

连日来,评论界对该片不吝赞扬。如网易娱乐评价称,《我不是药神》以出色的题材,探讨了种种现实中的矛盾与困境:病人的生存困境,药贩子的道德困境,警察的法律困境,医药公司的商业困境。刻画困境的同时,更让人思考困境。题材中蕴藏的温暖与希望,细腻的现实主义笔触,让人感受到该片的人性力量。

由大陆演员李乃文饰演的瑞士医药代表在中国互联网上也被对号入座一位中共高干子弟(图源:豆瓣电影)

《新快报》也说影片有笑有泪,还有思考。小人物的日常平凡、卑微,无甚波澜,但在生活小细节的层层推进下,导演走到了更为深远的一步。每个个体的力量也许是微弱而无力的,如果大家都团结起来共同为他人、为自己而努力时,也许就能推动整个社会的进步

叫好又叫座,不过上映数日,《我不是药神》似乎已可提前预定2018年的中国最佳国产电影候选者。

而穿透众口称赞的表象,这部品质上乘的电影,更应引发一些超出简单观影体验的思考,那才是它的最大价值。

无疑这首先是一个励志的自救救人故事,用平凡人的挣扎揭露了中国人看病难,吃药难的现状。尽管电影市场不断扩张,类型片也在深化发展,但中国影片仍缺少自己的平民英雄” ,对好莱坞创作路径的机械模仿或许能够创造票房佳绩,但走出自己的特色仍然还需要一段距离。

电影《我不是药神》剧照,这部电影引起了中国社会对于医疗社会保障制度讨论与反思(图源:VCG)

《药神》做到了商业与深度的完美结合。这要得益于监制宁浩和主演徐峥的票房号召力,但更重要的,是导演、编剧等影片主创对艺术与市场的精准把握。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并不简单,即便如张艺谋、陈凯歌等名导,也常难以两全。

这也许就是该片为中国电影带来的第一个价值。它并不用无脑的段子博取眼球,也没有卖弄情怀刻意煽情,而是像极了生活本身,该是什么就是什么,毫不做作,即便幽默,也显得恰到好处。某种意义上,可以将之视为中国现实主义批判题材影片的重生。

这是一部真正展现现实的电影,尽管在电影艺术上的探索极其匮乏,但就是这种诚实,弥足珍贵。而诚实,才最有可能改变现实。

影片对法理和人情的探讨也迈上了一个新的高度。将看病难、吃药贵、一病返贫、仿制药等问题摆在台面上,而难得的是,该片也并未自作聪明得一一给出答案,它的挖掘戛然而止又意味深长。

《药神》的故事原型实际上就是法理和人情的一次博弈。2015226日,湖南沅江市检察院对陆勇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销售假药罪案做出不起诉决定。决定书中说陆勇的购买及帮助他人购买未经批准进口的抗癌药品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的相关规定,但陆某的行为不是销售行为,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规定,不构成销售假药罪。”“目前合法的对症治疗白血病的药品价格昂贵,使得一般患者难以承受。正因为如此,陆某是在自己及病友无法承担服用合法进口药品经济重负的情况下,不得已才实施本案行为。

更为重要的,是决定书在最后写道,如果认定陆勇的行为构成犯罪,将背离刑事司法应有的价值观。”“与司法为民的价值观相悖……与司法的人文关怀相悖……与转变行事司法理念的要求相悖。这是一次法和情的共同胜利。

就像一个评论所说,它(影片)举重若轻,轻轻地触碰到医药制度的法律问题,又在人情冷暖上深深地触动到你;它还兼具沉甸甸的人文关怀,一面是无法撼动的法律体制,一面是有些过错的个人,夹在两者之间的是无数挣扎在生死一线上的活生生的慢粒白血病兵刃,这种对生命的珍惜和尊重令人动容。

尽管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上经济体量最大的国家,但在国家飞奔向前的过程中,各种各样的问题和矛盾从未减少。贫富差距的加大越来越将整个社会撕裂开来,一边是少部分的上层群体高枕无忧、奢靡享乐,一边却是广大的中下层民众饱尝生活之苦。看病难、买房难、上学难、就业难、流动难、发展难……中国这可参天大树的树冠在不断向上,但无数枝叶也在颓然坠落。

今天的中国深处社会转型阶层矛盾激化的特定历史时期,不仅医药卫生,教育、住房、就业、老龄化问题等等都可能在短期内迅速累积效应,并在特定的时间节点爆发。这肯定并不意味着艺术要放弃手中的批判现实传统,用回避和自我麻痹来为人们遗忘。就像《熔炉》等那样,中国应该有基本的包容接受批判,这也许是一种最廉价的矛盾纾解甚至释放、化解。而《药神》,也许可以成为一个开始,就像在亚马逊丛林中煽动的蝴蝶翅膀,也许会掀起滔天巨浪。

撰写:萧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